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年六福客棧熄燈 老台北人憶盛況

三立新聞網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記者簡若羽/台北報導

「現在回憶起來,那真是台灣經濟最美好的年代。」擁有48年歷史的六福客棧,坐落松江南京黃金地段,由於通過危老重建,宣告在今年5月底拉下帷幕,其中位在11樓的人氣港式茶餐廳「金鳳廳」,預計在本月底先行熄燈,消息一出,老台北人們都爭相前來重溫兒時回憶。

3月11日正午時分,才踏進客棧大廳,迎面而來一堵照片牆吸引了眾人目光,上頭一張張黑白老照片,宛如一部台灣近代史縮影,紀錄著客棧開幕至今的風光與流變。隨後搭乘電梯來到11樓,穿過略顯窄小的門廊,映入眼簾是一片人聲鼎沸,曾經盛極一時的金鳳廳彷彿風華再現。

位於六福客棧11樓的「金鳳廳」是盛極一時的港式茶餐廳。(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位於六福客棧11樓的「金鳳廳」是盛極一時的港式茶餐廳。(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印象是小學、中學不到的年紀,那時什麼都不懂,只覺得來這邊,看到推車裡一籠一籠的很好玩,每次小蒸籠打開,眼睛都亮起來」,回想第一次來朝聖的情景,老顧客田大全記憶猶新,他說,當年的金鳳廳主打粵菜和港式小點,在餐桌間四處穿梭的推車,是饕客們最鮮明的美味印記,「這一晃下來已經幾十年了,大家那個老的記憶一直在。」

身為老台北人的房產專家田大全,第一次來用餐時還是個小學生。(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身為老台北人的房產專家田大全,第一次來用餐時還是個小學生。(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民國61年,六福客棧選在台北經濟中心,也是當時最熱鬧的中山區盛大開幕,作為首屈一指的國際觀光大飯店,位在11樓的金鳳廳自然成了權貴爭相造訪的餐廳。田大全透露,由於一餐吃下來要價不菲,普通家庭只有碰上喜宴才有機會吃上一回,「以前家庭各方面沒那麼寬裕,只有特殊場合才能來,我們小孩子就是來湊熱鬧的,吃也吃不了幾塊,只想著要來大餐廳開個眼界。」

六福客棧於民國61年落成,是台北當時首屈一指的國際大飯店。(圖/六福客棧提供)
六福客棧於民國61年落成,是台北當時首屈一指的國際大飯店。(圖/六福客棧提供)
六福客棧於民國61年落成,是台北當時首屈一指的國際大飯店。(圖/六福客棧提供)
六福客棧於民國61年落成,是台北當時首屈一指的國際大飯店。(圖/六福客棧提供)

環顧四周,以金色為基調的設計,搭配梁柱上各種精雕細琢,餐廳當年的氣派不難想見。身為老饕之一的美食評論家費奇也分享道,「當時去圓山飯店是不可能的,因為那是屬於達官顯貴去的;六福客棧是所謂的巨商富賈會特別前來,因為來這裡就是種體面。」

想當年,費奇只是個就讀於松山工農的花樣少女,因為有親戚在附近的商辦大樓從事貿易,經常來此接待外賓,她才偶爾跟來嚐嚐鮮,「(那時候)領檯員會穿著旗袍幫你帶位,服務生則穿著全身黑、挽起頭來,每次進到餐廳都是人聲鼎沸。」

據說餐廳全盛時期,排隊人龍一路從1樓延伸到11樓。(圖/六福客棧提供)
據說餐廳全盛時期,排隊人龍一路從1樓延伸到11樓。(圖/六福客棧提供)
據說餐廳全盛時期,排隊人龍一路從1樓延伸到11樓。(圖/六福客棧提供)
據說餐廳全盛時期,排隊人龍一路從1樓延伸到11樓。(圖/六福客棧提供)

