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林濁水】蔡、馬總統過招 不見大開大闔 只見九彎十八拐

政事觀察站
資料照片:中央社
資料照片:中央社

軍改案通過了,蔡總統開記者會劈頭說,兩年多前討論國政交接時,馬總統特別提到他沒辦法完成的年金改革問題。

接著補上一句,馬總統任內說絶不會把年金改革問題留給下一任總統。而「我就是他口中所說的下一任總統」。

蔡總統說,她沒有任何指責的意思。

她說:「這兩年來的風風雨雨,讓我可以深刻體會他當年猶豫的原因,但在這個歷史時刻,身為國家元首,除了承擔,沒有其他的選擇。」

的確,從這段話中流露出來的一點也不是指責的口氣,這段刻意的話要凸出的不是指責而是高度的消遣和奚落,奚落遇到困難時馬總統只會「猶豫」,而她會勇於「承擔」。

馬總統特別向她提到沒辦法完成的年金改革,顯然相當自責而且對蔡總統充滿期待,若不是出於這樣的誠懇,否則他沒有必要向蔡總統提這一句。馬總統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誠懇的一句話,如今會被拿來當做消遣和奚落自己的依據。被消遣後馬總統先感嘆「已經習慣了」,接著發表聲明説,蔡政府通過的年改版本與馬政府版本不同,蔡政府年改挑起的階級對立,卻還要「責任歸咎於前朝」,令人遺憾。

固然,蔡總統消遣得怪怪的,但是馬的聲明也是怪怪的,而且還很不高明。

首先,既然年改案已經完成了,就只會有奚落而不會有「責任歸咎於前朝」的問題。

其次,馬辦強調兩個版本不同。那麼什麼地方不同?豈不是蔡版改革的幅度大,馬版小?這樣,問題就來了:

幅度小的版本馬都推不動,幅度大的版本蔡卻推過關了,馬強調版本的不同,豈不是在強調蔡總統對馬「猶豫」沒有「承擔」的消遣並不過分?

第三,馬總統和關中推年改時就是被反年改的人戴上挑起階級對立的大帽子,當時我還為關中大大辯護,不料今天馬辦居然這麼順手的就拿同樣一頂大帽往蔡總統頭上戴,動作這樣突兀,使我懷疑難道我當時稱贊馬總統和關中是出於誤會一場?馬總統年改根本玩假的?如果玩假的,又要怎麼解釋關中既頭破血流還憤而辭官這一回事?難道是雖然關中玩真的,而馬總統卻是玩假的?

無論如何,要說馬總統和關中玩假的,直到現在我還是說不出口,而且對關中的佩服,到現在也沒有任何改變。

總統忘了國會的關鍵性角色

當時改革失敗並不是蔡總統消遣的,馬總統「猶豫」沒有「承擔」,而是馬總統沒有能力壓得下佔國會多數的國民黨立委,至於為什麼壓不住?那是選舉時軍公教是國民黨立委的鐵票部隊,所以國民黨立委一個個死命抵制年改;然而蔡總統上台後,面對的國會多數,已經不是國民黨立委,而是比總統更勇於改革的民進黨立委。這一個根本的不同才決定了年改案勢必在蔡總統手中才可能推得動。因此蔡總統如果要消遣的話,對象應該是國民黨的立法委員,至於對馬總統,與其消遣他,不如同情他;如果還是非要消遣馬總統也應該消遣他為什麼擁有的黨籍立委那麼的不一様才精準。

事實上,馬總統當個被同情的總統已經夠難堪,也夠墊高蔡總統的了。

馬總統推動年改遇到真正最嚴重的困難國會的杯葛,蔡總統談年改時卻完全跳過國會這一個關鍵。只是跳開這個最令馬總統痛苦的關鍵,蔡總統怎可以説她當了總統後完全體會到了馬總統遇到的風風雨雨?

如果沒有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國會,實在很難想像蔡總統年改方案要怎樣通過,然而可能就是因為蔡總統忽略了國會的不同是年改案成敗的關鍵,所以軍公教年改案通過後,她才大大地感謝人民的支持,也感謝多數基本上不支持年改的軍公教,但是偏偏漏掉了讓她年改過程中奮戰不懈的綠營國會議員。事實上民進黨立委甚至把總統府年改會的案子改得更符合多數民眾的期待,否則現在民眾對總統在年改上的評價從過程中的一些民調看來,民眾的滿意度肯定比現還要低得非常多。

總統除了對國會的態度可以大方些之外,如果要展現領導人的風範,不只大可不必奚落馬總統,反而還可以適度的肯定馬總統和及和馬總統一齊對抗國民黨國會黨團的關中。

蔡總統何妨向馬總統展現國家領導人的氣度?

