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最近聽夠了用「不」字開頭的官腔!

·3 分鐘 (閱讀時間)
黃文博》最近聽夠了用「不」字開頭的官腔!
黃文博》最近聽夠了用「不」字開頭的官腔!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不行跟代理商洽購疫苗,不能由地方政府決定自購疫苗的分配,不可以由捐贈疫苗的民間團體跟原廠簽約⋯⋯指揮的智慧好像只會幾個字彙:不行、不能、不可以。

對急如星火的救命疫苗,現在的應對措施荒謬透頂,民間頻頻出手解套,但政府一再設限卡關。人民要活命,但權力中心每天想出新招數卡死想救命的人。真的荒誕絕倫。

這正是管理學所謂的負向領導,中文翻譯不如英文原文destructive leadership傳神-破壞性的領導!換成白話,就是會壞事的意思。

每個人急盼苦等的疫苗,政府處理的態度,從之前大家以為的「疫苗進不來」,到現在大家懷疑的「疫苗別進來」。

一個搞不好會亡國滅種的超級危機,操作到如此匪夷所思,如此剛愎頑固,如此陰險權謀,如此冷血無情。集體焦慮的恐懼竟難以撼動決策層的執意,喪失生命的哀戚竟遠遠不及當權者的算計,民主選舉的果實竟發臭爛成奪命的苦果。

權力中心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除了決策核心,誰知道?這樣假設吧:就算8月國產疫苗面市,就算獲得美國認證,就算全民沒有選擇地挽起袖子接受施打,就算最後證明效果超群,就算舉世報導台灣繼歐美中俄後成功研製疫苗,就算因此而公投不過、而民意擁戴、而打臉在野、而永久執政。

這些不久未來可能發生的美景,跟目前上映中的恐怖情節相比,跟困在惶恐裡的民心相比,難道不值得執政者發一念之仁,放下既定盤算,優先救民,暫停圓夢嗎?

負向領導在政治上是自毀式的愚蠢選擇,我認為權力中心雖然智慧不足,但還不至於愚蠢到只會「不能、不行、不可以」。

其中必有緣故,必有一般老百姓無能揣測的上意。上意為重,民為輕,效忠上意,其餘免談,即使被外界評為負向領導也在所不惜。

平時翹著腳、愜意望著平靜海面的船長,到底是見過世面?還是靠吹噓和運氣過活?巨浪來襲,一翻兩瞪眼。

船長自己沒能力指揮若定,還要嫌棄跳出來擦屁股的老水手,厲聲喝道:「不行、不能、不可以!」,這就是會壞事的負向領導。

如果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要的船長,心中早有藍圖,袖裡藏著乾坤,直說嘛,直接說出心裡話啊,何必雲山霧罩?何必忸怩作態?何必「夭鬼假細粒」?

讓這麼多憂國憂民跳出來想幫忙解套的人,明明一片熱心,卻被「不行、不能、不可以」兜頭一盆冷水。

整個權力中心之所以選擇負向領導,之所以對輿論疾呼充耳不聞,之所以對疫苗進口步步緊箍、重重設限,其中必有原因,而且不是因為很笨,而是因為太過聰明。

能夠朝「太過聰明」這個方向思考,才會懂。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給王熙鳳的性格評語:「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絕妙,把卿卿換成人民,就懂了。

此刻,邊寫邊聆聽CD,阿妹唱得好:「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

原來如此,難怪妳什麼都不想要。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