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珊珊》當律師是意外,卻成為我鍾愛的志業!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黃珊珊》當律師是意外,卻成為我鍾愛的志業!
黃珊珊》當律師是意外,卻成為我鍾愛的志業!

【愛傳媒黃珊珊專欄】我在22歲大學畢業後到一家事務所當法務,二個月後律師高考放榜後,擔任實習律師,實習結束當受雇律師,所以我從大學畢業起,沒有一天離開職場,當時雖然我比較想繼續出國唸書從事學術研究,但是命運的安排讓我提早進入職場,到第一線的實戰戰場上直接密集訓練,緊湊且繁重的工作,也造就了現在的我,現在每天早上七點半到市府上班,跟市長一起嗡嗡嗡,晚上十點到家,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困難!

當律師有很多故事,我的老闆是檢察官退下來,事務所案件以刑案為主,那時常常要跑調查局、警察局和看守所,所以我在三間法院(台北、士林與板橋地院)間飛奔,也練就開車鑽巷弄的本事,成了馬路小英雄,當時我一天最高紀錄開四到六個庭,一個星期最高紀錄開二十幾個庭。

剛開始,沒有經驗的我自己也非常緊張,也沒有客戶敢讓我單獨辦案,老闆帶著我開庭,我每天做案件分析與報告,三個月後我就跟老闆說讓我自己來吧,第一次勝訴時,感覺像得到奧運金牌一樣興奮。

執業律師時有很多令人難忘也很感動的人事物,很多客戶都成了我的朋友,在我決定參選市議員的時候,最大的支持力量是來自這些朋友,他們競相奔走到處拉票,當時我也沒有什麼錢,這群朋友還成立互助會,讓我標會當競選經費,他們也標會後捐給我,然後每個月再慢慢交會錢,我的參選之路就從朋友的幫助下展開,至今我仍然深深感恩在心!

最近在做疫調,和衛生局與健康服務中心同仁每天研究確診個案,要如何疫調與匡列,因為有當律師的經驗,每一個個案狀況我都記得很清楚,同仁都很訝異我為何有這麼好的記性,其實,因為當律師的經驗必須清楚每一個案件的細節,我以前當律師時同一時間承辦上百個案件,每一個個案細節都不能搞錯,萬一在法庭上說錯話怎麼得了!

因為做過很多法律服務,有時在外面碰到來找過我的民眾,我很多已經忘記他的模樣,但我腦袋裡還記得他來找我諮詢時的案件內容,我自己也覺得很奇妙,好像有一個記憶體存在我的大腦裡,有用的時候就可以調資料出來,所以我很喜歡當律師,很喜歡像福爾摩斯一樣追根究底,把真相追出來,但是當律師還是有很多無奈,尤其是法律不合時宜造成的不公不義,有時感到無能為力,所以我想當修改法律的人,才選擇從政!

當律師那六年是我人生歷練最精彩的時候,我必須瞭解並參與各行各業的業務與細節,見識各種場面與解決各種糾紛,所以我很年輕就很老成,而且很兇悍,也因為有那段歷練,所以我更珍惜簡單的生活!

例如:有些當事人家裡很有錢,但兄弟姊妹爭奪遺產找律師打官司,吵得不可開交,親人反目成仇,互相告來告去,甚至影響到下一代,真的不值得!我常常想,像我這種外省第二代,因為家裡根本就沒有什麼祖產,當然也沒有遺產可以吵,反而比較開心與快樂。

我常常跟來找我法律服務的民眾勸說,退一步海闊天空,親情應該比金錢更珍貴吧,也正因為我看過太多人與人之間的紛爭與糾纏,大部分都是一念之間的事,所以我告訴自己,要盡量保持自在與豁達、客觀與理性,人生才會更快樂!

作者為台北市副市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