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蕭景紋】傷腦筋的美國健保

蕭景紋
·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4 分鐘 (閱讀時間)
Mid section of female doctor writing prescription to patient at worktabl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我急得像隻熱鍋上的螞蟻,滿頭大汗。

螢幕上,尚未出爐的檢驗項目寫著「pending」。我重複按著F5按鈕,刷新著電腦頁面,恨不得有隻手可以伸進螢幕裡,像哆啦A夢的任意門到另一個世界,抓著檢驗部的醫檢師苦求他們趕緊完成病人的檢驗報告。

昨天的指數已經讓人緊張,若是鉀過高,病人就得緊急洗腎。

再敲一次鍵盤,螢幕的指數出爐了。鉀6.1、肌酸酐5.2、 尿素氮 71,腎指數越來越糟糕,但若服用利尿劑和高鉀血症藥物,或許可以維持幾天。到時候轉到兒童醫院洗腎,應該沒問題。

這是件棘手的病例。十六歲的病人患有遺傳性腎炎和聽力障礙,兩個哥哥也是在青春期腎衰竭,一個換腎成功,另一個在洗腎時不幸過世。他們的母親在幾年前得乳癌去世了,可憐的年邁父親,肩背佝僂,一個人扶養著孩子們長大。他的英文帶著濃濃的西班牙口音,聽得出來生活很艱困,說話時總是很費力,透露著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的疲憊。

幾年來,病人狀況一直很穩定,卻在疫情籠罩的時期倏然病情惡化。來不及換腎,情急之下只能將他轉到兒童醫院洗腎。

父親是個水管工,用政府補助的健保申請我們醫院的醫療。我們是社區醫院,重大疾病的腎臟兒科病人並不多,需要洗腎或移植手術時,必須轉到城裡的兒童醫院。這時,我的工作就從醫師變成秘書,幫病人張羅接下來的轉換保險和找新醫生的程序。

原本談好的兒童醫院就在病人居家附近,卻因為保險問題,臨時通知我拒絕接收病人。一時我慌了腳步,籌備多時的計畫被打斷了。怎麼辦?再不洗腎,病人就有生命危險。

逼不得已,只好找昔日城裡教學醫院的教授解圍。電話一打通,教授二話不說,馬上答應幫忙。

我喜出望外,趕緊和保險公司聯絡,幫病人申請核准轉到教學醫院。

事情終於辦妥時,我留言給病人父親,告訴他教學醫院接收了病患,可以儘快開始洗腎。掛上電話後,鬆了一氣。我收拾著辦公室,準備隔天的工作時,電話突然響了,是病人的父親。

「醫師啊,我不想去那家教學醫院,太遠了。」他慢吞吞地說。

「不想去?但是,情況緊急,沒有更好的辦法……」我突然傻眼,急著想說服病人父親。「再說,那裡的醫師你也認識的,之前你兩個兒子也是在那兒接受治療的。」

「我知道,那裡很遠的。之前有我太太幫忙,現在只有我一個人,真的沒辦法。」他說。溫吞的語氣,卻很堅持。

想去的醫院,不收病人的保險。肯收病人的醫院,父親卻不想去。

Beggars can’t be choosers,我跟他說這個道理,他卻毫不動搖。

「醫生,拜託你了!」

掛上電話後,我呆呆地愣在電腦前,螢幕上的指數像星光閃爍。說實在的,病人的父親有點強人所難,一副吃定我了的樣子。

我若是不想幫忙的話,其實也可以。病人可以等到病危時,再到任何一家急診室掛診,但是太冒險。若是想幫忙的話,現在就得開始行動。

病人父親無奈的聲音徘徊在耳邊。

我深吸了一口氣後,從電腦裡找出附近所有的兒童醫院和保險公司的聯絡資料,泡了杯濃咖啡,開始打電話。看來今天會很晚才下班。

累得快要昏倒的我,這時想到台灣的健保,真是羨慕的不得了。

(原刊於世界日報10/31/2020)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