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冠安】民進黨立委醉了嗎?防治酒駕要靠立法而不是當志工

國政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政事觀察站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國政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日前內閣改組,民進黨立法委員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接任行政院發言人一職。然而風光不久,這位本應處理政治危機的政治化妝師,反而卻製造了一起公關危機,被媒體爆料,在2014年時曾酒駕被逮,酒測值高達0.37毫克,超過公共危險罪的標準0.25毫克,因此被判公共危險罪。不過由於法官認為她認罪且態度良好,所以僅判2個月徒刑,可易科罰金6萬元。

Yotaka在被媒體訪問時表示,酒駕是非常不對的事,往後再也沒發生,自己了解這對社會大眾傷害很大,未來願意做終身反酒駕志工。然而對於一位曾任立法委員、現擔當行政院門戶的公眾人物來說,終身志工是否符合社會期待?抑或是已被當作公關危機處理的萬用回應包。

民進黨另一位反酒駕義工-郭正亮

很熟悉的是,兩年前,民進黨的郭正亮,也同樣是因為酒駕引發爭議。當時郭的酒測值更是高達0.64毫克,因此被酒駕防制團體要求放棄遞補不分區立委。令人驚訝的是,郭連被判刑都沒有,由於檢方認定郭坦承犯行、沒有前科,因此給予緩起訴處分,僅需上繳8萬5千元。

與Yotaka同樣陷於酒駕爭議的郭正亮,也同樣表示,未來就職會協助修法,並且擔任反酒駕協會的義工。那作為立法委員,郭所謂的協助修法成效又是如何?翻開立法院議案查詢系統,作為提案人,郭僅在事發當年提了關於《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三十五條》的修正草案,其內容更是荒唐,僅增加處罰酒駕再犯者要強制從事社會勞動三天,並立即沒入酒駕車輛。

那為何郭要強制酒駕再犯者勞動三天呢?在其理由書上是這麼寫的:

「讓因酒後駕車從事社會勞動之人於執行社會勞動期間,藉由體能上的操練與心理及精神上給予體悟重視生命的教化,得以有所反省與警惕,讓酒駕者 不要心存僥倖心理。」

對比日前民進黨立委邱志偉提議散布網路謠言就要關三天,就可以理解郭正亮對「酒駕再犯者」有多麼地寬容。

民進黨的荒唐酒駕史

事實上,酒駕並不涉及藍綠,國、民兩黨都有不少人物曾涉及酒駕。然而作為目前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來說,由於手握行政立法大權,因此更應有所當為,真正拿出對策,減少奪走多少無辜民眾性命、破壞無數家庭的酒駕肇事。

筆者透過各大新聞檢索系統,輔以司法院法學檢索系統,從2004年至今,民進黨相關人士,涉及酒駕爭議,紀錄在案的已有26起,上至大使、立委、行政院發言人,下至議員、助理、親屬。然而令人氣結的是,這些公眾人物,少有入監,多數都是罰錢、緩刑了事,更甚者,緩起訴。無疑讓這上台前高喊謙卑的政黨,執政後剛愎地千杯又千杯。

對此,YAHOO民調在Yotaka爆出酒駕後,就進行相關民調,其顯示有高達92.1%的網友認為酒駕者不適合當政務官;92.5%的網友認為酒駕者不適合當民意代表。

不過很遺憾的是,我們並沒有看到蔡英文政府有改革的決心,甚至還一再容許酒駕者進入政府、政府所掌握的組織,擔任高官或是酬庸職位。以江春男為例,在辭退駐新加坡大使後,還能被蔡任命為文化總會副會長。

這也同時使蔡英文與民進黨人近來朗朗上口的改革弄作一場笑話。因為他們的改革,從來就不是維護人民的改革,反倒是用人唯親,庇護黨羽。蔡英文和賴清德等民進黨高官卻從未對郭正亮、Yotaka的酒駕行為有任何譴責,盡是護航、疼惜。在這樣上樑不正下樑歪的體制中,終究把政府推向人民的另一邊。在台灣社會防制酒駕的運動中,淪為保守、顢頇的反改革勢力。

防制酒駕不分藍綠

防制酒駕,政府可以做到很多事,修法,便是一項立竿見影的解決辦法。過去馬政府曾在102年時大幅降低酒測標準,以修法前後的101年和103年做標準,在酒駕違規取締次數差不多的情況下(124620:115253),增加法辦人數,從52432提升到67932;並讓因酒駕直接死亡人數從376降到169人;受傷人數從12193降到9135;肇事件數從10115降到7513。

就目前來看,兩黨許多立委皆針對臨檢規範進行修法,期望藉此來減少酒駕肇事。相當值得一提的是,王定宇與呂孫綾就提出修法,要求強制酒駕者加裝「酒精鎖」(Alcolock)於車內,上路前必須吹一口,通過酒精檢測後才能發動引擎。雖然該修法或許再增列對「代吹者」的處罰會更加完善,然而這樣的修法,自然比郭正亮的社會勞動三天更能減少酒駕再犯,裨益社會。

長期推動反酒駕修法的臺灣酒駕防制社會關懷協會,在參與國民黨立委許毓仁舉行的記者會時,也表示應將有關酒駕防制處罰的修法列為優先法案,因為許多法案一讀通過之後,就在立院延宕。

事實上,除了前述所提關於科技面和實務面的加裝「酒精鎖」,以及強化臨檢相關事宜。綜合來說,諸如「酒駕連坐」、加重酒駕者的刑罰、加重拒絕酒測的罰鍰、涉及公共危險罪的酒駕者不得緩起訴、緩刑,都是能立竿見影,達到減少酒駕的修法方向。而針對政治人物部分,更可以強制酒駕者必須在選舉公報中列明其酒駕紀錄,未列者必須負刑事責任。

就目前來說,雖然因酒駕直接死亡人數逐年下降,但是實際上,由於計算方式不同,潛在因受酒駕受害的人數更較政府數字呈現的高。總地來說,防制酒駕並不涉及統獨,也不是高度政治性議題,而是真正具有社會共識、大是大非的改革方向。蔡英文總統向來說自己具有堅定不移的改革決心,賴清德院長也說自己是做實事的人,那或許,叨擾在嘴裡的實事改革就應先從防制酒駕的修法開始,而非再拿會當義工、志工服務社會這種公關語言來應付社會期待。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斷交之後,留學生全被中國「打包帶走」?
看到蔣月惠 才知道權貴長這樣
關於跳槽,你該思考的五個層面
他是績效最好的員工,帶的團隊成績卻一般般
想出頭,千萬別一直跟「比自己差」的人為伍

今日熱門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