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房東們建了自己的預訂網站,發現獨立自主沒那麼簡單

·8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環球旅訊」(ID:Traveldaily),36氪經授權發佈。

六大酒店集團聯手建的Roomkey平台都失敗了,個體房東們的勝算也不高。

多年來,短租房東們對Airbnb等平台越來越失望,房東們現在正聯合起來,想要建立自己的直接預訂網站,讓自己的業務更加多元化。

一些網站已經投入運營。過去兩個月,由於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很多訂單都被取消,Airbnb的免費退訂政策也讓房東們感到不滿,因此許多房東已將重心放在自己的直接預訂渠道上。

這些獨立短租預訂網站不像Airbnb等大平台那樣擁有眾多的用戶,但是房東們有更大的自主權去經營自己的品牌並做市場推廣。直接預訂網站也為房東提供了一個平台,沒有了類似Airbnb這樣的中間商參與,他們能夠以更低的價格出租客房,同時獲得更高的利潤。

除此之外,據一些接受了CNBC採訪的短租房東們說,當顧客要求退款、引起損壞或有任何投訴時,房東可以更好地掌控情況。

2020年原本已經足夠艱難,如今這些短租直接預訂網站又成為Airbnb面臨的最新挑戰。

由於新冠疫情,Airbnb想要今年上市的計畫可能泡湯,公司為了獲得更多儲備資金,將自身的估值從原先的310億美元下調到了180億美元,獲得了總額20億美元的股權加債務融資。Airbnb還宣佈了重大的成本削減計畫,包括25%的裁員,令1900名員工下崗。

「Airbnb早幾年所擁有的話語權,如今已經沒有那麼強大了。」 旅遊業市場研究和諮詢公司Atmosphere Research Group的分析師Henry Harteveldt說,「對Airbnb不滿的房東們現在有很多選擇,他們不僅可以在HomeAway等競爭平台上發佈房源,而且可以有自己獨立的預訂網站。這對於Airbnb來說是一次警醒。」

Airbnb一位發言人表示,Airbnb平台相比於房東們自己的網站有許多無可比擬的優勢。

「Airbnb是一個建立在信任之上的社區,這種信任來源於我們在平台上為房東提供的行業領先工具,比如全天候客服支持、保險及物業損失保護、用戶身份認證工具等。」

獲得自主權

由於新冠疫情爆發,旅遊受到封鎖,Airbnb在3月份制定了一項政策,4、5月份取消訂單的旅客可以獲得全額退款,這給一些房東造成了數千美元的損失。

之後,Airbnb根據房東們取消政策的差異為其償付了一部分的款項。但在疫情之前就採取了寬鬆退訂政策的很多房東基本上沒有獲得任何補償。

於是很多房東決定將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

Gianrene Padilla今年1月在波多黎各聖胡安開展了短租業務,在Airbnb、Booking.com及HomeAway上都發佈了房源。為應對疫情,Airbnb推出了免費退訂政策,這促使Padilla將建立自己的網站作為當務之急,而且他原本就一直有此計畫。

Padilla和他的團隊利用網站建立系統Squarespace及物業管理軟件Lavanda PMS,開發出了自己的網站,並於4月23日正式上線。

Padilla 說:「我們知道其他任何理智的公司都會像Airbnb一樣,採取措施保證公司能挺過疫情。我們完全可以對此表示尊重。但我們同樣也要為自己的生存考慮。」

Alexandra Greenawalt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北棕櫚灘,她深知,自己需要進行許多營銷推廣工作,讓自己的房子在疫情重創旅遊市場後仍能保持預訂量。她之前就已經做了很多努力,讓自己的房子不會閒置。眼下正是建立自己網站的好時機,所以她找人搭建了網站,並於4月27日正式上線。

Greenawalt是Airbnb的老用戶,並在去年成為房東。但是在經營了一年之後,她認識到自己需要想辦法以更低的房價吸引常客,而不用每次將14%-20%的房費還有其它費用交給Airbnb。

