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嚴震生】美、日、澳等國為何不直接提案支持台灣參與WHA?

嚴震生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5 分鐘 (閱讀時間)
Podium lectern with two microphones and Taiwan flag in background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個人在美國攻讀歷史碩士時,曾修了兩門檔案管理(Archival Administration)的相關課程,同時還透過6學分的實習課,拿了一張證書。我的實習工作乃是整理當年在德州曾擔任三屆聯邦眾議員米爾佛德(Dale Milford)的國會文件,他在敗選後將這些文件捐給德州大學的圖書館,而我就是負責將這些資料分類整理及歸檔,以方便有興趣者研究參考。

由於當時德州有許多眾議員都是萬年議員,服務時間超過二、三十年,靠著資深制(seniority system)而長期擔任重要委員會的主席,因此米爾佛德議員在這些德州的立法巨人中,顯得像位侏儒。他當然想要制定一些法案留名國會,因此不時也會提案。不過,由於他真的是很資淺,同時影響力不大,因此願意連署他法案的議員非常少,通常不會超過五位,許多時候甚至沒有獲得任何的連署。為了增加自己的份量,米爾佛德經常為資深議員的提案連署,總希望我捧你場三次之後,可以換到你捧我場一次。

在二十多年前我們與南非共和國中斷外交關係後,已經沒有任何一個邦交國是稍有份量的區域大國。因此,提案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國家,儘管真的很熱心力挺我國,但顯然無法改變大部分國家的態度。

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曾獲得有限的國際空間,包括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觀察員身份在內。民進黨蔡英文政府上台後,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兩岸對國際參與的共識已不復存在,台灣的國際空間不斷限縮,中華民國的邦交國也從22個降為15個。

不過在新冠病毒肆虐後,台灣由於抗疫的優良表現,受到國際社會高度的讚揚,也讓我們自認應有機會參與今年的WHA。這個認知,讓一些非政府組織的團體和人士,開始在社群網站上推動世界衛生組織(WHO)不應排除台灣的主張。我國的外交部和衛福部也都努力爭取友邦支持,希望能夠在今年重返WHA,成為觀察員。

事實上,台灣的抗疫成功經驗,確實值得向國際社會分享.我們模範生的身份,也會獲得許多國家的認同,願意支持台灣參與WHA。更重要的是,今年的WHA不是實體會議,而將以視訊會議方式舉行。對北京來說,實體會議有台灣代表團出席,如果後者想要做出一些對岸不能接受的政治動作或政治主張,比較難以防範及控制。然而,如果是視訊會議,對岸有絕對影響力的WHO當然有可能在這些事情發生時,消音麥克風並中斷視訊。

目前我們得知有五個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尼加拉瓜、帛琉、史瓦帝尼、馬紹爾群島、聖露西亞)參與提案,而美國、日本、澳洲及歐洲國家也都公開表態會寫信支持。美國支持台灣參與WHA,特別是觀察員身份,並不會影響它的「一中政策」,也不會和柯林頓總統在1998年訪問上海時所提到的三不:「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不支持台灣加入主權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牴觸,因為WHO會員國絕大多數是主權國家,而觀察員則有巴勒斯坦、梵蒂岡、馬爾他騎士團等。WHA會員和WHO會員完全重疊,但觀察員更多了紅十字會及紅新月等。無論如何,我國申請成為WHO或WHA的觀察員,應當不會影響美歐大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因此有足夠的理由期待這些國家的支持。

這些看似力挺台灣參與WHA的談話,若僅在大會中表態支持,而不是實際的提案國家,就顯得有些口惠而實不至。此外,美國總統川普和其政府官員對WHO做出強烈的批判,並揚言要另外成立一個以西方國家主導的國際公衛組織,那為何還要支持台灣參與一個它本身已經污名化的組織?台灣是否應等美國成立另一個國際公衛組織後,直接加入後者?還是美國總統和官員僅不過說說而已,因為川普根本不喜歡國際組織的多邊運作方式。

最後,如果我們總是喜歡與美國站在同一立場,也對WHO有很多的批判,那為何還要參加這個備受非議的國際組織?我們是否應當將美歐日澳等國目前對台灣的善意,轉換成更為實際的雙邊關係?還是乾脆請這些國家開大門、走大路的提案要求讓台灣參與WHO,甚至是聯合國及其所有的周邊國際組織?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紓困尚未成功,民怨先已沸騰
遮蔽的福爾摩沙──台灣防疫如何被報導?
就讓高雄「方艙投票所」見證台灣民主勝利!
「你搞得我好亂啊」的紓困政策—發現金或消費券有這麼難?
中美大戰 台灣趁隙加入WHO?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