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地哀兵喊卡 拒玩一帶一路中國夢

吳寧康
中央廣播電台

高舉互惠共贏大旗的中國一帶一路計畫,正面對越來越多國際質疑。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Mahathir Mohamad)和斯里蘭卡總統席瑞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本週一個哀兵作客、一個喜迎佳賓,在外交舞台上不約而同讓中國碰了軟釘子。

◎一帶一路的中國夢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BRI),目的在打造一幅連結東南亞、中亞、中東、歐洲及非洲的海陸巨網,計劃重塑21世紀的經濟絲路。儘管目標恢宏、號稱共建共享,然而卸下華麗包裝,一帶一路說穿了就是實現習近平「中國夢」的一項核心政策。由中國砸錢出力,對新絲路國家提供包山包海的各式建設投資,在仗義疏財、傾囊相授的背後,行蠶食鯨吞、雨天收傘之實。

美國五角大樓上週剛就一帶一路的未來世界遠景,就幕後政治動機示警,表示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可能會發展出對中資的不正常依存,陷入北京債務陷阱的千古恨。歐盟27個駐中國大使日前更聯手痛批,這項計畫破壞自由貿易、使中國企業取得有利地位,這條絲路一路走來可能只有中國成為贏家。更別提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早就警告一帶一路的償債風險。

◎一帶一路面臨考驗不容否認

然而,在世人爭論這項試圖連結全球逾60國和65%人口的龐大計畫,是「眾人皆苦唯中國獨爽」、還是「燕雀短視不識鴻鵠志」的同時,不容否認的是,任何雄心壯志的創舉都將受到現實考驗。而中國的考驗本週哀喜並呈。

93歲高齡的馬哈地舟車勞頓親赴中國,以「負擔不起」的哀兵之姿,向北京解釋大馬為擺脫債務泥沼,不得不叫停一帶一路建設,取消與中資合作的東海岸銜接鐵路與蘇里亞策略能源資源(SSER)合約工程。然而,有政壇屠龍手之稱的馬哈地也高調表示,「我們不希望見到新型態的殖民主義出現,因為貧窮的國家無法與富裕的國家競爭」,暗指中國的海外投資形同新型態殖民。馬哈地親自出馬,成為首位登門造訪北京、為一帶一路計畫喊卡的領導人。

在此同時,第一個明顯因債噤聲、忍痛割讓軍事戰略港99年租期的斯里蘭卡,本週則喜迎首位來訪的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Itsunori Onodera)帶來了日本加強與斯里蘭卡海安合作的承諾、價值逾1,100萬美元的2艘海岸警衛隊巡邏艇、以及象徵意義重大的參訪赫班托達港(Hambantota Port)。

◎一帶一路VS印太戰略

斯里蘭卡在一帶一路的中資挹注下,蓋了座燒錢的蚊子國際機場,還有鮮少船隻停靠的豪華港口,然後付出了深水港赫班托達99年租借使用權利,藉此交換免除高達11億美元債務。這個血淋淋的教訓與馬哈地的「壯士斷腕以全質」不無關係。然而,一帶一路被視為對美國印太戰略的制衡,在強權競逐的權力佈局中,一帶一路牽動的又何止是座乏人問津的深水港?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就以「日本在印度洋的權力戰爭中行動」為題,指出在中國進軍斯里蘭卡之際,日本卻伸手協助加強海上安全,顯示這是個新跡象,日本正在努力應對中國對這個印度洋島嶼的戰略控制。

美國聖湯瑪斯大學(University of St. Thomas)國際研究中心助理教授葉耀元認為,馬哈地取消一帶一路工程意味著大馬在美中之間選邊站。而中國外長王毅23日說,一帶一路是中國和各國「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生動實踐」,不是什麼馬歇爾計畫,也不是地緣戰略構想。

◎中國腹背受敵一帶一路未來難料

以馬、中經貿的緊密度來看,很難說老謀深算的馬哈地是選邊站、或純為國內考量斬斷前任納吉((Najib Razak)政府留下的爛攤子。北京此刻正腹背受敵,既要低調安撫「新殖民」疑慮、在南海爭議未解之際降低東南亞反感,還得在美中貿易廝殺下避免美方介入,只好苦吞黃蓮接受「退貨」。畢竟,一帶一路是夜長夢多,馬哈地不一定是驚擾中國美夢的獨一人。一帶一路這步棋走到如今,騎虎難下的,或許還有中國自己吧。

更多追蹤報導

「港口租中國99年」 人民怒了
金援非洲 4300萬赤貧連紅包袋都沒有
不帶政治條件? 沒說出口的政治目的
見面要稱讚習近平 納米比亞總統拒絕
中國才剛大灑幣 肯亞警察衝進來抓人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搖晃瞬間 札幌「百萬夜景」消失
吳音寧一問4不知「總經理很好賺」
她回鍋教育部挨轟「蔡政府兒戲」

______________

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快投稿 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