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曾志超】台美雙邊貿易協定不是用喊的

曾志超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秘書長
曾 志超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秘書長

總統蔡英文9日接見美國商務部助理部長史宜恩時,再次拋出台美簽署高標準的雙邊貿易協定(BTA)議題。美國是我國第二大的貿易夥伴,若能簽訂BTA效益可觀,惟台美兩國要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仍存在諸多障礙,蔡政府卻不積極排除,光是打嘴砲毫無裨益。

有助於緩解邊緣化危機

台灣是一個以出口導向的經濟體,國際貿易為經濟命脈,全球經濟整合對我國衝擊甚鉅,當對手國享有比我方更低的關稅時,將形成不平等的競爭,衝擊我國廠商的出口。為避免這個問題,我國也想融入國際區域經濟整合,但目前已生效九個FTA的貿易涵蓋率僅有13.6%;加上二大RTA我國都無法加入,其中《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已於 2018年12月30日生效,占我對外貿易總額之24%;《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15個會員國已經完成協商,可望於明年生效,占我國貿易總量59%。台灣連二者的談判資格都未能取得,對我國貿易衝擊相當可觀。

美國為我國主要的貿易夥伴之一,占我國總出口的14%,而且出口金額仍不斷的成長之中,若能與美國完成FTA,將能促進二國的進一步的合作,強化雙方的經貿關係,降低對中國大陸市場的依賴,並能適度降低我國經貿邊緣化的危機。

簽署台美FTA的三大障礙

隨著台美關係日益密切,台美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機會似乎愈來愈大。美國國會正在審議的《2019年台灣盟邦國際保障與強化倡議法》(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TAIPEI) Act of 2019),俗稱《台北法案》,明文呼籲美方以簽訂經濟上互惠,並能保護美國勞工、有利美國出口商的自由貿易協定(FTA)為目標,與台灣展開雙邊貿易協商。縱然二國對簽訂FTA都表達高度的意願,不過雙方仍存在三大障礙,分述如下:

第一,美豬開放問題未解:台灣一直期待與美國簽訂FTA,多年來台美自1994年簽署《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簡稱TIFA),引用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資料,美台TIFA會議迄今已召開10次進行磋商,第一屆TIFA會議始於1995年召開,其後會議分別於1997、1998年、2004年、2006年、2007年、2013年、2014年、2015年及2016年舉行,期間已經針對加入WTO、智慧財產權保護、消費者安全保護、投資、智慧財產權、農業、技術性貿易障礙、藥品及醫療器材等議題進行討論,取得相當的進展。2008至2012年因我國禁止含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俗稱「瘦肉精」)的美牛進口而停開,我國在2012年公布美牛瘦肉精最大殘留容許量後,2013年TIFA才重啟復談;由於台灣對含萊克多巴胺豬肉和特定美牛產品進口仍有限制,台美談判再度停擺,迄今已經二年都沒舉辦TIFA會議。

今年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10月發布《2018年度貿易報告》,再度批評台灣在沒有科學根據之下,限制禁止含萊克多巴胺豬肉及限制特定牛肉部位產品進口的規定,形成貿易障礙;三月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公布的《2019年各國貿易障礙評估報告》,也有同樣要求我國開放。

易言之,美豬開放係與美國談判的前提。蔡英文明知其為美方談判的先決條件,卻不願意面對這問題。而TIFA是美國洽簽FTA的前置程序,如今連最基本的TIFA會議都召開不了,更何況是進一步討論FTA內容。

第二,市場開放:二國FTA涉及的層面甚廣,包含商品關稅減讓,還包含服務貿易、投資、金融、競爭規範、智慧財產權保護、貿易救濟、貿易與環境、透明化及經濟合作等議題。

檢視我國已簽署的九個FTA,其中巴拿馬、瓜地馬拉、尼加拉瓜、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巴拉圭與史瓦帝尼與我國貿易量都相當低,對我影響相當有限;與中國大陸簽訂的ECFA只是架構性協議,並非完整的FTA,許多敏感性的產業都未納入,負面影響不大;《台星經濟夥伴協定》(ASTEP)與《台紐經濟合作協定》(ANZTEC)因其主要產業與我國重疊性較低,衝擊亦不明顯。

反觀,與美國的FTA涉及範圍就相當可觀,從川普政府完成的新版《美韓自由貿易協定》(KORUS)、《美墨加協議》(USMCA)以及9月25日達成美日第一階段的新貿易協定等三大FTA內容就可看出端倪。

即使我國能解決美豬與美牛開放問題,與美FTA談判還需要處理諸多問題,例如農產品與服務業市場開放,勢必會衝擊國內市場,需要長時間的準備,並提出輔導衝擊產業的方案,以降低其負面衝擊。蔡政府根本尚未做好相關準備,尤其農產品開放、貨品關稅大幅調降及非關稅措施調整等,不知如何與美國談判?

連內容對我較為有利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在2013年都掀起軒然大波,想必大家仍記憶猶新。我國至今尚未全面檢視產業開放與關稅減免等問題,若恣意開放,難以想像會產生怎樣的後座力?

第三,貿易逆差擴大: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台灣對美國的出口不減反增。根據財政部最新的《2019年11月海關進出口貿易初步統計》顯示,今年1-11月對美國出口大增,達421億美元,年成長率逼近二成(17.6%),同時也造成103億美元的鉅額出超,遠超過去年全年的64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對美高額的逆差,恐遭到美國關切,甚至迫使改善,美中貿易戰的起點就是從鉅額的逆差開始的,美國前幾大貿易逆差國(日本、韓國、墨西哥及歐盟等)也紛紛被要求改善。

越南經驗殷鑑不遠,近期對美出口劇增的越南已經被美國盯上,今年5月時,美國財政部將越南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6月川普公開點名「越南占美國便宜比中國還凶」,暗示可能對越南加徵關稅;7月美國商務部認定台灣和南韓業者將鋼鐵原料運往越南洗產地,對其鋼鐵產品課徵最高456%的懲罰性關稅;美國商務部長羅斯11月8日訪問越南,直接要求縮減對越南的貿易逆差。職是之故,我對美順差不斷擴大,很有可能也被美方要求檢討,列為FTA談判的重點項目。

政府應盡早準備

蔡政府一直吹噓與美國關係處於最佳的狀態,似乎自由貿易協定已經唾手可得。然而,若政府不願意正視前述三項問題,FTA根本不可能達成。建議政府應盡早從事難度較高的準備工作,告訴人民將如何排除障礙,而不是盡做一些對達成FTA無益的打嘴砲!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5G頻譜競標超冷靜 電信業者打什麼算盤?
柯韓同途 倏起倏落 韓柯鐵粉俱潰不成軍
韓流起風了 戲劇性逆轉可能重演
做自己,其實是個假議題:成功的人,都是因為夠會「演」
愚弄民調 韓國瑜已自食惡果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