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獨家| 京東AI發起人、技術委員會主席周伯文離職,將於AI方向創業

·4 分鐘 (閱讀時間)

36氪從多個獨立信源處獲悉,

在京東內部系統,周伯文所在的崗位仍顯示為“管理者崗”,而非具體職位。相關人士對36氪表示,內部信息會有延遲,當前周伯文已不是任何部門負責人。另一位接近京東科技的人士也向36氪表示,職位雖然挂靠在京東科技CEO之下,但已無實職。

(為了降低高管離職產生的負面影響,“離職不除名”是大廠內部系統的常見做法,此前

36氪針對此事向京東官方求證,截止發稿尚未

周伯文
周伯文

周伯文在業界享有盛名,為IEEE Fellow,曾任IBM Research紐約總部人工智能基礎研究院負責人,IBM Watson集團首席科學家,IBM傑出工程師。2017年,周伯文出任京東集團副總裁,負責京東AI研究與平台部相關業務,直接向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匯報。

周伯文是京東AI業務的開路人。從2017年開始,周伯文幫助京東引進了十餘位AI科學家,包括何曉東博士(曾任職美國微軟雷德蒙德研究院)、梅濤博士(曾任職

此後,原京東金融在2018年正式改名為“京東數科”,經歷了多次組織變革,周伯文帶領的事業部也在不斷變化。

2019年12月,京東集團宣佈設立京東“雲與AI事業部”,整合原京東雲、人工智能、IoT三大事業部,由周伯文擔任負責人,向CEO劉強東匯報。

2019年也是各個互聯網大廠相繼成立“技術委員會”的時期。2019年底,京東也成立了技術委員會,由周伯文擔任主席,技術委員會成為京東技術條線的最高管理決策機構。

周伯文在京東中的職位變化,反映出京東科技變化之複雜——從京東金融、京東數科再到如今的京東科技,業務定位一變再變。

合規不斷收緊是大趨勢,這讓各廠商紛紛將金融業務剝離,改為發力技術解決方案。2018年開始,京東金融業務就已經開始進行對外科技輸出,並在11月直接更名為“京東數科”,包括了智能城市、數字營銷、AI機器人等新業務。

周伯文的去職,也與京東科技內部劇烈變動有關。

在最初的規劃中,京東希望通過雲與AI的合併把企服業務做大,同時尋求上市可能。一位京東數科前員工告訴36氪,周伯文一手將AI業務帶起來,後來集團也希望他能夠將雲業務一併接管,因為雲和AI業務天然在商業上互補。因此在2019年12月,京東才宣布整合京東雲、人工智能和IoT事業部為“雲與AI事業部”,由周伯文擔任負責人,直接向劉強東匯報。

雲與AI事業部一開始挂靠在集團下方,更像是一個BG(事業群)。上述前員工表示:“周伯文是想做一番大事的,比如將這塊業務以後做上市”。

可京東數科上市受阻,讓這條路希望渺茫。京東數科於2020年9月申報IPO,但不得不於今年4月撤回材料,終止IPO。

此後,京東數科先是換帥,又是事業部大變陣。2020年12月,京東集團首席合規官李婭雲出任京東數科CEO,原CEO陳生強轉任副董事長及京東集團幕僚長。

一個月後,原“京東數科”與“雲與AI事業部”合併為“京東科技子集團”,由李婭雲出任京東科技CEO。京東科技下新設15大事業群,

對於周伯文來說,這項調整實則意味著權力收縮:從一個率領業務帶兵打仗的角色,變成了內部技術平台的負責人。

但京東對To B 業務的擴張已經足夠急切。京東年初的戰略轉型傳遞出一個明確的信號:京東科技要加速落地,擴大市場。

一位京東科技員工對36氪表示,並且,以前京東在做雲和AI業務中,並沒有想好到底要投入多少錢、怎麼投入,加上戰略層面的搖擺,導致此前京東雲與AI基本沒怎麼從集團獲取到資源。

當前,京東科技下屬事業群中,京東雲重要性最高,更注重商業落地——現在的雲業務事業部負責人高禮強於去年年底加入京東科技,他曾是Oracle全球副總裁、中國區銷售副總裁和技術總經理。

這也是京東希望讓周伯文回歸技術的原因,但顯然與他的目標越走越遠。

京東科技接下來的路途也不會容易。大廠To B戰場競爭激烈,從雲計算市場即可看出——據IDC,2021年上半年中國公有云服務整體市場規模達到123.1億美元,其中IaaS市場同比增長47.5%。阿里雲

如今阿里雲、騰訊雲今年都已走到了精細化運營階段,打政企市場、在各地更密集地舖點,還有虎視眈眈的華為雲,也推出了一系列協同戰略。

對剛整理完“內務”的京東科技來說,轉型成效尚待時日驗證。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