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的人性微光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IG@netflixkr)
(圖/IG@netflixkr)

南韓影視文化的成功,除了有世界知名的男團防彈少年團、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的《寄生上流》,現在還要加上9月中旬首播的《魷魚遊戲》。這齣韓語發音的影集已經登上90個不同國家的串流收視排行榜冠軍,幫平台吸引高達2億觀眾,寫下新紀錄。

《魷魚遊戲》的參賽者都是現實生活中負債累累、岌岌可危的成年人,角色取材自現實社會,有黑道、醫生、上班族、詐欺犯、賭徒、老人家、家暴受害者,還有外勞等等,他們全都認真玩「123木頭人」等小孩子遊戲力求翻身,因為連贏6場遊戲就能帶走相當於10億台幣的獎金。加入遊戲的魯蛇主角成奇勳(李政宰飾)巧遇從小一起長大的優秀高材生尚佑(朴海秀飾),驚訝發現高材生涉犯金融詐欺,竟比自己的負債還高!他希望兩人能像小時候一樣攜手合作,卻發現人性在10億賞金之前,會變得不太一樣。

這部影集既寫實又抽象,充滿符碼。用線條、高彩度創造出視覺上的奇幻世界,有藍天白雲綠草、或懷舊巷弄、馬戲團等絢麗色彩,尤其眾人魚貫穿越的粉紅、粉黃等馬卡龍色系樓梯迷宮,更是五、六年級生曾著迷的四次元空間,帶來迷茫的興奮。身著綠色體育服的參賽者與粉紅色防護衣外加頭罩的工作人員,涇渭分明,潛伏著劍拔弩張的危機,快速推進劇情以及簡單善惡對立的角色,讓全球觀眾很容易同理劇中人,免去文化翻譯的痛苦。

影集中有不少噴血殺戮畫面,這股嗆鼻的血腥味也同樣出現在2020年風行全球的動畫《鬼滅之刃》。兩部都屬「現象級」作品,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因素讓觀眾對於血腥習以為常?

有位心理專家分析,《鬼滅之刃》擁有大量兒童粉絲,應該是其中強烈無比的愛讓小孩能夠克服恐懼。但同樣狀況放在限成人觀賞的《魷魚遊戲》,參賽者之間並沒有鬼滅兄妹檔炭治郎與禰豆子之間濃郁的親情,他們素昧平生、萍水相逢,如此薄弱的人性連結,卻能在一次次現實詭詐的考驗中看到人性微光,更顯珍貴。當然,觀眾還是喜歡賞善罰惡的基本命題,但這齣戲的魅力就是恐懼與期待不斷接續發生,最後還來個翻轉,釣足胃口到最後一秒。

這齣戲的成功,顯然與疫情有關。全球籠罩在死亡陰影下,當死亡人數成為像氣溫一樣必須每天播報的數字,也讓原本沉重無比的生與死失去應有的重量。人生如戲,一個踉蹌,呼吸到病毒,就淘汰、就火化了,人的生命從未如此脆弱。

當我們遠遠地看著戲,也像我們遠遠凝視著疫情,大家都希望求生遊戲起碼能夠公平,能平等得到疫苗、得到照顧,不因國籍、年齡、職業、性別而有所差距;但力求公平的《魷魚遊戲》玩到最後,我們才發現公平還是管理者的口號,因為不分戲裡戲外,「第二類名單」永遠存在。

(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