香港蘋果日報殞落 未來誰敢當吹哨者

·4 分鐘 (閱讀時間)

6月24日,香港《蘋果日報》最後一次出報後熄燈,香港記者協會表示極度痛心,記協主席陳朗昇感嘆,國家安全的紅線究竟在哪裡?港府至今未明說,且警方在未經記者同意下,搜索報社、檢視電腦內容,將可想像「未來誰敢當吹哨者?」

新聞自由「被消失」 恐換來文字獄

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後,已經營26年的香港《蘋果日報》被迫走入歷史,原因不是缺少讀者或經營不善,而是受政治力干預。香港記者協會聯同7個傳媒工會及組織呼籲業界,在《蘋果日報》最後出版的這一天,24日一同穿黑衣,以示不滿高壓政權摧毀新聞自由。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立場新聞副採訪主任陳朗昇25日接受央廣「港事大排檔」節目訪問時表示,《蘋果日報》突然結束,大部分香港市民與傳媒同行都很難想像與接受。眼看香港新聞自由「被消失」,記協強烈譴責警方拘捕新聞工作者,亦提醒警方及政府,肆意拘捕新聞工作者,只會引起社會上「文字獄」的質疑,最終斷送香港的言論自由。

陳朗昇認為《蘋果日報》被迫熄燈的過程中,凸顯出更大的問題是香港法院批出首例,允許警察搜索新聞材料,以致警察可以在沒有記者同意下,檢視記者電腦裡的內容,外界可以想像,未來還有誰敢當吹哨者,對報社提供敏感與重要消息?

何謂國安紅線? 香港政府仍模糊不清

面對《蘋果日報》停刊,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執法行動與一般正常新聞工作無關,而是針對危害國家安全嫌疑行為;但陳朗昇認為,當前看到,被制裁的文章只有事實描述,並無鼓吹性文字,在北京與特區政府眼中,這些文章就算觸犯國安法?至今,香港媒體還是不知道,政府眼中的紅線究竟在哪兒。

2004年起投入媒體工作的陳朗昇感嘆,新聞專業工作中,從業人員僅是忠實紀錄與報導事實,政府喜歡或不喜歡,不該是採訪考量,單純的報導工作,如今卻被秋後算帳,記者採訪自我審查情況,肯定會在香港發生。

陳朗昇回顧,1995年香港《蘋果日報》創刊,即展現出對香港民主發展與六四事件關注的堅持,當時香港報紙都是黑白印刷,且排版土氣,《蘋果日報》透過彩色印刷及揭發權貴的採訪方式,為香港報業帶來新氣象,當然也有狗仔文化的負面爭議;不過,《蘋果日報》也並非總站在反共立場,1997年香港回歸時,《蘋果日報》的頭版就是「香港明天會更好」。然而,在香港民眾多數支持民主後,它的立場就與民眾站在一起,所以,24日報刊印刷一百萬份「洛陽紙貴」。

陳朗昇說,他為台灣走過戒嚴時期,成功爭取與享有新聞自由而開心,而香港從擁有新聞自由到現在完全被剝奪,面對未來採訪處境,他以中國近代史先聖先賢「不認命」的精神為例,鼓勵香港記者,最絕望的時刻,更需保有希望。

詳細訪談內容,請收聽6月25日播出的 「港事大排擋」 節目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蘋果日報被迫停刊 美議員籲拜登祭出香港自治法
港蘋被迫停刊事件 日中隔空交火

更多相關新聞
拜登聲援《港蘋》 籲北京停止打壓獨媒
杜汶澤聘《蘋果》失業員工!萬人讚爆
蘋果日報被迫停刊 美議員籲拜登祭出香港自治法
將香港蘋果日報停刊類比中天關台 羅智強批:民進黨請閉嘴
港府鷹派警務官員上位 預料持續強硬管治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