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I落座冰島:電競即將佔領「世界上最後一塊淨土」

·11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競核」(ID:Coreesports),作者:張翌楠,36氪經授權發佈。

是拳頭選擇冰島,還是冰島選擇MSI?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原本形容我國北方地區的詩句,竟也可以形容與我國直線距離7694.9公里的另一個北國 — 冰島。位於大西洋和北冰洋交匯處的冰島,有八分之一的國土被冰川覆蓋。正如它的名字一樣,給人一種飄渺陰鬱的感受。就是這樣一個處於北極圈邊緣的國家,共有1030萬居民。其中30萬本地原住民,以及1000萬微信雲住民。這裡或許是很多人夢想中的旅行聖地,但事實上冰島並不是一個宜居的地方。暫不說惡劣且多變的氣候,冰島人的生活也遠比想像中更寡淡。這是一種已經不能單用無聊來形容的寡淡生活。特殊的地形導致無法修建地鐵和鐵路,出行只能依靠公交車、自行車或選擇步行。除卻電和溫泉,其他一切都需要依賴進口。連匯聚了全國三分之二人口的首都雷克雅未克竟也找不到一家星巴克或者麥當勞。美國人曾用「富裕的清教徒」來形容冰島人,或許上 帝就是為了彌補他們忍受這種清苦的生活,才把冰島這塊仙境作為應許之地賜予他們。獨立於世的冰島,被稱為「世界最後一片淨土」,對於大多數從未去過的人來說,顯得尤其神秘。但這種神秘,今年將會因為拳頭把2021季中賽搬到首都雷克雅未克而打破。3月2日的凌晨,英雄聯盟官方宣佈季中賽將於5月6日至5月22日在冰島舉辦。這一次拳頭把地圖畫的更遠了,繼北美、亞洲、歐洲之後,來到了北歐。

北歐電競人才圈

季中賽首次來到北歐,但電競對北歐來說早已是常客。許多明星電競選手就來自於北歐地區。比如來自芬蘭的DOTA2選手Topson和Jerax。在TI8奪冠後,獲得了芬蘭女王和總統的接見,同樣作為芬蘭星際爭霸2選手的Serral在19年芬蘭獨立日宴會上也得到了總統的接見。而Topson和Jerax的隊友Notail則來自離芬蘭不遠的丹麥,我們所熟知的G2中單選手Caps和老隊友Wunder都來自丹麥。北歐人在電競場上確實不容忽視,11個DOTA2 Major中,北歐人就拿下了8個。有網友在Reddit上發了一張地圖,並表示「拿過CSGO Major 的世界冠軍有一半出自這裡。」圖中被圈起來的地方正是北歐。其中最誇張的一次是14屆Major,參賽的70位來自全世界的選手有36位就來自這個圈。

或許大家以為芬蘭總統接見電競選手已是最高規格。但,北歐小國對電競的野心遠不止如此。早在2017年,芬蘭就認定電競選手為運動員,給予稅收優待、放寬兵役等政策。類似政策在被稱為「電競宗主國」的韓國,直到去年才開始施行。其實不只芬蘭,整個北歐政府都相當重視。近年來,丹麥政府還有意將電子競技發展為國家戰略之一。丹麥國防部人力機構少校Anders Bech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電競玩家擁有能在充滿壓力環境下保持冷靜的特質,也比其它年輕人反應更快、決策更迅速。還有良好的團隊合作技巧和方向感,以及強大的想像力。」值得一提的是,這並非空口之談。丹麥知名電競俱樂部Astralis(簡稱A隊)就參與到了徵兵測試中,結果顯示他們的反應力、手眼協調能力都遠超常人。丹麥國防部認為電競玩家很有潛力成為優秀的飛行員、飛行指揮官和雷達操作員。基於此,在2017年特別招募遊戲玩家時,獲得的申請數是以往兩倍。這使得他們迅速找到了合適的申請人,並執行了一項困難的飛行計畫。同樣,丹麥首相Lars Løkke Rasmussen也曾公開發表過他對電競行業的看法。他表示,自己完全支持電子競行業的發展。 「 據我所知,有不少年輕人已參與到遊戲活動中。據統計數據,96%丹麥男孩都會在一週內至少玩兩次遊戲,雖然他們的父母可能會對此感到不解。」Lars Løkke Rasmussen在一次哥本哈根舉行的CSGO系列賽中他說道。他強調,目前遊戲已經進入廣大青少年生活中,只要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和營養攝入,適當玩遊戲並不會影響孩子們的身心健康。瑞典作為芬蘭和丹麥的鄰國,自然也不甘落後。實際上,瑞典從上世紀90年代起,國家就頒布了補貼政策,鼓勵國民購買個人電腦、要求國家開設計算機課程。在配套的硬件上也是早早起步,瑞典電競外設品牌QPAD創立於1994年。至今仍然活躍的瑞典電競戰隊NiP則是成立於2000年。因此,在21世紀初,瑞典對於電子競技的認知可以說遠遠領先全世界。2010年上海世博會上,瑞典國家館舉辦了兩項極富特色的活動。一項是瑞典公主的皇家婚禮慶典,而另一個就是電競比賽,在當時電競已經被瑞典看成了國家文化之一。相比之下,當時中國對電子競技的概念還很模糊。在北歐當電競選手,不僅能得到父母支持,甚至還會得到爺爺奶奶的支持。因為他們可能也是職業選手哦。

瑞典和芬蘭均成立過平均年齡超過71歲的老年電競戰隊

讀到這裡,相信大家對於為什麼丹麥等北歐國家會成為電競強國的原因已經有所瞭解。天寒地凍、晝短夜長,對於生活休閒且枯燥的北歐人民來說,有時候只能在室內活動。電子競技作為室內運動,有趣程度可想而知。

