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確診、66死 伊朗會成為全球第一個被武漢肺炎擊倒的政權?

·4 分鐘 (閱讀時間)

伊朗武漢肺炎疫情大爆發,不僅讓民眾對政府防疫不力感到失望,也喚醒了他們與當局的新仇舊恨。(圖片來源/Youtube翻攝自BBC News)

根據《伊朗塔斯尼姆通訊社》(Tasnim News Agency)最新消息指出,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li Khamenei)顧問委員會的一名71歲的成員,在2日因感染武漢肺炎身亡。

外媒消息指出,伊斯蘭確定國家利益委員會(Expediency Discernment Council)委員Seyyed Mohammad Mirmohammadi在當地時間1日於丹西瓦里醫院(Masih Daneshvari Hospital)病逝,他的母親近日也同樣因為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該間醫院病逝。

伊朗政府高級顧問染武漢肺炎身亡

受中國「一帶一路」拖累,伊朗疫情從德黑蘭(Tehran)南邊什葉派聖城科姆(Qom)開始爆發,至台灣時間3月1日晚間為止確診病例為1501人、至少66人死亡,7名政府高層官員感染,包括副總統艾伯特卡(Masoumeh Ebtekar)。

《路透社》、《華爾街日報》等外電報導,伊朗已成中東武漢肺炎疫情中心,然而其真實死亡人數恐怕上看210人,其中一人是81歲的前駐梵蒂岡大使。

伊朗人焦慮感愈來愈重,質疑羅哈尼政府控制疫情不力的批評聲浪浮現,神學士的伊斯蘭政權似乎出現裂痕,但就算當局因此垮台,伊朗的未來仍風雨飄搖。

血腥鎮壓、誤擊客機、武漢肺炎…

《路透社》表示有伊朗醫師透露,武漢肺炎爆發前已有許多人出現相關症狀,卻被當作流感處理,導致如今疫情失控,德黑蘭、科姆等地醫院超載,衛生部下令僅收治武漢肺炎感染者和急需照護的病患。

有批評指出,伊朗政府刻意隱瞞疫情,是為了確保2月21日國會大選的投票率以及其他相關集會活動的出席率。

伊朗官方否認這些質疑,指不應將疫情「政治化」,同時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堅稱武漢肺炎是「敵人的陰謀」,且政府已採取一切必要措施。

然而民眾並不買單。歷經2019年12月當局血腥鎮壓示威,2020年1月擊落烏克蘭客機導致176人喪生,伊朗人民對執政者的信任感降至谷底,2月國會大選創下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最低投票率全國43%,德黑蘭甚至僅25%。

武漢肺炎衝擊全球經濟,伊朗也不例外,其經濟本就因美國制裁而陷入寒冬,現在更是雪上加霜。 一名建築工人甚至告訴《路透社》,就算他的孩子沒有死於武漢肺炎,也會因為老爸失業而餓死。

伊朗民怨漸起,武漢肺炎是否成為壓垮神學士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在敘利亞、葉門及利比亞衝突仍未平息之時,這也將牽動中東與整個世界政治局勢。

如果神學士走了,誰來遞補?

位於歐亞交界的伊朗地理位置得天獨厚,又擁有豐富人力資源,8500萬人口中多數人受過高等教育。

有了這些條件,儘管過去數十載伊朗在國際社會各種協作進展中幾乎處於缺席狀態,經濟規模也被南韓、土耳其及越南超越,不少人相信一旦伊朗從神學政權鬆綁,就能開始起飛。

前世界銀行官員查姆羅(Nadereh Chamlou)就曾表示,伊朗對內應扶助企業,將大量受過教育的年輕人口化為資本,對外則應融入區域和國際社會,利用自身地理位置獲利。

然而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華日》指出,即便伊斯蘭政權垮台,伊朗的政治文化卻和蘇聯後期一樣腐敗,恐怕無法指望他們能迅速建立新憲政。

權力真空恐導致更獨裁的統治者上位,例如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s),因為沒有其他現有官僚體系足以取代神學政權,且公民社會長年受到打壓,無法發揮公民力量。

此外,伊朗坐擁的大量導彈軍火落入何人手中是一大問題,而境內少數民族庫德族、亞塞拜然族、土庫曼族、俾路支族也可能趁勢揭竿起義,引起更大衝突。

因此《華日》警告,川普政府希望並致力打擊伊朗伊斯蘭政權的同時,更重要的是誰將上台掌控伊朗。

更多信傳媒報導
台41例確診、爆院內感染》民眾該如何防堵?台大公衛專家:人跟人保持1公尺
中東病毒擴散中心》139確診、19死 「一帶一路」讓伊朗成武漢肺炎重災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