馬總統和關中的年改雖然受到反改革人和國民黨立反撲而功敗垂成,但是在關中長期的奮戰中,大幅提高了社會對年金破產的危機感,並且形塑了社會支持改革的強大共識,貢獻實在功不可沒。

關中為了改革不惜公開嚴厲譴責主導通過92年版退休法的考試院高官「他們當時做得太過分了」,這一句是蔡總統和年改會從頭到尾都不肯說的。這樣拚命的關中,最後雖然犧牲去職,但是反改革力量也付出了巨大代價,關中發動、型塑的改革的主流價值一旦確立,反改革的國民黨立委在選舉付出代價已成定局;同時,由於關中的努力,使得蔡總統還沒有就職,就有高達7成支持改革的民意在那邊等著要當蔡總統推動改革的後盾了,既然是這樣,如今給關中和馬總統適當的肯定豈不是比消遣奚落更漂亮,更展現格局,更重要的也更符合蔡總統在上台前後一再強調的「大和解」的精神?

然而蔡總統的選擇的是,很不簡單地在短短幾句話中,以九彎十八拐的路跳過許多事實來消遣馬總統,蔡總統這樣做實在太可惜了。

法案通過後「我們不會掉下懸崖」,真的嗎?

最後,總統說法案通過後「我們不會掉下懸崖」,她說未來「年金破產」將成歷史名詞「我們不會掉下懸崖」 ,蔡總統要用這句話振奮人心,不料,隨後總統府年改會副召集人林萬億卻愕頭愕腦地說出了真相:軍公教年改完成後,軍公教退撫基金將在一個世代30年沒有破產危機。

這豈不是說,總統的年改只保障現在當權的一代,在30年內「我們」不會掉下懸崖;但是30年後下一代要退休時,破産的「懸崖」就在他們面前?

林萬億說了誠實話,副總統陳建仁緊接重複了總統的話說,我們的軍公教人員,從今以後再也沒有後顧之憂,真的嗎?副總統顯然忘記了去年公教年改案通過時,他是這樣講的:「可以將教育人員退撫基金的基金用罄年限,延後至一百卅八年。」這話的意思豈不是和林萬億講的一模一樣?

年改案總統滿意極了,但是民眾的評價呢?兩年來,眾家民調不斷重複公開的是以下一些冰冷的數據:

1,兩年間,民眾對年改高支持度,低滿意度的現象一直維持不變。

從關中當考試院長的後期開始到現在,民眾對年改支持度一直都有7成,但是滿意度卻大抵只有3成多或4成多。例如今年5月,TVBS公布的調查是3成多,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是4成多。支持度滿意度落差這麼巨大,無非是因為政府年改革幅度距離民眾的期待太遠;更表示蔡總統說她推動改革所以民調低,是對民意的的誤解。假使真的像她說的,只要推動改革,民意就會不滿,那麼多數民意對年改支持度一開始就要既不支持也不滿意才對,不可能是高支持度低滿意度。

2,20~29歲的民眾強烈疏離於藍綠兩黨。

國民黨所謂年改不能溯及既往,是站在目前退休沒多久和快要退休的老一世代的利益說話;而民進黨如今的漸進改革方案,站的立場則是現在當權的資深公教世代的利益——副總統去年說會保護一個世代30年沒有破產危機就是這個意思的清楚表白。

年改會為了要保護當權的世代,用了兩個關鍵手段:

a,用天文數字國庫公款填補當權一代公教繳少領多造成的虧空,美其名是年改撙節撥補退撫基金,這個撥補,不包括軍改,單單公教方面就要動用國庫高達1兆4千億!

b,讓年輕一代多繳少領,以便讓當權的一代可以少繳多領。

這樣的年改,公教退休所得替代率最高的,足足比OECD國家最高平均值的58%多了10%,達到了68%;而軍改後其待遇的優厚同樣遠遠超過西方先進國家。

由於年改方案強烈呈現了世代剝奪精神,無論他的手段或目的,在在都引起年輕一代強烈的危機感和反彈。因此,年輕人幾近狂熱地形成支持柯P的白色力量,並強烈地疏離藍綠兩黨實在沒有什麼好責怪的。

儘管軍公教年改內容問題還是多多,距離民眾期待還有相當距離,民調的滿意度因此不高;但是年改畢竟已經是總統上台後各項政策中數一數二受到肯定的了,因此蔡總統才會開記者會大大宣揚,並據以對馬總統出招,只是兩位總統過招,大人物出手,卻不見什麼大開大闔,只見九彎十八拐,這就真是遺憾了。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駐韓美軍撤離—言之過早
侯友宜讓娘家定義改變了
環保的幹話、寶島的戀歌
姚文智敗選 蔡英文下臺
誰是下一個年金被改革的對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