據說金鳳廳全盛時期,長長人龍可以從1樓一路排到11樓,對於當時一位難求的盛況,費奇回憶道,「大概有5台餐車在你面前魚貫經過,不同服務員吆喝著剛剛出爐的蘿蔔糕、剛剛出爐現炸的鹹水餃,客人們就會紛紛舉手」,從精緻餐點到熱鬧氛圍,風光無限的金鳳廳可說是時代的最佳代言,「餐廳給人的感覺,就是台灣經濟起飛的狀態。現在回憶起來,那真是台灣經濟最美好的年代。」

儘管吃遍天下美食,金鳳廳的港點依然令費奇回味無窮,「(料理中)可以看到當時師傅的手藝與堅持,譬如鳳爪,它就要燒到就像碎骨鳳爪那樣,一咬下去,汁吸附得很飽滿」,而拍攝當天,她也特別欽點一道,飽含兒時回憶、充滿童趣的芝麻球,「我都說這是開口笑,因為以前來,服務生都會幫我剪開,剪開後,就像一個笑口常開的芝麻球。」

輕輕挾起,細細品味,一道道小點意義非凡,費奇說,這裡是她味蕾的啟蒙地之一,「關於吃港點,我的起源都是從客棧開始。」

功夫深厚的港式小點讓知名美食評論家費奇回味無窮。(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功夫深厚的港式小點讓知名美食評論家費奇回味無窮。(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功夫深厚的港式小點讓知名美食評論家費奇回味無窮。(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功夫深厚的港式小點讓知名美食評論家費奇回味無窮。(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就讀松山工農時的費奇,不時跟著從事貿易的親戚來金鳳廳用餐。(圖/費奇提供)
就讀松山工農時的費奇,不時跟著從事貿易的親戚來金鳳廳用餐。(圖/費奇提供)

除了餐點滿載回憶,走過近半世紀,金鳳廳的各個角落也訴說著歲月的痕跡,「現在要找到這種做木刻的師傅,真的不容易,還有上面的雕刻,都不是現代、新的裝潢能夠做到的。」

跟著田大全的腳步,在廳內進行一場巡禮,具有房產專家身分的他不時驚歎道,「你看,40年前它就在,當我這麼高的時候它就在了。」幾十年過去,每一處雕梁畫棟,仍展示著當年風範,「現代人可能認為金色很俗,但你要回想,3、40年前,哪裡能看得到這麼多金色的物品。」

餐廳每個角落都充滿歲月的痕跡。(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餐廳每個角落都充滿歲月的痕跡。(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餐廳每個角落都充滿歲月的痕跡。(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餐廳每個角落都充滿歲月的痕跡。(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然而,落地窗外與屋瓦相連,不斷在風中擺盪的破網,卻揭示著六福客棧即將面臨危老拆除重建的命運。見證一個時代的殞落,老台北人們說,比起感概,更多是對客棧新生的期待,「城市的老建築難免有安全的問題,我覺得改建是對的!當然會感到可惜,不過,也許可以換在另外一個餐廳、不同的時空,繼續把這些國寶級的老味道留下來。」

面臨危老重建的命運,比起感慨與遺憾,老台北人們更期待客棧的新生。(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面臨危老重建的命運,比起感慨與遺憾,老台北人們更期待客棧的新生。(圖/記者簡若羽攝影)

趕在熄燈前,擇一個餐廳角落,點一盅茶配上幾籠小點,靜靜俯瞰窗外市景,當年車水馬龍的盛況似乎又浮掠在眼前。對於六福客棧的謝幕,早已揮別少女時代的費奇也笑說,「(第一次吃)是讀松山工農的時候,現在我都已經50多歲,還能躬逢其盛,在它即將歇業前再來回味,我覺得這充滿告別一段輝煌歷史,又重新開始啟航的味道,非常好。」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9歲戰亂逃來台…越南師暖助弱勢童 盼成台首位新住民校長
掃公墓維生 流浪伯路邊一舉動暖哭網:愛心不用大魚大肉
幹架名校傳奇曝!校友揭「東南西北」決戰史:書包都藏…
獨/路易莎創辦人愛上咖啡 竟因這杯星巴克的白巧克力摩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