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捷過關的原因

練鴻慶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罷免高雄市議員黃捷案,雖然同意罷免票小於不同意票,但是差距不大,這證明了罷免門檻是公平的,沒有所謂「報復」的問題。

罷免沒有過關,但是同意票距離門檻極為有限,這表示黃捷之前「切割萊豬」的策略是成功的。黃捷是民進黨的附庸,她沒有辦法反萊豬,卻也不敢表態支持萊豬。如果黃捷有明確「挺萊豬」的言行,幾乎可以肯定,這次的罷免案一定會過關。

顯然,在台灣人民心中,「落跑」跟「直接挺萊豬」還是有差別;以「反萊豬沒有在罷免理由書」當作不同意罷免的理由,更證明了民進黨根本無法在萊豬議題上正面對決,只能切割迴避。

這也就是說,黃捷的不被罷免,無法複製在陳柏惟與吳思瑤身上,因為這兩位中央民代,都是在護航萊豬的法案投下贊成票,並且言行舉止也都贊成開放萊豬的政策。就好像王浩宇的情況不適用於黃捷,黃捷之於陳柏惟、吳思瑤,也是如此。

當然罷免是一個雙面刃,部分人士也在擔心,推動罷免,會不會自己面臨反作用力。但擺在面前的問題是,沒有罷免,就不會有公投。

「反萊豬」公投已經突破50萬份,遠遠超過門檻,但別忘了,是什麼讓公投可以進入第二階段?原本中選會是雞蛋裡挑骨頭,要把公投提案退回,那時台北市議員羅智強怒嗆「沒有公投,就全台罷萊委,把罷免當成公投」,成功的給予中選會壓力,也才有後來的公投成案。

也有人說,既然公投已經成案了,那好好的拚公投就好了,還需要繼續推動罷免嗎?還有必須面對的是,國民黨在南部的民代,也很容易成為民進黨報復罷免的受害者,那怎麼辦?

問題是,放棄罷免,中選會可能就敢刁難公投,讓反萊豬趕不上今年828,直接拖到2023年;以及沒有了罷免案的保溫,從現在開始到828,如何持續讓人民關注萊豬議題。

「拖」是民進黨處理萊豬的主要策略,讓在野黨罵,罵到人民都聽膩了,罵到點閱數下滑,到時萊豬議題就過關了。是「公投加罷免」,讓民進黨的策略失效,現在如果要放棄罷免,真的那麼有把握,公投可以過關?

而對中部鄉親來說更無奈的是,罷免陳柏惟除了萊豬,還有空汙議題。整個民進黨的中部立委,都在護航民進黨「以燃媒取代核能」的政策,如果陳柏惟罷免成功,其他民進黨的立委,還敢讓中火火力全開嗎,還敢說「中火除役不拆除」嗎?

至於民進黨可能的「報復罷免」,那也要師出有名。例如謝龍介所在的選區是深綠,但深綠也是善良、厚道的台灣人,真的會因為謝龍介反萊豬,就去罷免他?民進黨若真的這麼做,後座力將難以想像。

(作者為野台製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