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馬群傑】高雄政治氣候又變遷?三黨對決下的市長補選溫度量測!

馬群傑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馬 群傑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

2018年,國民黨花了20年時間終於收復高雄市、費了30年也才收回高雄縣區。奈何受到2020的高雄市罷韓行動衝擊,經此一役多方預見國民黨可能在之後的20年內都已贏不回高雄人的民心。由後續市長職位的補選人選考量觀察,各黨目前似乎開始探究高雄補選對2024年總統大選的權力板塊移動。相較之下,對於理解高雄市民的複雜情緒,以及關切如何促成高雄市的建設願景與市政藍圖,卻顯得雲淡風輕,看似缺少著墨。

南方高雄的在地感受

原高雄市自1998年始、原高雄縣自1985年起,分別告別國民黨的統治,落入綠色執政的陣營中。從媒體評論的觀點看來,每都是「民進黨比較懂得選舉」。就以此次罷免韓市長的過程為例,還是充滿了「民進黨善用媒體」、「國民黨不擅長選舉」、「香港反送中催發了台獨新世代的憤慨」等外界影響因素。這些原因或部分影響罷韓結果,然若不由南方在地感受深入理解,國民黨在港都高雄的興盛發展與勢力衰頹,實在令人感嘆,也並非事出無因。

港都的興盛發展與勢力衰頹

高雄市自1968年起即升格為直轄市。在那高速公路始建與高速鐵路未見的十大建設年代,高雄市的城市發展就已經傲視亞太其他城市,不僅其海洋首都名聲遠揚,並躍上國際成為引領台灣經濟起飛的工業與海港大城。在台灣只有台北與高雄兩個直轄市的解嚴前年代,高雄市政建設的高度發展令人側目,而市民對城市榮景的自傲程度更僅次於首都台北。

只是在國家經濟起飛的同時,港都所蒙受的是更多環境與財政的衝擊與負擔;而在政治上,相對於北部黨中央,高雄應該只算是政治邊疆,與其說是黨內菁英的跳板,更像是黨內二軍的棲息地或政治墳墓。也因如此,在黨內政治菁英的精算中,高雄充其量應只可看作政治棋局中微不足道的棋子

1998年藍綠政黨輪替

或許是這種「從中央看地方」的執政作為讓港都市民內心受挫已久,也可能是解嚴後的高雄積累了國民黨的數十年執政,卻也背負了多年「重中央輕地方」執政下的負擔。因此在1998年時藍綠政黨輪替,終被民進黨所引領的黨外勢力突破,謝長廷擊敗吳敦義奪下市長寶座。

首長輪替後的高雄市有創新建設也有市政沉苛,在地高雄人都看在眼中,歷歷在目並感觸良多。也因民進黨被附了20多年的執政沉苛,因此2018年11月24日乃受到高雄市民的背棄,將選票再次投送給國民黨。

奪回執政權的國民黨

奪回執政權的國民黨有再次關注起高雄市嗎?辦理活動並躍上媒體就是城市發展的主要基礎嗎?對於外地來旅遊的遊客可能頗具新奇感也頗具嘗鮮價值。然這種嘉年華式的活動多只是曇花一現。而面臨即將到來的補選衝擊,黨中央政治菁英近日則是蜻蜓點水式的南下致意,這種作為對於扭轉黨中央長期忽略高雄民意,以及對高雄城市建設的真正落實與市民榮譽的回復提升,實在絕無助益。此次的補選市長人選的決策過程中,黨政菁英這些絡繹不絕的過客形象,帶給高雄市民的,可能只有強烈的負面感受與,並再次強化了在地民眾的失落體會。

應付市長與議長補選難關!?

歷經罷韓活動,國民黨似乎痛定思痛,然在補選市長的人選決擇上,卻顯得左支右絀、令人摸不著頭緒。戒嚴時期的黨國體制已遠離,但國民黨真的已能了解高雄當前的民心所向了嗎?由近日的觀察中,國民黨中央似仍無法針對高雄民眾關切的「傾聽在地」適切回應,但卻又重現「政治黑箱」、「拉幫結派」、「重啟政二代」的政治盤算,難怪黨內最終的市長補選人選如何產生,都啟人疑竇!

三黨對決的政治溫度測試

坐鎮於首都的黨內菁英運籌帷幄紙上談兵,但觀察各界對黨中央決定的市長人選所傳出的雜音,卻也顯示出國民黨菁英與在地民眾的認知落差。相較之下,長久籌畫在地深耕的民進黨人選早定,不只上下團結且成竹在胸;至於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民眾黨靈活選角,更已蓄勢待發正式南下試水溫。這些候選人,但誰能出線端視誰更能理解港都長久受挫的民心。

8月15日的補選結果尚未知,不過在各種議題夾雜之下,此次三黨對立的補選戰況詭譎,可比喻為三黨對決的補選溫度測試。

延續罷韓後的風潮氣勢,民進黨陳其邁肯定期望號召支持者踴躍投票,固策略應是催生出高度的投票率,以提升補選政治溫度,提高選後的執政能量。相對地,民眾黨躍躍欲試,吳益政所期望者應是在南台灣的高雄搶下灘頭堡,由此跨出淡水河,以拓展民眾黨的全國版圖,這方面可視為藉由補選測試在港都此刻的政黨室溫,若不出意外搶下相當幅度的泛藍泛綠中間選票,則白色力量應該後勢可期。至於國民黨,卻還身陷在罷韓後的低迷氣勢與黨內菁英與地方脫節的盲點中,能否快速止血回穩並維繫住既有支持者的信心,李眉蓁的出線看來雖令人憂心,但還在奮力一搏,這樣的拚搏不只反映了國民黨補選的低迷選情,更像極了針對此刻黨的提名可以在高雄催生出的最低支持度進行低溫量測。

國民黨的補選展望

高雄永遠只能在政治棋局中,扮演被各黨政治菁英中操弄的棋子?或這次可以翻轉成為主導棋局勝負的棋手?從韓前市長的「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省思中可看出,駐足於高雄逾兩年的韓市長已經感受到高雄的庶民心聲走向,只是不知在地民眾先前對國民黨的失落與期望,各黨選將此刻是否已能理解體會?

面臨即將到來的高雄市長補選,三黨看來已經悄悄地伸出政治溫度計進行政治環境的量測工作。只是期望在民進黨的高溫、民眾黨的室溫與國民黨的低溫量測作為之際,各黨政菁英也別忘了回顧,確實瞭解高雄人真實的民意需求與民心走向,弭平罷免與補選期間的市政爭議與發展落差。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