面臨經濟轉型的冰島

硬條件和環境跟上,軟條件也不能落後。2014年,全球互聯網普及率前四名分別是丹麥、韓國、瑞典、冰島。前三位已然成為電競強國。2016年,冰島就以98%的互聯網普及率成為第一。如今,冰島的互聯網普及率已達100%。參考國家統計局在2月28日發佈的《2020年國明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我國上網人數為9.89億,互聯網普及率為70.4%。冰島能否成為繼丹麥、芬蘭、瑞典之後的另一個北歐電競強國?從細節來看,筆者認為,以此次MSI為契機,冰島開始有向電競強國轉型發展的跡象。回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冰島剛剛宣佈脫離丹麥,成立新的主權國家,島上的貿易中心雷克雅未克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冰島首府。上世紀70年代以前,漁業是冰島的經濟支柱產業,一度佔到國民經濟的90%,曾還與英國爆發過著名的鱈魚戰爭。幾次與英國交鋒都以冰島大獲全勝收場,這徹底體現了智慧與膽量並存的冰島人對於政治時機的把握。不過冰島人並不認為漁業是長久的發展之道。來到90年代,冰島加入了歐洲經濟區。產業結構也從漁業轉變得更多元化,一躍成為了世界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之一。隨著全球經濟高漲,冰島又嘗試轉型金融產業,出台了不少寬鬆的投資政策。不過,08年金融危機突襲,冰島無法獨善其身。三大國有銀行在一夜之間破產,股市下跌95%,貨幣開始貶值,政府幾乎破產。所幸政府頂住壓力,最終耗時5年從金融危機中走出。也正是這個時候,冰島開始思考新的國民支柱產業。陰差陽錯中,冰島旅遊業突然興起。2010年4月14日,冰島埃亞菲亞德拉火山噴發,火山灰瀰漫在北歐大陸的上空。這一奇觀引來全世界各地記者爭相報導。

當觀眾坐在電視前面看記者們唸著拗口的Eyjafjallajokull(埃亞菲亞德拉),全世界第一次透過鏡頭窺見冰島這座極地島嶼美麗、神秘的面孔。至此,冰島一夜成為全世界人們心中的旅遊聖地。遊客數量每年都在不斷刷新,冰島外地遊客幾乎是本地居民人數7倍。旅遊業突然爆發,帶動了經濟復甦。2017年,冰島GDP為239.1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成為世界幸福指數最高的國家之一。但好景不長,旅遊業快速發展給冰島帶來不少混亂。和其它的景點一樣,在觀光遊客輪番折磨下,大多數景點都留下了旅客「到此一遊」的證據。有報導稱2016年冰島銷量最高的標牌竟然是「no human waste」,以此警告遊客不要隨地大小便。城區則是遭受了無法挽回的破壞,市中心許多具有紀念意義的古老建築被推倒,取而代之的是酒店、紀念品店等方便遊客的配套產業。更是被本地人自嘲為「北極圈工地」。旅遊業飛速崛起市場卻監管不力,這讓冰島人又回憶起了被金融危機支配著的恐懼。冰島變得滿目瘡痍,雖然收入有所上升,但伴隨而來的還有持續高漲的房價。冰島也成為全球生活成本指數最高的國家之一,年輕人買不起房,隨時面臨著被超高物價吞噬的壓力。人們逐漸開始反思旅遊業的興起是否是一件好事,恰逢疫情重創全球旅遊業,冰島人需要開始思考新的經濟支柱產業。跟當年韓國遭受金融危機時相似,冰島十分受限於人口和國土資源。當時韓國轉型大力發展娛樂業與電子競技,成功走出了金融危機,並且在此後的十多年裡,影響了全世界的娛樂產業與電競產業。或許今年舉辦MSI,正是這個國家經濟轉型的縮影。

一拍即合:冰島與拳頭

冰島上一次經濟轉型可以用陰差陽錯來形容,但這一次卻早有鋪墊。追溯至冷戰期間,一些美國軍隊在冰島首都駐留時,推動了當地不少產業發展。美軍吃喝玩樂參加文娛活動,對當地人影響深遠。為滿足這些需求,雷克雅未克開始發展新產業,如酒吧、餐飲,城市則開始投資體育以及文娛產業。雷克雅未克寓意為:「煙霧繚繞的海灣。」誰也無法料到,在這個貧瘠的海灣上,早在1964年就開始舉辦國際象棋公開賽。現在,行走在冰島國,你會發現連峽灣盡頭某個只通石子路的小村裡,都遍佈1:1全尺寸的足球場及室內籃球場。難能可貴的是,普通如工作員都擁有專業資質。除此之外,冰島全國上下不分男女老少都擁有極強的體育精神。2016年歐洲盃時,冰島有3萬球迷前去觀賽,這個數字約莫等於冰島國總人口10%。遠程宅家觀賽的人數,佔全國98.6%。或許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全民參與」。

想要在這塊體育沃土上移植電競,並非是一件難事。同時,今年MSI選址冰島,對於拳頭來說也具有重大的意義。拳頭電子競技全球負責人John Needham表示 「我們很高興在冰島這樣一個令人驚嘆的國家展示拳頭高水準的比賽。這能突顯出我們對電子競技的熱情無處不在,在全球每一個角落都能找到。」筆者期待在這塊被極光覆蓋的島嶼上,看到MSI歸來。至於冰島能否成為新的北歐電競強國,我們拭目以待。正如宣傳語所說「決戰極地,誰將破冰而出?」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