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仁勳的幸福源頭:「我喜歡看別人成功」

編按:黃仁勳為何深受台灣人喜歡?不只是因為他創辦的輝達(NVIDIA)紅遍全球,更因為他對包括台積電在內的台灣供應鏈伙伴充滿信心,相信可以一起創造共好的幸福。

端午一過,氣溫陡升,炎炎夏日正式揭開序幕。大學申請二階名單與國中會考成績也陸續放榜,免不了幾家歡樂幾家愁。高中心目中理想的學校,就能保證未來一帆風順嗎?若不慎滑鐵盧失利,頭頂上的那片陰霾,會跟著你長長久久嗎?

類似的場景,可以代換到人生路上的各個階段,面試進入人人稱羨的幸福企業,真能一路前程似錦嗎?屢屢面試碰壁或創業失敗,就一輩子注定是魯蛇嗎?這些大哉問推到極致,很難不令人尋思:幸福到底在哪裡?會不會無處可覓?到頭來一場空?

幸福從來不是終點,而是旅程中的點點滴滴

筆者不禁憶起多年前風靡一時的暢銷繪本《Wake Me Up At Happyland》,描寫一名老人走遍天涯海角,只為了尋找傳說中的Happyland,而且因為擔心自己精神不濟打盹,錯失抵達目的地的機會,還特地在身上掛了一張「Wake Me Up At Happyland」的牌子,希望有緣同行的旅客可以好心叫醒他。

但他行經沙漠、草原、雪地、上山下海、穿越擁擠城市與廣袤鄉野,始終沒人叫醒他,直到聽見一個小女孩稚嫩嗓音說:「我們要去Happyland了嗎?」老人才睜開眼睛看著她,小女孩也不等老人回應,蹦蹦跳跳轉身回到爸媽身邊歡呼:「爸比、媽咪,我們要去Happyland啦!」

繪本故事很簡單,絕大部分篇幅在描繪世界各地的景色,讓孩子可以透過閱讀發揮想像力,理解那些遠在千里之外、形形色色的人事物。

各位聰明的讀者可以想想,這個故事想要告訴我們什麼?

筆者相信,大部分人都可以體會「幸福,必須睜開眼、敞開心才能體會」,只是閉目養神、坐等幸福自己上門來,顯然是異想天開。更重要的是,「幸福,必須靠自己創造,」就像小女孩呼喚爸媽前往Happyland一樣;年紀稍長之後,也許我們還會發現,「幸福,從來不是一個終點,而是一趟旅程中的點點滴滴。」

舉一個最近火紅的例子,曾跨足金融、電信、半導體、媒體等不同產業的傑出專業經理人張孝威,曾在他的回憶錄《縱有風雨更有晴》中,提到一個令他印象非常深刻的創業家。

張孝威曾在1998至2003年擔任台積電財務長,他在書中寫到,有次到美國矽谷出差,出發前,從資料中看到有家公司需支付台積電的帳款,竟有幾百萬美元,但業務部門覺得,這家公司有很大的潛力,於是願意繼續提供服務。基於財務主管凡事都應審慎評估的職責,他特地去參訪這間公司。

實地走訪之後,他雖然也同意業務部門的看法,但仍主張:「即便同意延長付款期限,我們可能還是必須設定一個信用總額上限。」該公司當時還不到40歲的創辦人回答:「請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們,因為我們將來會是你們最大的客戶。」張孝威對如此充滿信心的回答相當驚豔,當場表示會再思考其他解決方案,台積電也會持續為他們生產晶片。

創造共好幸福,堅持信念、永不放棄、持續耕耘

這家公司,就是最近紅透半邊天的輝達;這位對自己充滿信心、豪氣十足的創業家,正是連日走訪台灣的世界新富豪——黃仁勳。

相信大部分讀者也跟筆者一樣,對黃仁勳的好感不僅是由於他出身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更是因為他完美詮釋一開始提到的繪本下半篇(如果有的話),雖然輝達當時還很小,甚至債台高築,但對自己充滿信心,對伙伴(台積電)也充滿信心,相信自己必定可以創造出一起共好的幸福,並堅持信念、永不放棄、持續耕耘。

輝達好,在台灣的供應鏈伙伴也要一起好,所以盡力行銷台灣,在台灣設研發中心;美食不能只有我知道,好吃好喝要報給所有人知道;就連公園裡正在直播的女歌手,黃仁勳也大方入鏡,幫忙點歌、衝流量。從旁人觀點看來,這位AI教主的「幸福」無庸置疑,但他本人可能已經感覺幸福很久了,打從立志創造全新GPU、打從輝達兩度瀕臨倒閉、打從不斷擴充AI生態系開始。

「我喜歡看別人成功嘛!」也許正是黃仁勳最關鍵的幸福源頭!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信義企業集團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