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廖曉佩】赫爾辛基平實的跨年夜

Aalto大學學生大使
全球話視野

作者為Aalto大學學生大使

赫爾辛基跨年煙火。圖/廖曉佩
赫爾辛基跨年煙火。圖/廖曉佩

2018年最後一天,跨年前夕的下午三點,黑夜已經籠罩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迫不急待地,城市各處的煙火此起彼落地閃爍夜空。赫爾辛基市府在市中心知名的參議院廣場舉辦跨年晚會。當我在晚間十一點不疾不徐地抵達現場,雖然有人潮,但依然可以輕易地走到舞台正前方搖滾區。以芬蘭人不喜歡和陌生人近距離接觸的習慣,每個人都有隨著音樂舞動也不會碰到旁人的舒適空間。

剛到時,舞台上沒有動靜。奇怪?做劇場這麼多年來,直覺地想到是不是什麼地方出包?跨年晚會怎麼會有好幾分鐘的冷場?結果是舞台上的搖滾樂團正在逐一點亮環繞著爵士鼓的十數隻火把,沒有主持人串場,沒有過場音樂,音響一片寂靜。人群耐心地等待著火苗就緒,數分鐘後總算點畢。接著,吉他手背著五根火把登場,女主唱穿著厚重的冬衣,演出接續。

對於這種非常徐緩的跨年晚會節奏,完全透露出芬蘭特色,冷靜平緩。很多芬蘭人熱愛的傳統,在台灣人眼中應該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舉例而言,幾週前的十二月六日是芬蘭獨立紀念日,其傳統就是總統伉儷在其官邸接待各國嘉賓。電視節目現場轉播長達大約一個半小時的握手禮,嘉賓一一列隊在官邸入口和總統與其夫人握手。鏡頭基本上沒什麼變化,紅毯上都是政治人物和各國大使。連我二十多歲的室友都看得津津有味,他們說重點在看服裝。這不是電影明星登上紅毯時才能凝聚的焦點嗎?然而這樣的轉播每年芬蘭獨立紀念日如一,始終大受歡迎。我看了一分鐘就覺得非常無聊,再看下去應該會睡著。因為政治人物不太可能有什麼令人驚奇的服裝打扮,頂多各國大使穿著自己國家的特色服裝。值得一提的是總統夫人穿著以芬蘭當地白樺為材料製成的永續禮服,由Aalto大學研發設計。

深夜的一場白雪增添北歐冬夜的氛圍。圖/廖曉佩
深夜的一場白雪增添北歐冬夜的氛圍。圖/廖曉佩

當晚氣溫回暖,大約正1-2度,地上的積雪都融化了。十一點多,突然下起一陣綿密的白雪,雪花在光束中飛舞。氣溫不夠冷,碰到人體沒多久就開始融化。以十二月來說,難得溫度回升到零度以上。

每年台灣的跨年晚會,藝人輪番上陣表演。經常出現的新聞重點都是即便寒流來襲,溫度下探,女藝人的服裝依然勁爆無比,被評為敬業。昨晚看完赫爾辛基的晚會,連著三個芬蘭女歌手,她們的服裝在台灣的標準下應該是超級不敬業。從頭包到腳,穿得不比台下觀眾少。跟性感完全擦不上任何邊,但表演十足精彩。 

終於,準備倒數進到2019年,群眾很興奮地一起喊芬蘭文的10, 9, 8, 7, 6, 5, 4, 3, 2, 1Kymmenen, yhdeksän, kahdesksan, seitsemän, kuusi, viisi, neljä, kolme, kaksi, yksi)再度展現芬蘭平緩的節奏,數字一到十念起來都至少兩個三個音節。相較之下,中文簡潔有力,一到十都是單音節。像我這種芬蘭文剛入門,發音遲緩,念完一個數字絕對超過一秒。莫名想到在台灣,父母常警告地對著小孩喊三、二、一,用芬蘭文念起來威嚴度跟威脅度都掛零!

午夜一到,白教堂前方的跨年煙火綻放。這是我第二次在赫爾辛基看到重大慶典的煙火,第一次是去年十二月六日芬蘭獨立一百週年紀念日。相較於臺灣的奢華煙火規模,芬蘭的煙火算是清粥小菜,任何一個台灣遊樂園的開幕煙火可能都還比較精彩。終究是平實的芬蘭風格,不爭奇鬥豔。

更多論壇文章
李遠哲反對的 從來沒有錯過
蔡總統力抗中國 自家人別再扯後腿
不想當長官的台鐵長官
敗選檢討不知所云 民進黨2020難樂觀
「一國兩制」不是兩岸困局的萬靈丹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