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嚴震生】民進黨應當要進行中華民國外交的大辯論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五天內丟掉兩個邦交國,且在我國邦交國最多的南太地區,確實是我國外交史上相當難堪的一個星期。蔡總統上任以來,已丟了7個邦交國,若是還有國家想要慶祝中共建政70年,而做出外交轉向,我們大概也不會感到意外。

目前這股斷交潮,幾乎與我國退出聯合國後的外交挫折不相上下。諷刺地是,民進黨批判當時蔣介石總統的漢賊不兩立政策,是造成邦交國流失的主要原因,如今蔡英文政府願意接受雙重承認、但不接受九二共識,邦交國卻一一棄我而去,難道僅能重複上演怪罪北京的老戲碼嗎?

兩天前才替Yahoo論壇寫了一篇有關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與我斷交的文章,沒想到又傳來吉里巴斯(Kiribati)轉向北京的消息,讓「零邦交」的想定(scenario)真有可能成為事實。我在去年八、九月就因為關心邦交國的流失,進行了一項田野調查,訪問我國友邦駐聯合國的大使,想要暸解為何這些國家在中國大陸相對優勢的情況下,仍然願意保持與我的邦交關係。我沒有訪問邦交國住台北的大使,因為我不相信他們能夠和我說實話。

當時,我國還有18個邦交國,其中教廷的情況特殊,因此不再我訪談的範圍內,薩爾瓦多在訪問後三天,就與我斷交。太平洋群島6個邦交國中,有5個接受我訪問,唯一沒有受訪的是諾魯(Nauru)。我依稀記得接受我訪問的吉里巴斯駐聯合國大使,是其前總統提多(Teburoro Tito),他認為吉里巴斯與台灣繼續維持邦交的可能,是一半一半。由於我國是在提多下台後,才與吉里巴斯建交,因此還認為他的談話有些私人的感情因素。我也遇到吉里巴斯駐聯合國的副大使,是我任職的政治大學畢業的高材生,讓我抱持一些樂觀,結果一年後我們就失去這個邦交國。

相對而言,索羅門群島職業外交官出身的大使希西羅(Robert Sisilo),就一直強調台灣援助索羅門群島及台灣獎學金的正面意義,他相當肯定兩國的邦誼,認為在該國發生內戰、大部分國家外交官及援助組織撤離時,中華民國仍然不畏艱難,提供願助,對此他相當感激。我們看到索國與我斷交後,許多支持台灣的民眾還上街抗議,但這些都不能改變國際政經環境的現實。薩爾瓦多駐聯合國大使艾斯卡蘭特(Rubén Escalante Hasbún)的一句名言,讓我永難忘記:「與台灣邦交關係與否,一直是個政治問題,而不是外交議題。如果專業外交官能做決定,當然希望能保持關係,但政治人物從來不徵詢職業外交官的意見」。

在兩個太平洋島國在90小時內與我相繼斷交後,個人認爲這應當是我國政府檢討外交政策的重要時機,因為這樣在外交上遭到凌遲(特別是索羅門群島的經驗),難到就是未來台灣的宿命嗎?過去民進黨執政時,曾進行過中國政策的大辯論。執政後,也舉行過各項「國是會議」,企圖對某向政策的施行徵詢各方意見。然而,在執政不到三年半就斷了七個邦交國的今日,我們竟然沒有對台灣的外交及國際空間問題,進行一項理性的辯論。

首先,我國是否需要邦交國?若沒有邦交國,總統連出國過境美國的機會也沒有,同時也因沒有與其他主權國家有官方來往,影響到我國主權國家的認知(沒有元首出訪或來訪時的國與國間正式禮儀)。我們是否願意放棄擁有邦交國所帶來的這些從屬物或標誌(trappings)?

其次,如果我們不願意一直被挨打,是否有考慮「攻擊是最佳的防守」?包括職業外交官在內的大部分政府官員擔心若採取這項策略,有可能搶到一個,丟掉三個邦交國。但蔡總統上任以來就丟了七個邦交國,若持續採取攻勢,有可能更糟,但也不無可能拿回一兩個邦交國。

最後,若想要顧第一點所討論的主權,又希望有國際空間、能夠參與國際組織,我們還是得先處裡好兩岸關係。蔡政府當然可以向其支持者解釋「九二共識」是國民黨與對岸互動的政治基礎,民進黨政府可以先接受這個共識去談,未來希望能夠談出對台灣更有利、更能為民眾接受的新共識。如果不願意談,基本上就是不想要顧主權。

學界、媒體及公民社會都應要求執政黨,在未來的幾個月中的總統選舉中,對中華民國的外交走向進行一項大辯論或是國是會議,而不是輕易放過蔡英文政府,用兩、三句譴責北京的話來搪塞。我們必須認清一項事實,即使美國公開放話挺台灣,也警告過邦交國不要中斷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但若人口僅有11萬的吉里巴斯都不鳥美國,我們是否應該思考該如何自己勇敢面對問題?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台灣30年前的「十大企業」,只有遠東成功轉型?
想要改變人生嗎﹖永遠不嫌晚永遠來得及
斷網路、斷電話,印度政府對喀什米爾民眾實行「集體懲罰」
一周內斷兩國 吉里巴斯對台灣真的沒關係
體制不民主 香港不安穩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