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黎蜗藤】黃背心爲何大鬧巴黎?

全球話視野
圖片來源:法新社
圖片來源:法新社

法國總理馬克宏自從上任以來,在國際外交場合光芒四射。在西方大國中,美國的川普早已被大部分西方國家視爲「不受歡迎的異端」;英國的梅姨一直忙於搞退歐而焦頭爛額;德國的梅克爾正步入政治黃昏。唯有這個法國總統,年輕有爲,風度翩翩,比手勁還贏了川普。在外交上,又敢於叫板川普,支持氣候巴黎公約,又敢於提出建立歐洲聯軍,儼然歐洲的領頭人。在最近阿根廷召開的G20峰會上,又是唯一敢對沙特王儲「說不」的領導人。風頭一時無兩。

可是回到國内,馬克宏卻正面對上任以來最大的危機:黃背心運動。連續三個周末「黃背心」大閙巴黎市中心,燒汽車、扔石頭、砸玻璃、連法國的象徵凱旋門也被「一塌糊塗」,塗抹得不成體統。馬克宏不得不宣佈法國進入緊急狀態,再對「黃背心」讓步,自己的民意則掉到上任以來的最低點,被喊場「馬克宏下臺」。連川普也要「補一刀」,在推特上嘲弄一番。

馬克宏和法國出了什麽問題?這先要從「黃背心」說起。

在法國,「黃背心」就是指司機。法律規定,司機必須在車上配備帶黃色熒光的背心,若有事故發生,事故現場要穿黃背心。久而久之,「黃背心」變成了司機的同義詞。

這次黃背心騷亂的直接起因是馬克宏政府在2018年初通過一項「能源產品消費税」(TICPE),要加燃油稅。加多少呢?汽油每升加3.9分歐元(1.36新臺幣),柴油每升加7.6分歐元(2.65新臺幣),分別佔當地油價的3%和5%左右。在2019年一月,這個稅會繼續提高,汽油是2.9分每升,柴油是6.5分每升,最後的目標是讓柴油價格追上汽油。(作爲對比,臺灣對應的油價分別為約27和24新臺幣每升。)

這個數額不能說太大,因爲歐洲油價的自然起伏的幅度遠比新稅大。很不幸的是,從2018年開始,法國油价一直上漲,現在已比一年前上漲20%左右。於是新增的油价就變成「百上加斤」,人民難以忍受。而且,法國是歐洲使用柴油車較多的國家,柴油比汽油便宜。馬克宏希望把柴油價格與汽油看齊,是要逐步淘汰空氣汙染更嚴重的柴油車。這令很多柴油車車主更不滿。他們通常是收入較低的階層,受的影響也就更大。

5月份一個名為Priscilla Ludosky的女子在網上發起請願運動,要求降低燃油價格,事件開始醖釀。請願一呼百應,迅速超過過百萬聯署。到了10月初,一名叫Éric Drouet的男子在Facebook上呼籲,用堵路的方式抗議,給政府施加壓力。

於是在11月17日星期六,就有了第一次全國示威。整個法國共有28萬人參加,是各次示威中人數最多的一次,也比較分散,大體和平,單純堵路。法國政府不爲所動。

第二次示威在一週後(11月24日),人數減少一些(約17萬人),但地點上更集中在巴黎。示威者聚集在香榭麗舍大街,竪起街壘。警方出動高壓水車和催淚彈,20多人受傷。衝突比第一次升級。

再一週(12月1日)後的第三次示威,人數更少,但地點更集中在凱旋門附近。這次再也不和平了,出現了大規模的「打砸搶燒」行爲。香榭麗舍大街上的名店紛紛關門,警方發射了上萬顆催淚彈,130多人受傷,400多人被捕。一下子就點燃了法國人民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

雖然明白了前因後果,但若說只加油价就會導致如此大規模的騷動,也超出外人的想象。油價只是一個導火線。關鍵的因素有幾個:

第一,騷亂背後還是那種經濟全球化導致的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的亂像,馬克宏給法國人帶來希望,但上任以來,風頭出盡,實績不足。法國這兩年的GDP比2016年時有所進步,至上不再負增長。但進步的幅度相當有限,每季同比增長之有0.4-0.8個百分點。進入2018年以來,前兩季更減到只有0.2個百分點,第三季回升一點,但也只有0.4個百分點。

與此同時,物價上升「跑贏」GDP增長,法國普通人民的實際收入繼續下降。事實上,示威人群來源複雜,訴求也很多。取消燃油稅,降低油价只是其中之一,司機關心的議題諸如降低道路收費、降低車檢費也很早就成爲訴求的一部分。在示威開始後,提高最低工資、降低退休年齡等訴求也出現。12月1日後,開始有人呼籲要全面減稅,甚至出現呼籲改革政治制度,「馬克宏下臺」等。很顯然,燃油稅只是煽動對經濟狀況不滿的第一把火。對經濟的不滿才是主因。

第二,騷亂中心化,龍蛇混雜。運動沒有明顯的組織者,都是通過網上「呼籲」和「串聯」而成。而加入運動的條件極對低,穿件黃背心就被視爲「同路人」。這即為抗議加大聲勢,也容易混入各種目的不同的人。即便發起人初衷沒有「打砸搶燒」,但其他人這樣做也沒人(除了警察)能阻止。在第二、三次示威,總人數少了,但人群更集中,形成騷亂的幾率也大大增加。加上法國本來就有「革命浪漫主義」及無政府主義的傳統。從200多年前的法國大革命開始,巴黎就是一個「革命聖地」,騷亂並不罕見,人民並沒有太高的心理障礙。

第三,示威又被其他政黨煽動。法國政壇黨派林立,碎片化非常嚴重,從極右到極左派都擁有一定的實力。馬克宏自己本不屬於政黨,在選舉前一年才成立「共和前進」黨,行跨越左右又稍微偏左的路線。這能幫助他贏得一時的選舉,卻給執政帶來很大困難:政壇根基不厚,其他政黨都虎視眈眈。這次黃背心運動,無論是極左派、極右派還是共和黨右翼等派別紛紛支持,即便是偏左的公會也有不少支持。

第四,馬克宏自己有很大責任。他在經濟不景氣時期,繼續力推環保,既是經濟增長緩慢的主要因素,也是觸發這次騷亂的原因。應對這次運動,他一開始過於強硬,完全拒絕讓步,以致越鬧越大。到了第三次示威之後,他又接受了中止燃油稅的要求。這反而給示威者一種「可以繼續示威贏得更多」的暗示。於是,中止徵收燃油稅,無法阻止將要到來的第四次示威。馬克宏面臨的挑戰還望不到頭。

更多論壇文章
蔡英文迴廊談話,講給誰聽?
日韓衝突再起 沒有一方是贏家
「台灣要珍惜民主的權利」為何香港人越來越絕望?
你可以親大陸,但請不要貶台灣
如果有七天鑑賞期 台中市民會不會想退貨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