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疫情大爆發,政治人物為何永遠學不會?

換日線
·7 分鐘 (閱讀時間)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外派太太/外派太太的漂流札記

最近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總統川普早知第一次快篩的結果為陽性,卻要求保密、等待第二次更完整的篩檢結果,甚至曾在5日搭車離開醫院。此舉因而招致醫界許多批評,認為他只顧作秀、不顧他人安危。

然而,在各國人民深受 Covid-19 帶來的混亂之苦時,政治人物為了個人利益罔顧公共衛生安全的案例,可遠遠不只這一樁。

例如,馬來西亞近日確診數再次以三位數直線上升,今日(10 月 6 日)更來到新高點──單日新增確診 691 例,其中僅有 3 宗是境外輸入,其餘皆是本土感染。讓人不禁憂心疫情是否再次失控。

馬來西亞衛生總監諾希山,接著在記者會中坦承:馬來西亞迎來「第三波疫情」。

第三波疫情又起

馬來西亞在 3 月初因「大城堡清真寺群聚事件」,爆發第一波疫情感染潮; 3 月底時開始行動管制,疫情趨緩後逐漸放寬,誰知到了 5 月,又在移工群聚處爆發第二波確診高峰。

接著,馬國政府從 CMCO「有條件行動管制令」(Conditional Movement Control Order)到現在的 RMCO 「復甦式行動管制令」(Recovery Movement Control Order),確診數一度壓到個位數,看似終於成功壓平了疫情曲線──為何如今又爆發第三次感染,而且多為本土感染?

答案是選舉:各方數據不斷指出沙巴高居大馬新增確診數之冠後,馬來西亞首相慕尤丁 (Muhyiddin bin Yassin)終於在 10月 6 日承認,沙巴州選是馬來西亞冠病確診數暴增的主因。

沙巴大選期間,高級政務部長拿督斯里依斯邁沙比里(Ismail Sabri bin Ab Yaakob)多次強調:從沙巴入境者「無須強制隔離」,只要在機場接受檢測並戴上特定手環,檢測結果出來後若為陰性,可前往政府醫院把手環拆掉;但為大眾健康考量,「鼓勵」從沙巴返回西馬的人在家自我隔離。

而一旦面臨到「政治」,素來專業的馬國衛生總監也只能沉默。 9 月 26 日選舉當天,諾希山才「補」宣布自「隔天」 9 月 27 日到 10 月 10 日從沙巴入境西馬的人,皆須接受冠病檢測。之後又陸續頒布地域性的 TEMCO、州內跨縣管制令,到 10 月 6 日宣布沙巴封州。

沙巴的醫療資源本不若西馬方便,這也是在今年初疫情一爆發初始,沙巴立即先於馬來西亞政府宣布禁止中國遊客進入,就是因為考量沙巴的醫療資源有限,無法應付大規模的新增病患。

前幾日,衛生總監報告已增派醫療人員前往沙巴支援,但這一切都為時已晚:沙巴入境西馬的人士已將病毒帶至西馬,「遍地開花」,許多購物商場遊客紛紛中標,例如 Sunway Pyramid、KLCC 等,有些學校也有學生或家長確診,馬來西亞的疫情正式進入社區感染⋯⋯。

令人費解的是,政府延後沙巴的封州日期到 10 月 12 日,為的是「不想有人受困沙巴」,但封州的意義,不就在於避免更多潛在的感染者移動傳染給更多的人嗎?

多位馬國政治人物確診

此外,這波感染爆發主要為政治活動導致,因此有許多政治人物確診──這中間他們接觸到的選民及選民接觸到的其他人,更將繼續傳播病毒。可以想見,馬來西亞之後的確診人數應會持續上升。

受到感染的政治人物,包括曾經公開表示:「不能因為疫病就不祈禱」的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祖基菲里(宗教事務):他在 10 月 5 日確診,10 月 3 日還出席過由首相慕尤丁主持的國家安全會議,當中與會者也包括衛生總監諾希山。

於是,現在首相正在進行「第二次自我隔離」,諾希山總監也在隔離,但期間由於疫情嚴峻,因此「在家播報疫情」。

至於「始作俑者」祖基菲里呢?他在臉書上貼文為自己的行為道歉,同時還附上任期內的表現與工作成績。做出這種有害公共安全、甚至國家安全(首相可能會被感染)的事情,只是貼文道歉、還「附上工作成績單」了事?著實令許多大馬人備感憤怒。

今年 3 月底實施行動管制令後,大馬歷經波折,好不容易壓平(感染)曲線,政府也得以開放國內旅遊,馬來西亞前段時間正同台灣狀況一樣,大家彷彿是放出籠能自由飛翔的鳥兒、盡情享受國內旅遊,雲頂世界也在6月19日重新開放。

然而,如今疫情又起,大眾又壟罩在擔憂恐懼的陰影下。

「阿爸要用藤條了」

最新情況是,馬國首相表示:不考慮全國封鎖,因為這會對社會經濟造成重大影響,只會針對部分高感染地區實施加強行管制令(TEMCO),畢竟今年初實施行動管制令已對經濟民生造成重創,如今元氣都尚未恢復,實在很難「再來一次」。

但在 10 月 6 日的記者會上,首相慕尤丁表示,在管制令期間違反 SOP 的人均接受懲罰:「如果阿爸開始用藤條,請原諒阿爸!」這是他首次公開用「阿爸」(Abah,馬來社會普遍稱首相慕尤丁為父親,Abah)一詞。

可熟知大馬政局者就知道,這場「沙巴州選」為何提早舉行,甚至被視為「速選突襲」?背後的操盤手,正是為了防止在野陣營奪下沙巴的「阿爸」本人。

當政治人物只關心自身利益的時候,只能靠人民自己做好衛生、遵守 SOP,畢竟這場沒有煙硝的戰爭似乎還看不到盡頭。年初才因政變造成空窗,由「大城堡集會」引發第一波感染,如今又因為沙巴大選,同樣為政治因素引發第三波感染,不禁讓人感嘆:政治人物難道永遠學不會?

後記:

寫此文的同時我想到前幾天才看到馬來西亞的印度朋友參加婚禮,開心拍照的畫面,大家彼此間靠得很近,卻都沒戴口罩。政治人物固然可惡,但若是做好個人衛生,或許病毒也不會傳播地如此之快。這個病毒攪了一整年的局,大眾防疫做了這麼久或許有點疲憊,但若當成一種「新常態」的生活習慣,或許才是解決之道。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馬來西亞正式迎來「第三波」疫情大爆發:「阿爸要用藤條了」?政治人物為何永遠學不會》,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馬來西亞「緊急鎖國」人心惶惶:新冠疫情為何在一周內失控?現場觀察
「馬來西亞版」陳時中:衛生總監諾希山──他不是部長,卻比部長們更盡責抗疫

作者簡介:

外派太太,身份為全職媽媽與兼職譯者,目前旅居在馬來西亞。歷經文化衝擊與反文化衝擊後,重新歸零體驗多元生活,享受文化差異帶來的美麗,同時努力在保有自我及育兒中間取得平衡。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