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退休前講述為何任內幾乎每年都出訪中國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上周,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總理府接受了《南德意志報》記者的“告別專訪”。采訪持續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采訪之後記者在描述對默克爾的印象時寫道:“這是一位會帶著自信離開總理府的總理。她所取得的成就比大家認為的要多。在聽取一些批評意見時,默克爾不帶有任何感情色彩。但是在另外一些議題上,她又會詳細地、積極地參與爭論。”

今年9月舉行的聯邦議院大選中,默克爾所在的基民盟(CDU)慘遭大敗。有些人認為,基民盟遭遇敗局是因為默克爾沒有出來代表基民盟參選。默克爾在接受《南德意志報》專訪時說:“2018年,基民盟黨大會上,我宣布放棄黨主席的職位,因為我已經決定不再參加2021年的聯邦選舉。這些都是相互聯系在一起的,因為我的信念沒有改變:原則上,總理和黨主席職位同屬一個人。而2020年12月召開黨代會的時候,在我看來,在聯邦議院大選前更換候選人已經太遲了。”

在這場專訪中,記者也提到2015年的難民危機。記者問默克爾為什麼回避使用“難民危機”這四個字?默克爾回答說:“是的。我一般會避免使用這個詞,因為每一個難民本身對我來說不是危機,而是一個人。我們面對的是被偷渡者組織和利用的難民潮,對此我們必須給出政治回答。因為人口走私的犯罪行為,也因為敘利亞或約旦的混亂局勢,我們在之前的幾年裡沒有足夠關注到這些,所以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挑戰。我一直說,錯誤在2015年秋季之前就已經犯下了。”

記者追問道:“您有沒有因為有關難民政策的爭論而考慮過辭職呢?”默克爾說“沒有”。

在被問到默克爾首次出任聯邦總理的2005年以來德國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時,默克爾回答說,國家發生了變化,但更多的是世界發生了巨大改變。她表示,應該提出的問題是,“為了仍能在世界上發揮著良好作用,我們是否足夠快地做出了因應和改變”。

記者也談到了與新冠疫情相關的問題。記者問默克爾,在新冠疫情期間什麼事讓她最感覺心情沉重。默克爾說,去年的聖誕節讓她最感難過,“當時已經有了足夠的檢測試劑,然而在老人院和療養院的測試還是太少了。去年聖誕節前後我試著與各地相關的負責官員通電話推動檢測。我們提供免費測試,還承擔了人工費用。盡管如此,還是花了很長時間才讓福利機構普遍檢測這件事執行起來。那是抗擊這場大流行病的最薄弱的時刻。”

在談到中國時,記者問默克爾似乎對中國有著一種特殊的關系,因為幾乎每年她都會出訪中國。默克爾說:“我剛當總理的時候,中國的GDP是2.3萬億美元,仍然略低於德國(2.8萬億美元)。今天,中國的GDP是14.7萬億,而我們的GDP是3.8萬億。盡管我們仍是一個相對富裕的國家,但我們在世界上的作用越來越小, 因為世界的平衡完全改變了。因此,我們必須以戰略上明智的方式建立我們的關系。作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我們曾經很重要。今天,我們必須為保持重要地位而奮鬥。”

記者問默克爾是否贊同限制聯邦總理任期長度?默克爾表示不贊同,她認為僅僅是限制任期長度“將意味著德國的憲法秩序在聯邦總統和聯邦總理之間的關系中發生重大變化”,所以她不建議這麼做。

隨著新一屆聯邦議院的登場,默克爾政府正式變為看守政府。在新一屆內閣組成之後,聯邦議院裡也將為默克爾設置一間辦公室。和她的前任施羅德一樣,一間前總理的辦公室。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