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將召開六中全會, 「第三個歷史決議」成焦點

·8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和中共
中國和中共

中共的中央政治局周一(10月18日)召開會議決定,於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簡稱「六中全會」), 其中將審議《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

中共建黨百年,執政中國70餘年的歷史中,它的「六中全會」不止一次給該黨和中國的走向、命運帶來重大影響。

即將召開的這一屆六中全會--「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恰逢中共二十大前,最高層面臨傳統上的「大換屆」,因而更加引人關注。

分析人士認為,六中全會「研判歷史」意在為即將於2022年召開的二十大大作鋪墊,習近平將為尋求再次連任、長期執政「找個說法」。

2018年3月,中國全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改草案,刪除了國家正、副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為習近平「無限期」執政掃清了障礙。

中共慶祝建黨百年,加強黨史教育也是重頭戲
中共慶祝建黨百年,加強黨史教育也是重頭戲

本次六中全會可能主要討論什麼?

簡言之,「以史為鑒」將是本屆六中全會討論的的主旋律。

早在8月31日,中共政治局例行會議決定將於11月在北京召六中全會時指明: 「總結黨的百年奮鬥的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是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做到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確保全黨步調一致向前進的需要。」

對此,在美國的中國時政評論員鄧聿文當時發推特分析稱,「看樣子是要寫第三個歷史決議文件,進一步奠定習的歷史合法性和地位」。

https://twitter.com/dyw1968316/status/1432724653345280010

歷史上,中共曾經通過兩個「歷史決議」,一是1945年六屆七中全會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二是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有官方黨史研究學者形容,兩份文件都是在中共「面臨重大轉折時刻」、「重大歷史關頭」對歷史經驗和教訓的總結。

其實坊間早有猜測稱,習近平領導下中共可能出台第三個歷史決議,一個曾經普遍提及的時間點是2018年,既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和習近平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

2021年,中共建黨100週年,加強黨史教育恰好再次成為北京的重頭戲之一。此次北京宣佈六中全會將集中著墨歷史,自然而然又令人聯想到「歷史決議」這個詞。

據官方新華社周一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一稿在黨內外一定範圍徵求意見並對這些意見討論, 修改後的決議稿將在十九屆六中全會上審議。

鄧聿文認為,習近平之所以有可能選中共建黨百年、而不是2018年凖備這個歷史決議,一個原因是建黨百年更有「承前啟後、繼往開來」的意義。這樣,習近平本人恰好是在第一個百年結束、第二個百年開始之際繼續大權在握,歷史意義自然更加不同。

「歷史決議」,顧名思義,就是要對歷史問題定性、下個結論。1981年中共制定第二個歷史決議以來,中國大陸發生過的最為震驚、也最具爭議性的歷史事件當屬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

鄧聿文認為,如果習近平的中共推出第三個歷史決議,它可能將保留鄧小平對文革是「10年浩劫」、六四是「動亂」的定性,但是有可能對當年學生參與六四「採取一種更和緩的描述方式」。這樣做的原因可能有兩方面。一、畢竟「六四」不是習近平本人的「負資產」;再者,時過境遷,社會態度發生了改變,強調學生當年只是出於愛國熱情、想推動中國進一步改革的定性更容易被接受。

「六中全會」為什麼引人關注?

通常情況下,中共中央委員會每屆任期五年,中共黨章規定每年至少開一次全體會議。

從文革結束、改革開放開始到現在的四十多年間,中共基本形成每五年召開七次全會的慣例,其中六中全會通常更加引人關注,特別是兩屆中央委員會換屆前的那一次、比如即將召開的二十大。

這是因為,排名倒數第一的七中全會更可能打理下屆黨代會的細節,六中全會通常聚焦意識形態、黨建等問題,並有可能議定下屆黨代會召開日期,從實際意義上擔當「承上啟下」功能。

比如,十五屆六中全會(2001年)通過了《關於加強和改進黨的作風建設的決定》;十六屆六中全會(2006年)通過了《關於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再比如,十七屆六中全會決定十八大2012年下半年召開;十八屆六中全會決定十九大2017年下半年召開。

歷史上兩次重要的「六中全會」

中共黨史研究和觀察人士最經常提起的「六中全會」有二次。第一次標誌著開啟毛時代,第二次象徵著走入鄧時代。

六屆六中全會:開啟毛時代。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在延安城東的一座教堂裏召開。

此次全會看點主要有兩個。一是決定了「四個服從」:個人服從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後來被寫入黨章,成為中共民主集中制的「定海神針」;二是規定了中共中央要「以毛澤東為首」,鞏固了其在中共的領導地位,確定了以毛為核心的領導集體。

毛本人後來對這次六中全會的評價頗高, 說它「決定了黨的命運」。

十一屆六中全會:走入鄧時代。1981年6月27日至29日在北京舉行。

此次會議最關鍵的看點是,通過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這一決議重新評價中共建政的前30年,徹底否定了文革,並把發動文革的主要責任算在毛的頭上。

中共對此次全會的評價是,形成了以鄧小平為核心的領導集體,標誌著中共完成了「撥亂反正」。

十九屆六中全會將會有何價值?

習近平和毛澤東
習近平和毛澤東

如果說上面提到的這兩次「六中全會」分別形成了以毛、鄧為核心的中共領導集體而引人注目,近年來的「習核心」理論將在11月份的「六中全會」得以進一步強化。

9年前, 習近平成為中共總書記, 其在黨內的核心地位在2016年召開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得到確立;一年後的中共十九大大,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社會主義思想又被寫入黨章。 接下來就是2018年3月,廣受關注的有關國家領導人任期的修憲行動。

從理論建構、宣傳話語到操作層面,習近平在中共黨內的地位已經一次次得到提升。

中共政治局會議決定召開六中全會的公報在確認會議的主要議程時還提到要「確保全黨步調一致向前進」。 有分析稱, 這似乎也透露出習近平的「居安思危」的用意。近期北京在科技、金融、教育到娛樂等多個領域採取的一系列整肅措施,被廣泛視作是在為二十大「清場」。

分析人士指,隨著二十大臨近,習近平或許會面臨來自黨內的更多質疑,特別是他推翻了中共持續幾十年的最高領導人「兩屆連任「接班制度必須要給全黨一個說得通的理由。

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政治學教授陳澄曾對BBC中文說,「對於中共來說, 如何實現權力平穩過渡至今仍然是一個挑戰。對習時代如何評價,不僅要取決於習的執政成果,也要取決於他如何解決未來的權力過渡問題、如何包容社會上和黨內有建設性的不同聲音,以及如何加強而不是破壞執政黨的制度。」

鄧聿文認為: 」本次『六中全會』要大幅度抬高習近平的地位,在黨內和國人心目中鞏固『毛澤東讓中國站起來,鄧小平讓中國富起來,習近平讓中國強起來了』的觀念,為習近平在二十大大繼任最高領導人奠定歷史合法性。「

「習近平必須要給出個說法。只有這樣,才能為他在二十大大連任作好鋪墊,」鄧聿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