「我知道Airbnb能為我帶來客戶,我也樂意支付費用。但是如果顧客可以直接找到我,我就可以多掙點錢。」

Greenawalt的網站名為Salt+Sea Sanctuary,她上傳了一個全景視頻介紹自己的房子,而Airbnb沒有這個功能,顧客也看不到房間的真實情況。

Carlos Roman是聖地亞哥的一位房東,擁有30個房產。他與Airbnb就顧客投訴問題糾纏了多年,而且損失了數千美元,他去年也決定建立自己的網站。

他的業務也因此免受Airbnb退訂政策的影響。儘管他丟掉了Airbnb上的訂單,但是能夠全權經營自己的顧客。在有了一定客群之後,Roman可以為顧客提供旅行積分或免費改期預訂。對於任何想要全額退款的顧客,他也可以依據合同條款,獲得相應的退訂扣費。

Roman表示,掌握了自主權之後,他對自己的市場地位也更有信心了,最大的好處就是不會一無所有。

建立替代方案

一些房東在建立自己的網站,也有一些房東聯合起來,一起搭建新網站來取代Airbnb。

Jim Borthwick在印第安那波利斯有幾處房產,他在2018年下半年上線了自己的網站,名為LetsConvention.com。該網站僅向房東收取10%的服務費,並向顧客象徵性地收取一點費用,其主要面向經常出差的顧客,為他們提供位於會議中心附近的房源。

「我們的宗旨是要有一個由房東建立的、為房東謀利的網站。」 Borthwick說道。

針對房東們的意圖,Phocuswright分析師Walter Buschta認為,他們對「房東友好型」平台有自己的解讀。他們通常會認為,「房東友好型」意味著房東可以自由選擇顧客,不用下架非法房源,無需繳稅,不用因為各種原因而導致排名下降,自己永遠是對的。

3月份,短租房東Na'im Payman及其團隊上線了Zeevou.direct網站,該網站整合了多處房源,允許顧客直接預訂,同時網站不會向旅客或房東收取佣金或服務費。

Payman自己也是一位房東,在英國有250處房產。房東可以在Zeevou.direct上免費發佈房源,還能購買渠道管理軟件。該軟件每個月收費大概50美元,可以幫助房東同時在多個平台上發佈房源,包括Airbnb、Zeevou.direct及他們自己的網站。

Payman認為有了這樣的網站,房東們重新掌握了主動權,但並不會對顧客形成限制,這是一種權力動態的平衡。

房東們的聯合行動也給Airbnb造成了更大的威脅。隨著網站上房源數量和類型越來越多,覆蓋的範圍越來越廣,網站的影響力就會越大。

對此,Phocuswright分析師Fabian Gonzalez有不同的看法,他說:「希爾頓、凱悅、洲際、萬豪、溫德姆和Choice Hotel這幾個世界上最大的酒店集團聯手建立的Roomkey網站都未能取得成功,只靠幾位個體房東建立的網站想取得成功恐怕更難。」

沒那麼簡單

雖然建立自己的網站給房東帶來了更多的主導權,但也有許多新的挑戰。

他們必須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統,起草租賃合同,還要維護網站,後續工作也會越來越多。

他們還必須自己營銷,這也意味著房東需要在Google、Facebook、Instagram 和Yelp等網站上投放廣告,花錢進行數字營銷,甚至還要印名片。而將房源發佈在Airbnb這樣的網站上,相當於在免費進行營銷。

分析師Walter也認為,事情遠比房東們想像的要困難得多。他們還需要引流,瘋狂砸錢廣告,而且選擇日期、定價、支付、客服、取消訂單等用戶體驗可能會很差,最後會發現成本投入遠比付給OTA的佣金高得多。最終又成為一個失敗案例。

房東Raygorodskaya知道,這些工作是會花費時間,但這也是在為自己推廣。她在新罕布什爾州的北康威和美屬維爾京群島的聖約翰都有直接預訂的網站。她經常活躍在Facebook各類社群上,為想要去她的房子所在地旅行的人推薦房源。

其他房東也認為,雖然有這些困難,但這也是一種經營策略,可以讓自己的業務渠道更加多元化,同時減少對Airbnb等第三方預訂網站的依賴。

「Airbnb或者其它任何平台都不會給我們帶來認同感。我們只不過是在用獨特性和身份認同換取更多曝光率和免費營銷。而有了自己的網站,雖然會犧牲這些,但是有了更多自由。」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