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是門好生意 ISIS幫各國數鈔票

社會觀察
圖片來源:metabunk.org,https://www.metabunk.org/debunked-cyberberkut-video-supposedly-showing-staged-isis-beheading-of-foley.t6520/
圖片來源:metabunk.org,https://www.metabunk.org/debunked-cyberberkut-video-supposedly-showing-staged-isis-beheading-of-foley.t6520/

到底誰是ISIS?

一個3年前還默默無聞的地方派系,卻在短短幾年內席捲全球,獨自單挑美、法、俄、中等核武大國,還惹腦鄰國的敘利亞軍政府、溫和反叛軍、什葉派伊朗、黎巴嫩真主黨、沙烏地阿拉伯皇室,以及…..大概所有能呼吸的國家吧。

但有一個國家除外,那就是回教世仇的以色列。

說也奇怪,過去一聽到回教世界傳出激進組織,以色列政府通常會誓死剷除這些惡勢力。不管是真主黨、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鄰國敘利亞、埃及軍政府、伊朗什葉派、伊拉克政權等回教組織,都會以毀滅以色列,當作鞏固政權的要務,但奇蹟似的,ISIS居然沒配備這最基本的DNA。

如果一窺這個萬惡勢力的起源,或許就能瞭解這不合邏輯的組織,成立的宗旨到底是什麼。ISIS最初源於美國離開後的伊拉克。為了鞏固這塊中東原油蘊藏量第二大的區域,老美在2003年硬是掰了個「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理由,與時任英國首相布萊爾,一道將強人海珊的國度給炸到飽,留下上千萬個苦難人民。

才花一個多月的時間,美國聯軍就將一個握有300萬常規軍、10萬共和國精銳部隊的伊拉克輕鬆拿下。走了一個強人後,空下幅員遼闊的油田該怎辦呢?畢竟,美國當初說好不會碰伊國石油。十分湊巧的,曾替美中情局(CIA)效勞過,也是ISIS前身的蓋達組織,突然就在伊拉克北面出現,佔領了大片的油田。

不久後,美國的心腹之患—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與俄羅斯談好通往歐洲的天然氣路徑,阻擋美國盟友沙烏地阿拉伯的能源通道。阿塞德的大軍也勢如破竹的即將剷除反叛軍勢力。此時神秘的ISIS就又出現在敘利亞北部,四處騷擾阿塞德的軍隊,導致反叛軍勢力獲得喘息空間。

英國《金融時報》甚至報導,敘利亞反叛軍與ISIS表面上雖劍拔弩張,但私底下ISIS會透過於伊拉克「撿到」的油田,運用不知哪獲得的探勘技術、透過國際複雜的金融管道、裝上全新的TOYOTA貨卡,並行駛在GPS推薦的安全路線上,與敘利亞反叛軍交易原油。這些技術,似乎不大可能是個仍居住在新石器時代的部落所設計。好巧不巧的,此時阿塞德政權就由盛轉衰。

當然,ISIS收受的資源來自四面八方,如果暫且不論這是個會砍人頭的恐怖組織,外人很可能以為是個訓練有素的跨國性能源企業,運作邏輯不亞於皇家殼牌。但這卻是一個來自中東遊牧區域的好戰份子。你真不會懷疑其中有鬼嗎?

或許俄羅斯總統普丁去年在The 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會議中,透露了真相。一位美國記者質問普丁對ISIS恐怖行徑的看法。

俄羅斯總統反問為何ISIS能佔有龐大油田?為何油品多半落入美國盟友手上?為何美軍不管怎樣炸,似乎都傷不到ISIS重地?為何這些攻擊好像作秀用的煙火般?都是誰在支援這個恐怖組織?難道美國會不知到底是誰「創造」了ISIS嗎?

隨後,普丁反將這位美國記者一軍,說道:「如果有一天,您這位天真的記者能夠於白宮掌權,我們就可一起討論ISIS的解決方案,美俄兩國就可達到利益的互惠協議。如果不行,至少幫我跟貴政府轉達,不要一味以帝國主義心態強行於中東作亂。」當然,這片段從未在西方媒體露過臉,更遑論見報。

普丁也在11月出席G-20峰會時表示,ISIS的資金來自全球40個國家,當中包括G-20成員國。倘若有更多西方民眾聽到俄方的論點,或許就會有更多人瞭解,為何俄羅斯會積極的在10月對ISIS展開高效率轟炸。為何西方盟國會「突然」緊張起來,好似家奴即將被活宰。隨後不是見到俄羅斯客機遭神秘引爆,就是軍機遭土耳其擊落,難道都是巧合?

更有趣的是,西方大國僅花1個月就能剷除300萬伊拉克常規軍,但花了2年轟炸卻絲毫未傷得了ISIS的汗毛。這個組織居然還有餘裕在法國巴黎展開有紀律、組織、協調力的恐怖行動。

但每個恐怖份子又跟電影《凸搥特派員》內的白痴般,搞個自殺炸彈還會隨身攜帶堅不可摧的防彈護照。讓所有人知道:「是敘利亞難民幹的」!要借刀殺人,也煩請想個更好的創意好嗎!

綜觀ISIS所有的砍頭微電影,均不難發現漏洞擺出、破綻連連之處。日本人質案的燈光打歪,產生兩顆太陽的鬧劇。美記者砍頭案的移花接木,最後連澳洲媒體也看不下去,解釋這是經剪接過的成品。同時間,日本逮到一個通過安保法的藉口、美國則找到監控金融與網路通訊的理由。

歐洲也逮到這次法國恐攻的機會,對當地2.8萬個疑似恐怖份子執行監控,但暗地裡偷窺所有歐洲人民。法國還趁機延長3個月的緊急狀態,國會則臨時通過法案可以反恐名義,監控人民所有的訊息。

未來只要當局懷疑人民有恐怖行為,所有的隱私都會遭剝奪。這剛好繞過近幾年年來西方國家(包括台灣)急欲通過的CISPA、PIPA、SOPA等法案,監控人民的網路自由。如今有了恐攻的藉口後,誰還需要什麼鬼法案。

或許你會問,反正也沒做什麼虧心事,為何要擔心政府監控通訊自由。如果回顧美國獨立革命與德國納粹奪權的歷史,這就是當時的英軍與希特勒勢力戰前的作為。這些獨裁者瞭解,為了鞏固政權,當務之急就是掌控人民的言論與通訊自由,統治階級才會知道敵我的差異,又可威脅人民的表達自由。

那各國為何又要大費周章,搞一個如此大規模的恐攻戲碼呢?如果一窺全球的債務佔GDP比,並且與第一、二次大戰前夕比較,會不難發現其中的相似性。迄今幾乎所有大國的總債務佔GDP比都超過2~3倍。

如美國著名反骨經濟學家Martin Armstrong所言,這些國家根本沒打算還過。但債務如此龐大,且已拖累實體經濟成長,那要怎樣賴掉呢?根據國際法,國與國之間一旦宣戰,所有條約就可一筆勾銷,其中包括債務!

難道這段期間的ISIS鬧劇,只是一場精心策劃好的大戲?目的在掩蓋更大的金融醜聞?

台灣遭美國老大哥的點名,將寶島列為「反恐聯盟」的成員。但同時間,硬是塞了約10億美元的軍售案,要我們生吞,不知意圖為何?難道要趁機搞個國際財富大轉移?

希望本島一頭熱的在臉書頭貼上放置法國旗幟時,也順便想一想,當黑道老大要你跟著拿槍時,他是在祝你三餐溫飽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