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嚴震生】為何非洲僅有二個新冠狀病毒案例?

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嚴 震生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 

非洲的公衛體系絕對不可能和西方世界相比,也與亞太國家有相當大的差距,但是為何自新冠狀病毒(COVID-19)出現後,這個與中國大陸來往頻繁的地區,竟然僅埃及發生一個案例,同時該患者已確定痊癒?另在阿爾及利亞確診一例。究竟是當地的氣候及生活環境使然,亦或純粹是運氣?是因為非洲其他傳染疾病早已讓當地人產生抗體,還是我們低估了其防範病毒的能力? 

中國大陸與非洲的互動相當緊密,無論是陸方援助基礎建設所派遣的工程師與工人,或是在當地投資設廠的專業經理人及員工,或是在非洲各國作小生意的陸商,或是已經長住非洲的新移民,總數超過100多萬,而在中國大陸的非洲人約有40~50萬,其中除了留學生(武漢就有4千多名非洲學生)外,最多的就是小生意人。

非洲最大的衣索比亞航空公司每日來往廣州、上海、北京、及成都與該國首府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間的班機載客超過4千人。阿迪斯阿貝巴士飛航上的轉運點(hub),在此還可轉機到非洲40個國家,這是多麼高密度的來往。另外肯亞航空及南非航空都有飛廣州的路線,埃及、盧安達、馬達加斯加、模里西斯、及坦尚尼亞等國的航空公司,也都有和中國大陸對飛,因此新冠狀病毒透過客機密閉空間傳染到非洲的可能性當然很高。 

基於非洲是中國的第二個大陸(美國記者傅好文專書的名稱),兩地人民來往頻繁,因此世界衛生組織(WHO)特別點名13個最需高度戒備的非洲國家,它們分別是阿爾及利亞、安哥拉、象牙海岸、剛果民主共和國、衣索比亞、迦納、肯亞、模里西斯、奈及利亞、南非、坦尚尼亞、烏干達和尚比亞。這些剛好都是中國人在非洲最多的十多個國家,而多數這些國家的非洲商人和學生在中國大陸也為數不少。 

截至目前為止,非洲於埃及有一案例,是一位來自中國的外籍人士(非埃及國籍,有可能是中國人),但經過五天的治療後已證實呈陰性反應,因此究竟是疑似案例,還是真的獲得醫治,我們目前還無法判斷。另外一起,是近日一名抵達阿爾及利亞的義大利男子病毒檢驗呈現陽性反應。是否有其他人士可能感染,但卻未驗出的可能?畢竟許多非洲國家的領導人都很擔心其公衛體系沒有能力和資源對抗這個病毒,而埃及還不是在世界衛生組織所擔心的名單中。 

非洲的國際公衛組織—非洲疾病管制署(Africa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Africa CDC)署長日前在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總部的阿迪斯阿貝巴表示,該單位正在緊盯疫情的發展,並積極做好準備,他們不僅在這些國家的機場做好檢測體溫的措施,也要求各國政府上緊發條。Africa CDC最擔心的是若疫情爆發,將會衝擊到資源有限的公衛體系,使後者無多餘能力處理國內原本的公衛醫療所需。許多非洲國家的公衛官員堅持,幾年前對抗伊波拉病毒的經驗,對這次新冠狀病毒的預防,有極大的幫助。 

名單上的模里西斯,對大陸的旅客進行隔離檢驗,並由公衛人員進行監控。與大陸交往緊密的南非,則是在該國的12個機場和港口進行體溫的檢驗,且公衛人員可以隨時登機檢查是否有生病的旅客。不在名單上的莫三比克不僅停發簽證給中國旅客,也不讓該國人士前往大陸。不過,有部分非洲的公衛專家認為,中國與這個大陸之間的航班根本應該暫停。 

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其實非洲的公衛設施顯然不足承受COVID-19所可能帶來的重擔,也並非有特別的防疫能力,但顯然過去的伊波拉經歷,讓它們在面對這波疫情時,還是有所助益。如果非洲較為炎熱的氣候是疫情未爆發的原因,那麼氣溫相當接近的泰國及新加坡的情形又當如何解釋? 

我們不知道在武漢的非洲4千多名非洲學生中有多少滯留在當地,也不知是否有得到新冠狀病毒或是死亡的案例,因此無從由種族的因素來判定是否非洲人比較有免疫力,但人口超過12億的非洲,僅有埃及及阿爾及利亞2名外國人感染,還是會讓研究人員去思考這項可能性。至於網路傳言非洲人沒有感染新冠狀病毒的原因,與WHO秘書長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是非洲衣索比亞人有關,應是無稽之談。

最有可能的解釋是因為非洲的流行病較多,前往非洲的外國人基本上都要服用瘧疾藥,也要注射腦炎及黃熱病的疫苗,而當地得過這些疾病的人也不少,因此若不是相關藥品或疫苗有對抗病毒的能力,就是許多人已有免疫力,讓COVID-19在非洲的案例有限。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