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CN Talk 2022】無畏造謠者的威脅 查核組織採取行動來反制騷擾和政治威脅

·6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何蕙安/報導

因為查核工作的獨特性,加上社群平台加大與查核組織合作對抗錯誤資訊,事實查核組織與記者們在各自國家面對不同程度的網路騷擾、霸凌與攻擊;從惡毒的電子郵件或訊息、勞神傷財的法律訴訟,也有人面臨死亡威脅。

為了喚起各界對於事實查核工作者所面臨的騷擾的重視,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FCN)在4月5日舉行國際事實查核日IFCN Talk第二場座談,邀請菲律賓查核組織《VeraFiles》、法國《Scinece Feedback》與迦納查核組織《GhanaFact》的創辦人,分享他們面臨的挑戰。

這些組織有些因為拆穿政治人物的不實言論,或擋到藉著疫情錯誤資訊獲利的不肖人士的發財之路,面臨攻擊。查核記者們強調,查核工作都是遵守嚴謹與公開透明的方法學,如果有犯錯也很願意回應與修改;遺憾的是,攻擊者很少提出證據要求更正,多數都是不理性的攻擊謾罵,威脅與恐嚇如影隨形。

2021年7月,IFCN成立「反制騷擾工作小組」,透過提供法律訴訟基金、支持訴訟等方式,來支持與保護查核記者。

「攻擊只會讓我們更強大。」正在對抗來自政府當局攻擊的菲律賓查核組織《Vera Files》共同創辦人兼總裁艾倫.托德西利亞絲(Ellen Tordesillas)在座談上表示,「這些攻擊只會讓我們對我們的查核工作更加很小心,確保不要給他們理由來攻擊我們。」

圖1:菲律賓查核組織《Vera Files》共同創辦人兼總裁艾倫.托德西利亞絲(Ellen Tordesillas)/托德西利亞絲提供

菲律賓查核組織對抗政府當局的攻擊

托德西利亞絲還記得很清楚警察上門的那天,一群便衣警察闖進《Vera Files》的辦公室,宣稱他們是要進行一場例行的背景調查。

「你不會只為了背景調查就闖進辦公室。這是一個恐嚇。」托德西利亞絲在IFCN座談回憶《Vera Files》被騷擾的情況,政府釋出的警告對他們來說再清楚不過。為了這一類的情況,《Vera Files》定期為記者培訓,讓記者們了解自己的法律權利,以及在公開場所在逮補時應該要如何反應。

在菲律賓專制政府之下,守護新聞自由與事實查核是一大挑戰。與2021年底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的菲律賓調查新聞組織《Rappler》創辦人瑪莉亞.瑞薩(Maria Ressa)相似,托德西利亞絲在2008年與其他五位女記者成立菲律賓獨立媒體組織《Vera Files》,並在2016年發布事實查核項目。「Vera」是拉丁文的「真實」之義。

Vera Files》在過去幾年揭露與查核菲律賓政府的違法事件、選舉相關暴力與非法處決毒販的事件,讓《Vera Files》成為當局的眼中釘,還被政府列為是與國外勢力協同行動的單位。

「我們被大量的仇恨郵件與極為惡毒的社群貼文所攻擊。」托德西利亞絲表示,所有《Vera Files》所經歷的騷擾,根源都是來自總統杜特蒂;杜特蒂的辦公室甚至公開她個人的名字與照片,使得她遭受大量網路攻擊。

圖2:推特帳戶Uuited DDS (Devoted Duterte Supporters,團結忠誠杜特蒂支持者),指控托德西利亞絲是恐怖份子,計畫密謀一個推翻政府的陰謀。在一則推文中,該帳號指出,「所以我們未來看到她本人的時候要怎麼做?」暗示支持者採取行動/擷自推特

法國科學類查核組織疲於應對法律訴訟

創辦科學查核組織《Science Feedback》的法國氣候科學家艾曼紐.文森(Emmanuel Vincent)面臨的騷擾,則是來自對查核報告不滿的讀者與內容創造者。


圖3:科學查核組織《Science Feedback》的法國科學家艾曼紐.文森(Emmanuel Vincent)/擷自座談影片

《Science Feedback》主要是與科學家與研究者社群合作,專注發布關於氣候變遷與健康議題相關的查核報告。特別是在新冠期間,一些人士透過散播新冠病毒與疫苗有毒的錯誤資訊,來販賣替代療法或健康食品,拆穿這些謊言的《Science Feedback》成為其眼中釘。

「你會被燒死。記好我的話。」——這是《Science Feedback》收到的其中一封騷擾郵件的其中一段話。文森說,他的團隊試著不要隨之起舞、避免給予攻擊者太多關注,但是常常不時有死亡威脅。

一些較有權勢的人士則企圖以法律訴訟挑戰文森的團隊。一些知名的反疫苗人士威脅要告《Science Feedback》,也有一些人真的提起告訴:《Science Feedback》正在進行兩個法律訴訟,一個來自知名的反疫苗組織「兒童健康防衛」(Children's Health Defense),另一個是電視名人約翰.斯托賽爾(John Stossel)。

斯托賽爾不滿臉書根據《Science Feedback》的查核報告,將其臉書貼文的案子標註為錯誤,向臉書與《Science Feedback》求償200萬美元

文森透露,《Science Feedback》組織迄今在斯托賽爾案的法律工作上,已花費超過10萬美元(約新台幣289萬元),「就算他們贏不了,他們還是會消耗我們的資源、時間與金錢。」

IFCN成立反制威脅騷擾的工作小組

事實查核組織遭遇的騷擾與攻擊並非單一現象。英國事實查核組織《Full Fact》2020年的研究報告指出,包括希臘《Ellinika Hoaxes》、南非《Africa Check》、菲律賓《Rappler》、巴西《Aos Fatos》與《Agencia Lupa》、英國《Full Fact》、土耳其《Teyit》等的查核組織,都面臨不同程度的騷擾。

為了應對此一挑戰,IFCN在2021年7月成立反制威脅騷擾的工作小組,每月討論IFCN查核組織受到威脅的事件,協助提供諮詢,並做出決議,建議IFCN應採取的行動。

IFCN總監貝巴爾.歐塞克(Baybars Örsek)當時表示,在2020年8月至2021年7月期間,共有超過30家查核組織表示曾經受到來自政治人物、或社群平台內容發布者或用戶等的騷擾與威脅;當中許多是因為查核組織與科技平台合作對抗假訊息時,這些人的發文或言論被評比與標示含有錯誤資訊。

推薦閱讀

【Full Fact研究】謠言查不完 網路攻擊吹又生 全球事實查核組織挑戰多, 2020/12/30

【哈佛言論自由講座】2021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瑞薩:沒有事實、真相與信任,就沒有民主, 2021/12/09

參考資料

Seth Smalley, Fact-checkers around the world share their experiences with harassment, Poynter, 2022/04/06

Baybars Örsek, IFCN launches working group to address harassment against fact-checkers, Poynter, 2021/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