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算盤

社會觀察

在確定馬習會之後,馬英九定調此行有四個東西,一定要講。分別是「中華民國、一中各表、憲法跟隔海分治」。

幕僚與對岸磋商,台辦人員表示為難!回問這四點過去從未有台灣領袖,在大陸領導人面前說過,怎麼可能讓馬總統在習近平面前直接說?我方幕僚堅持台辦上報,台辦回覆,果真如此,習近平主席將會講述「一個中國,兩岸同屬一中,兩岸一家親,反對台獨」。


馬英九的「四個堅持」,跟習近平的「四個主張」,原本就是馬習見面之後,各五分鐘的談話內容,沒想到11月7日當馬英九總統的專機抵達新加坡之後,陸方突然告知:「領導人理解台灣內部意見分歧,今天不會說這四個重點,不會有任何讓台方難堪的談話」。

馬英九知道之後,半信半疑,由於談話的時間是在習近平之後,萬一對方食言,還有時間反制,於是打定主意,兩套劇本,如果習近平真的沒有公開說「四主張」,我方也就不講「四堅持」。

最後結果證明,習近平不到五分鐘的談話內容中,真的沒有提到「一個中國,兩岸同屬一中,兩岸一家親與反對台獨」。於是馬英九在接下來的「媒體錄影談話中」,也就只講了「九二共識一個中國」,沒有後面的「各自表述」了。

當時外界並不知這個環節,所以無法理解為何馬英九在台灣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到了新加坡,卻變成「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其實,說與不說之間,背後,都有著盤算。

看待台海雙方領袖的會談,得分三個層次。

第一、公開會面,媒體可以拍攝的談話內容。
第二、閉門之後,雙方沒被聽到看到的談話內容。
第三、會議之後,雙方召開記者會的宣示與回答內容。

這三個層次,各自不同,如果要比較,就得先搞清楚,各個階段的不同。

1998年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與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上海和平飯店會晤之後,轉赴北京,見江澤民。在非媒體拍攝的私下會晤過程中,辜振甫說:「江先生,今後兩岸關係的發展要有所突破,大陸總要務實地面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

這句話說得一旁副總理錢其琛臉色鐵青,幾乎發作,但江澤民卻不見怒意,熱情的緊握辜振甫的雙手說:「辜先生,我們兩岸之間不要怕歧見,最重要的,是今後雙方要能繼續坐下來談」。

這段「辜老的直言」,這兩天被拿來跟這次馬習會的馬英九開場白做比較,一比之下,高下立判,許多論點批評馬總統連「一中各表」都沒說出口,大大不如辜振甫敢言。

然而,這樣的批評,是把辜振甫的「私下談話」,比較馬英九的「公開發言」,基本上,這是完全不同的層次。如果拿「私下」比「私下」,當天馬英九對著習近平的發言內容其實是:

「永續和平與繁榮」是兩岸關係發展之目標,而「九二共識」為達到此一目標之關鍵基礎。1992年8月1日我方國家統一委員會全體委員會議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的決議,內容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兩岸在1992年11月達成的「九二共識」,內容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其涵義可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這就是「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我方表示內容完全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臺」、與「臺灣獨立」,因為這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容許的。

當著習近平的面前,馬英九說了「一中各表」,說了「中華民國」,說了「憲法」,也說了「隔海分治」,馬英九說的內容,並未少於辜振甫,更別說辜是民間身份,馬是國家總統。

會晤結束,馬英九召開國際記者會,再度強調了這個部分。也就是說,出發前預定的「四個堅持」,除了公開談話的場合沒說之外,私下會晤,以及會後記者會的部分,他都說了。

在台灣,很多人希望總統跟習近平要求撤彈,雖然這牽涉了軍事部署的專業問題,撤與不撤,還有導彈瞄準的方向等等,都有被過度簡化的問題。儘管如此,中共武力威脅存在,台灣人的確感受不佳。

馬總統提了這個問題,習近平回答:「軍事部署是全面性的,並非針對台灣」。

這樣的回答,相信大部分台灣人不會接受。但如果你是馬英九,現場聽了這樣的話語之後,你會怎麼做呢?大聲抗議,甚至進行爭辯,並不困難。不過場面搞得難堪之後,晚宴還能不能繼續?往後還要不要交流?馬英九得做出選擇。

我常說:「兩岸問題是不是『零和遊戲』,台灣人得自己決」。

如果確定是零和遊戲,你死我活,那馬英九當天豈只要在一開始的公開談話中,就把四個堅持全部講出來,甚至還應該在直播過程,直接嗆聲要求撤武器!要求讓中華民國重回聯合國!只要習近平有一句回答聽了不滿意,立刻拍桌怒罵,起身走人。

關鍵就在於,究竟是去吵架?還是去交流?

