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鼓勵與場外指導的一線間

社會觀察
照片翻攝大會轉播。
照片翻攝大會轉播。

詹詠然與詹皓晴姐妹檔在美網女子雙打爭四強比賽碰上了大會第一種子辛吉絲以及米爾扎的組合。比賽進行到第二盤三小局結束,詹詠然肩膀不舒服叫了防護員。辛吉絲忍不住開始大聲抱怨了,對著裁判說:「They are having a conversation!」﹝他們在彼此對話 ﹞他們是指坐在場外觀戰的詹元良(詹家姐妹父親兼教練)以及場上的詹家姐妹。


根據職業網球協會比賽的規定,球員上場之後不得接受指導。與教練不得有任何聽得到或是看得到的溝通。

但是很多人都知道這一點很難做到。包括許多大牌的球員以及教練在內。

最近一次比較大的爭議,就是在今年溫布頓比賽期間,主要是喬克維奇的教練貝克受訪時承認他和喬帥間有特別的暗號,結果掀起一番熱議與討論,後來喬帥每場比賽都受到外界嚴格的檢視,甚至有媒體用欺騙這個字眼來形容喬帥的勝利。
對此,蠻牛納道爾的教練東尼(同時是他的叔叔)也有話說,他不只一次批評這個規則不夠人性,他認為教練不去適時鼓勵或提醒自己的球員是不可能的事。

問題什麼是愛的鼓勵什麼是場外指導,界限十分模糊。

就在辛吉絲抱怨之後,大會轉播出現了一個分割畫面,左邊是詹爸爸手嗚著嘴但看得出口中唸唸有詞的特寫,右邊是詹詠然在同時間不知說些什麼的畫面。這等於是鏡頭已經是去捕捉詹爸爸有好一陣子了,然後再去做分鏡處理。

說真的,網球比賽的場外指導頗為普遍,就看對方要不要舉發。沒被抓到就沒事,被舉證的話那麼就有罰則。

後來我才知道在辛吉絲發飆前她的印度搭檔米爾扎已經抱怨了好幾次。但是主審沒買帳,辛吉絲忍不住開腔。辛吉絲是得過大滿貫女子單打冠軍的名將,她要是開口份量自然不同。所以轉播單位特別會去注意。不過因為她不懂中文,所以沒有直接說詹父在指導,只說他們在對話,希望裁判能夠處理。

事實上,在前一天謝淑薇與詹詠然在美網混雙對決,賽後訪問時謝淑薇主動向媒體提到詹元良在場外指導,她用的是Coaching的字眼。我有問她妳確定嗎,謝淑薇很肯定地說,我懂中文呀。他喊得很大聲,而且好幾次,也很明目張膽。但是一來記者中沒有人在現場聽到,二來也沒有佐證,所以當下覺得不需要去大作文章。

但是這場比賽是在大會第二大場地舉行,不只到處都有攝影機,現場也裝滿了麥克風,我在記者室用大會提供耳機聽比賽,有時候球員間的對話都隱約聽得到,更不用說裁判的發言了。一開始沒有採信詹爸在場外指導的主審最後是對著詹家姊妹說,線審有來告訴我你們的確有在對話。不管對話內容是什麼,嚴格說起來就是違規。

我覺得東尼說的有些道理,當球員無助看著教練的時候,你難免會忍不住去鼓勵他,尤其當球員是自己親人的時候。但是如果不是適時鼓舞,而是養成習慣地,三不五十就喊要注意這個要注意那個的話,那麼就必須面對被指責的風險。

所以雖然主審最後沒有做出罰則,但是大會轉播的那個畫面已經是一個最有力的批判。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