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宋文笛】川普剋星?拜登為何強過希拉蕊

宋文笛
·澳洲國立大學講師
·6 分鐘 (閱讀時間)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candidate former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speaks at Miramar Regional Park in Miramar, Fla., Tuesday Oct. 13, 2020. (AP Photo/Carolyn Kaster)
圖片來源:AP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

2020年美國大選進入最後一個月,乍看之下和 2016年大選有似曾相識之感。拜登民調明顯領先川普,彷彿四年前的希拉蕊;拜登和希拉蕊的核心訴求也都在於突出他們和川普的人格特質之別 (temperament),兩人也都主張政治治理以溫和審慎為要,只是因為執政和在野之別,所以前者呼籲「回歸正常」 (“return to normalcy”),後者訴求「保持正常」 (“America is already great”),雖殊途而同歸。

既然民調不可全信,拜登和希拉蕊的訴求也大同小異,上次取勝的川普這次還多了執政資源,拜登是否有其他新的利多,足以走完上次希拉蕊無法走完的通往白宮的最後一哩路?

有的。現階段觀之,拜登選情有兩點優勢過於希拉蕊:一、民主黨初選只歷時一個月便分出勝負,拜登有充分時間完成黨內整合。二、此屆沒有面臨任何有知名度的第三方候選人分票。整體而言:比起初選傷痕累累、又遭同陣營媒體菁英們袖手旁觀的希拉蕊,今年拜登是以「團結的民主黨和團結的在野勢力」,攜手對戰川普的有利局面。

2016年:民主黨的內鬨和第三勢力攪局

2016年總統選戰的民主黨黨內初選,希拉蕊面臨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來自於左翼的挑戰,從二月初一路酣戰到六月中的民主黨全國黨代表大會才險勝,壓縮到從初選走向大選所必需的內部整合時間;其次負責主辦初選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 (DNC – 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 主管被爆出曾於私下發表過不利於桑德斯的評論,尤其令人懷疑初選過程的公正性。雖然最後希拉蕊和桑德斯兩人達成表面和諧,惟兩邊支持者之間的傷害已經造成,桑德斯支持者 (‘Bernie Bros’ aka ‘Sanderistas’) 尤其是偏藍領的工會路線民主黨員疑似或因失望而投票率下滑,或因悲憤而改投川普讓川普一把野火將腐敗的華盛頓政治沼澤燒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他們也因此在重中之重的舊西北重工業區 (俗稱 「鐵鏽帶」 rust belt) 疑似構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此基礎上,2016年又另有相對有份量的第三方候選人存在,分散了原本大有可能是在希拉蕊對決川普二選一時會選擇「含淚投希拉蕊」的選票。這包含了對民主黨「恨鐵不成鋼」的綠黨候選人 Jill Stein (佔總選票 1%),以及性質相對接近可能投民主黨的「洛克菲勒共和黨員」的「自由意志黨」 (Libertarian) 候選人 Gary Johnson 的支持者們 (佔普選票 3.28%)。

如同筆者四年前於美國總統大選隔日發表的拙文《第三勢力攪局與白人選民未竟的「雙重轉向」》所述,決定大選勝負的關鍵是原本被稱為民主黨的藍色防火牆 (Blue Wall) 的鐵鏽帶三大搖擺州,希拉蕊累計只輸不到 8萬票,然而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桑德斯支持者的消極和第三方候選人分票,是送川普上青雲的東風。

2020:團結的民主黨

四年前的因素如今不復存在。走過四年在野的民主黨如今愈加團結,再度淪為黨內初選得票率亞軍的桑德斯此番歡喜甘願地早早於四月上半便主動宣布支持拜登,為黨內整合爭取到更多時間。相對於希拉蕊 2016年不求得分只避免減分,提名不溫不火又非搖擺州出身的無趣「老白男」 Tim Kaine當副手,今年拜登則提名既是「小少女」 (年齡相對小、少數族裔、女性) 又是初選期間最大仇家的賀錦麗 (Kamala Harris) 當副手,充滿話題性。

在整合黨內派系上,兩人分進合擊:拜登以鐵鏽帶小城鎮出身的傳統樸素氣質為傲,賀錦麗則代表加州矽谷的未來性。拜登負責找回失落的桑德斯死忠粉 (2016’s Bernie Bros) 以及莎拉·裴林的鄉鎮區白人藍領選票 (2008’s Joe Six Packs),賀錦麗則主攻象徵年輕「覺醒世代」民主黨員和紳士派共和黨員的白人白領選民 (Silicon Valley Democrats, woke warriors, and Rockefeller Republicans)。此外,這兩人一是歐巴馬總統的副手,另一人是史上第一位非裔暨亞裔女性副總統被提名人,都理應有助於催發非裔選民的投票率。

統合的在野勢力、各界友軍相忍為大局

再次,在第三方候選人方面,本屆缺乏任何有知名度的第三方候選人。

上屆大選由於以自由派為主的媒體和電視深夜脫口秀對於老面孔希拉蕊無感,又對川普不悅,以至於頻繁邀請小黨候選人Jill Stein 和 Gary Johnson 上節目,兩人得到大量曝光和知名度之後,為不喜希拉蕊又大意誤信希拉蕊穩贏的廣義自由派提供了投抗議票的選項。最後二人合得了 594萬張選票 (3.35%),無意間協助川普逆襲。

經過四年教訓,此次自由派媒體界和文化界戒慎戒懼,再也無人敢捧第三方候選人。還在總統選票上的候選人中,代表綠黨的 Howie Hawkins 以及代表自由意志黨的 Jo Jorgensen,毫無知名度可言。之前一度的虛驚,包含曾經動念參戰的前紐約市長彭博和星巴克咖啡集團 Howard Schultz 兩人,都早早退選,並在最後關頭都公開支持拜登,高喊在野大團結。

拜登-賀錦麗配比起希拉蕊,有著更全光譜的政治號召力,更長的黨內整合時間,以及更弱的第三勢力,統合廣義「反川普選票」的能力理應過之。拜登民調領先大約 10個百分點,亦過於希拉蕊的 4個百分點領先幅度,但是這些有利條件相總,是否便足夠對抗掌握執政資源和過人的議題設定能力的川普?讓我們看下去。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蔡英文愛國軍?她只愛媒體作秀啦!
不到 30 歲放棄 500 萬年薪:台灣人接管好萊塢跨國公司
敵意上升,兩岸抓不完業餘情報員
去中國的國民黨 現在不是時機
國慶日後,還記得消失的七天假嗎?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