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記者:我接種了「衛星五號」疫苗

Sergey Satanovskiy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俄羅斯將在12月中前展開大規模新冠疫苗接種。該國總統普京周三(12月2日)已向政府下達了相關指示。根據計劃,醫生和教師將是第一批接種疫苗的人員。與此同時,今年夏天剛剛登記的疫苗“衛星五號”(Sputnik V)的進一步測試將同步進行。德國之聲駐俄羅斯記者Sergei Satanovski也參加了負責開發疫苗的莫斯科加馬列亞流行病與微生物學國家研究中心的疫苗測試,詳細記錄了他的親身經歷。

登記參與疫苗測試

早在今年9月,網上就出現廣告:“成為新冠疫苗的志願者”。當時關於“衛星五號”疫苗的信息少之又少,而俄羅斯的新增感染人數並不驚人。

11月底時情況出現轉變,新增感染數字急劇上升。在看到朋友因新冠肺炎重病在家受到隔離後,我下定決心冒險參加疫苗接種試驗。

在網上輸入關鍵字“新冠疫苗接種”後,我點進了莫斯科政府的網站。志願者必須先填寫一份表格,問題包括是否曾經罹患新冠肺炎,過去兩周有沒有與感染者接觸,是否患有慢性疾病等。衛生部門表示,同一個季度內已經感染過新冠肺炎的患者不能施打疫苗。大約在填寫表格一周後,我接到電話通知,要求我前往綜合診所接受初步體檢。

醫院的檢查

我前往莫斯科的沙特凱維奇醫院(Schadkewitsch)接受檢查。到了醫院後才聽說這家醫院的主治醫師就是知名醫師兼電視節目主持人米亞斯尼科夫(Alexander Mjasnikow)。他是國家電視台著名主持人弗拉基米爾(Wladimir Solowjow)的友人,而弗拉基米爾被視為是俄羅斯宣傳機器的一部分。疫情初期,弗拉基米爾曾經聲稱,俄羅斯人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為零”。我突然間感到不安,但此時打退堂鼓為時已晚。

體檢前一名女醫師詢問我過去服用過哪些藥物,是否患有過敏或接受過手術。我不得不打電話給父母,確認五歲時接受的是什麼手術。醫師在問診時還交給我一份16頁的信息手冊並口頭解釋了內容。

手冊內容包含“衛星五號”疫苗的研究目標、有效性、免疫原性、安全性等。上頭寫道,該疫苗在臨床試驗前已在敘利亞倉鼠和豚鼠等動物身上做過測試,動物實驗證實“衛星五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而針對志願者的測試則是確認其安全性。

給志願者的保險單

參與此次試驗的志願者將有4萬人:3萬人被接種疫苗,另外1萬人則施打安慰劑。第一次接種的21天後,志願者必須前往醫院接種第二部分疫苗。志願者還必須在應用程序“Check Covid-19”中記錄身體反應。除此之外並無其他要求。

醫生還建議我參加另一項研究,因為主要研究中不包括免疫原性的血液測試,而是在另一項研究中分開進行。國家會支付給每一名志願者8500盧布(約93歐元)。參與測試只需被抽95毫升的血,我便同意了。

醫生還對我說:“雖然試驗是安全的,但整體試驗期間您都能獲得一份特殊保險。”保單裡寫道,若被保險人死亡,受益人(我填的是父母)將能獲得200萬盧布(約22000歐);若實驗導致殘疾則依據輕重程度獲得50萬至150萬盧布不等(約5500至16500歐)的保險金;健康情況惡化但不致殘疾者則獲得約30萬。問診結束後,我簽下了志願書並前往體檢。我接受了HIV、梅毒、丙肝、乙肝、新冠病毒(PCR和抗體測試)以及尿液中藥物殘留的檢測。檢查結果正常,我獲得參與試驗的資格。

特殊冰箱中存放的疫苗

體檢結果只有一周的有效期,所以我在七日後接受了疫苗接種。醫院裡貼著指示標志,指引志願者前往指定部門,裡頭有一個接待櫃台和四間房間,分別作為疫苗接種室、醫師辦公室、檢查室和休息室。

上午10點時有兩名志願者抵達現場,除了我還有一名年約30的女性。我向醫師報到後先去抽血測試抗體,連續被抽了好幾次血。接著在一間只擺放了幾張椅子、一張醫療桌和兩台冰箱的小房間被接種了疫苗。冰箱是俄羅斯國產品牌“Pozis”,一台要價約15萬盧布(1.6萬歐),以負28度的溫度中儲存疫苗。

醫生在我的左肩打了一針,毫無痛感。之後我在休息室內待了半小時。聽說一些病患在打針後血壓會下降,但我的血壓維持正常。我收到了一張參加證書。回家前醫護人員告知我,如果體溫升高只要服用撲熱息痛(Paracetamol)即可。我還被交待在未來三個月內不要嘗試“造人”,因為暫時還不清楚疫苗對精子的影響。

發冷和發燒

接種疫苗後我才在報章上讀到,一些志願者在接種疫苗(或安慰劑)的當晚及隔日出現發燒以及肌肉酸痛的症狀。當天晚上7點左右下班時,我感覺到頭疼、輕微的發冷和暈眩。我不排除這是自己在看了許多相關報道後的心理作用作祟。

但到了深夜,我很肯定自己的身體正對疫苗做出反應。我的體溫升至38.6度,上回瑜伽課造成的肌肉酸痛加劇。雖然身體感覺不適,但我也暗自慶幸自己被接種的極有可能是疫苗而非安慰劑。我服用了退燒止痛藥,在電子日記中記錄了症狀後才就寢。隔天我的體溫約為37度,第三天所有的副作用都消失無蹤。

三周後我前往醫院接受第二次疫苗接種,大約42日後身體就會產生抗體。至於抗體是否能有效抑制病毒,暫時還是未知數。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Sergey Satanovski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