要吵架其實不難,如果馬英九真的在鏡頭面前痛罵習近平,相信台灣有很多人聽了會很爽,不過聽了很爽之後,接下來之後的結果,又會是什麼?

結果就是回到兩岸敵對,互不往來,熱線取消,限縮民間交流。去一趟新加坡,見習近平,如果國人對馬英九的期待,只是給中共難看,甚至大聲抗議,吵完之後,各自翻臉回家,那見這個面,又有什麼意思?

當天會晤之後的記者會,馬總統拿出國旗桌牌,面對國際記者,大聲說出「中華民國」。如果這不叫「各表」,如果這不算中共接受台灣可以各表,那記者會後的晚宴,老早就被取消。

晚宴上習近平拿出茅台,馬總統拿出高粱,下午「面對面」的14人,變成「肩並肩」,把酒言歡。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先是舉杯敬了習近平一杯,隨後斟滿酒杯,對著習近平右邊的馬總統說:「來,總統,這杯我敬您」!

酒過三巡之後,馬習兩人談抗戰,談金門。馬總統感概自述:「我當了中華民國的總統七年了,今年我給一些參與抗戰的老兵,頒發抗戰紀念章,結果老兵接過紀念章之後,難過落淚,說:『總統啊,這紀念章如果早二十年發,該有多好,現在我的袍澤,都不在了』。談話至此,眼眶泛紅」。

隨後,馬總統提到台灣參與抗戰,談到美軍轟炸台灣,還說總統府也被嚴重炸毀過。這時習近平突然問:「你們那個總統府,就是日據時代的總督府嗎」?

談到這裡,「中華民國」與「總統」二字出現的次數,已經無法計算。更別說馬總統還提到「陳水扁總統」、「李登輝總統」。這樣的晚宴,過去六十六年,無法想像,但2015年的11月7日,卻在新加坡,真實的發生。

晚宴結束之後,馬總統驅車密會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兩個小時,神秘消失,總統沒有交代。事後媒體起疑,直接詢問,他都只願意回答:「感謝尊重星方的安排」。

專機起飛之後,李顯龍PO臉書,稱馬英九為「總統」。公告世界台灣的總統,剛剛與他喝茶,老友相聚。比起上次李光耀喪禮的偷偷摸摸,台灣的馬總統,在新加坡,不知不覺,光明正大。

這種明明可以說,卻顧慮著對方,不願給對方添麻煩的「零意外外交堅持」,是我所見馬英九多年來的外交習慣。上任後多次過境美國,他進飯店足不出戶,沒有任何戶外行程。美方覺得奇怪,詢問是否希望外出曝光?總統婉拒,不需勞動,沒有意外。

這是馬英九口中常說的「Surprise Free」(零意外)的自我克制,甚至是「自我設限」的行為模式,獲得美方的高度肯定。不爭取的結果,反而使得美方一次又一次的,主動幫馬總統「禮遇升高」。

面對兩岸分治以來第一次的領導人會面,我眼中的馬英九,仍舊是那個馬英九。該說的得說,該讓的他讓。坦白說,我也期待馬總統能在「公開談話」時,就直接說出「一中各表」,但他沒說,所以我才會後提問,提問當時,我並不知道,習近平主動願意退讓「四主張」,所以馬總統決定,他也不說「四堅持」。

民進黨的朋友說,將來等蔡英文當上總統之後,會直挺站著,跟習近平會談,不會像馬英九一樣,用跪著談。這些話等到明年蔡英文真的勝選之後,都將一一回頭檢視在蔡英文的身上。別的不說,光是如果民進黨不願接受「九二共識」,還有沒有「蔡習會」?都很難說。

馬英九選擇一個讓習近平最不「難堪」的方式,去與對岸領導人會面,為的,是在幫台灣爭取最大的利益?還是外界所指的賣台暖身操?眼前也許看不清楚,未來歷史將有評價。

至於當天媒體退出之後,馬英九到底有沒有真的說出「中華民國、一中各表、憲法跟隔海分治」等四個主張?府方其實有錄音,將來一翻兩瞪眼,現在懷疑的人,將是自尋難堪。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