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黎蜗藤】川普與馬克宏的恩怨—歐洲聯軍可行嗎?

全球話視野
圖片來源:AP
圖片來源:AP

今年11月11日是一戰結束100周年。各國政要紛紛到當年簽字停戰的法國參加紀念活動。法國總統馬克宏和德國總理梅克爾先到停戰協議簽署地康邊出席刻著「為了歐洲與和平」紀念牌匾揭幕的儀式,隨後又一起在當年簽訂停戰協議的地點——一節火車車廂參觀,在留言本和法德停戰象徵物上簽名。兩人又一同出席在巴黎凱旋門舉行的紀念活動及「巴黎和平論壇」。

美國總統川普也飛赴巴黎。這本來是好意,卻成爲整個活動最大的「不和諧音」。他先因下雨而取消參加一戰美軍戰士墓園的紀念活動(Aisne-Marne American Cemetery),被美國媒體嘲笑為「低能量」[1](他當年給競選對手傑布布希起的花名);後有英國首相梅姨的電話祝賀共和黨中期選舉「獲勝」時,責備梅姨不支持美國制裁伊朗。

恐怕最大的恩怨還是川普與法國總統馬克宏之間。兩人巴黎僅見面一次,川普卻在推特上罵了馬克宏好幾輪。這除了川普握手時比「手勁」不敵馬克宏的原因外,馬克宏在演講中痛斥民族主義(nationalism)是對愛國主義(patriotism)的背叛,無疑是對幾星期前剛剛在競選集會上說自己是民族主義者的川普的打臉。

不過,最令川普生氣的還是馬克宏正在籌劃和德國聯手建立一支「歐洲聯軍」,這真正動了美國的奶酪。

建立歐洲聯軍的計劃並不新鮮。事實上,在冷戰後,類似的説法已經說了二十多年,從波斯尼亞戰爭時開始有人提,一直都沒有什麽響應。

今年幾個月前,在川普對歐洲發動貿易戰時,德國總理梅克爾也提出建立歐洲人自己的防衛力量,「不能再靠美國」。由於德國害怕引起盟國的「二戰回憶」,一直對成爲軍事大國非常審慎。以致德國主動不擴軍,國防一直很差勁,諾大一個經濟強國,軍隊只有20多萬人,幾乎完全依賴北約。故即便以梅克爾的權威,說出這种狠話也引不起太大的波瀾。

可是,如果歐洲聯軍由法國人主導就完全不一樣了。

軍事上,法國一直奉行獨立的軍事戰略,建立自己的核武屏障,軍事上能自給自足。它是北約組織特許成員國,雖然是北約成員卻不聼命北約。法國的武器雖然不如美俄,但它既有核武器,又有配置了彈射起飛(CATOBAR)系統的核動力航空母艦(除了美國外全世界只此一家),又有配備彈道導彈的核動力潛艇,有足夠的戰略威懾力。

法國沒有德國那樣的歷史負擔。近年來法國一直在軍事上非常活躍,無論在敍利亞戰爭、利比亞戰爭還是非洲大陸反恐戰爭中,都發揮重要作用。法國還擁有廣佈世界的海外省和附屬領土。前一輪,法國海軍在南中國海巡航,顯示法國還是一個擁有全球利益的軍事大國。

在政治上,法國又是聯合國五大國之一,在安理會有否決權。廣大的前法國的非洲殖民地,還繼續與法國聯係緊密,這就是何故法國依然還是「非洲一霸」。

法國的軍事實力一直受限於經濟實力,這和德國空有經濟實力而無法投入軍事剛好相反,兩國互補性非常強。兩國在1951年一笑泯恩仇,攜手建立歐洲煤鋼共同體(即後來歐共體和歐盟的前身)成爲佳話。英國在1970年代加入歐共體後,歐盟(歐共體)變為英法德三大國主導,互相牽制。英國經常特立獨行,比如保持用英鎊不用歐元,不加入申根條約等,其實一直影響歐盟運轉。英國退歐後,歐盟看似實力大損。其實英國的退出,恰恰重新讓歐盟自然而然地回復到德法軸心,運作更加流暢。

以往歐洲的防務以北約爲主,而且美國一直很慷慨,歐洲自然不會大力發展國防。特別是金融危機後,歐洲各國大量把開支挪用到民生上,軍費支出直綫下跌。奧巴馬時期已有不少抱怨,各國答應在2024年之前提高軍費到國防開支的2%。

川普這個把錢看得比什麽都重的總統,認爲這個目標比例太低,目標又實現得太遲。於是施壓要求各國立即把比例提高到4%,否則不惜退出北約。針對歐盟的貿易戰寸步不讓,揚言歐洲和俄羅斯中國一樣都是美國的敵人,把美歐關係搞得一團糟。最近,美國又不理歐洲盟國的反應,自行退出與俄羅斯的《中程導彈協議》,讓俄羅斯名正言順地重新部署對準歐洲的中程彈道導彈。這些只能迫使歐洲行動起來。可以說,這正是建立歐洲聯軍的最佳時機。

如果德法建立起歐洲聯軍,北約無疑就被大大架空了。川普把退出北約挂在嘴上,只是對歐洲施壓,沒想到德法還「來真的」要另起爐灶。這怎麽不令川普生氣?

於是,整個法國旅程中及回國之後,川普連發差不多20個推特,一直攻擊法國和馬克宏。他老調重彈法國軍事開支不足,「靠美國保護」;抱怨法國對美國紅酒高關稅;嘲笑法國有恐怖主義襲擊(在自己治下的美國則沒有);嘲笑法國馬克宏「支持率低」;反駁法國是「最民族主義的國家」;認爲法德的歐洲聯軍計劃「非常侮辱美國」;又嘲笑如果沒有美國的保護,法國在一戰和二戰中都輸了,現在還在說德文。

這些攻擊不但針對馬克宏個人,針對貿易軍費等公共政策,還顯而易見嚴重傷害法國的民族感情,甚至有「挑撥離間」法德關係之嫌。難怪美國評論紛紛批評川普這種「孩子氣」。

其實,歐洲聯軍的計劃尚有很長的路要走,其他歐洲盟國不少還心存疑惑,比如同為西歐的荷蘭,就認爲這個計劃「走得太遠」。東中歐的「新歐洲」國家,比如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更一直尋求與美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美國還有足夠的外交籌碼,只要拉攏新歐洲就可以相當大地拖延歐洲聯軍計劃。川普實在無需過於大動肝火。

[1] Aisne-Marne American Cemetery

更多論壇文章
金馬獎的未來 吹起了「紀政」風
黃偉哲也得面對換黨執政的壓力
若「棄姚保柯」 民進黨議員選情恐崩盤
拯救我們從無趣的人生中逃脫
美國的民族主義及種族歧視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