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院重創「#MeToo」!「性侵」受害人挨告誹謗,還要賠償加害者「精神損失」

蔡娪嫣
·6 分鐘 (閱讀時間)

2年前,中國女記者何謙勇敢地公開控訴,知名媒體人鄧飛對她性侵未遂,她的故事在中國網路社群廣為流傳,推動了保守社會的「#MeToo」運動。然而鄧飛不僅否認犯案,還反過來控告何謙與替她發布指控的另一名男記者鄒思聰誹謗,2020年1月5日,杭州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裁定鄧飛勝訴。

判決書下令,鄒思聰在判決生效後「立即停止侵犯原告鄧飛名譽權的行為」,還要他刪除微信公眾號發布有關鄧飛的3篇文章;並判決鄒思聰、何謙必須向鄧飛道歉,並賠償人民幣1萬1712元(約新台幣5.1萬元)給鄧飛,作為精神損害撫慰與公證費用。反抗性暴力卻遭到司法懲處,此判決被認為有可能重創中國「#MeToo」風氣,使更多底層女性不敢發聲。

鄒思聰與何謙已決定上訴,鄒思聰6日發表文章質疑司法對被告不利,法院要求被告舉證需做到「令人毫無遲疑的確信」,「這個證明標準太高了」。鄒思聰寫道,鄧飛在庭前會議上撒謊稱「完全不認識何謙、沒加過QQ好友,對何謙沒有印象」,而兩名被告在庭審中提供大量證據證明鄧飛虛假陳述,「原告說我們是『捏造事實,無中生有』,那麼他的陳述和舉證是什麼呢?」

中國「#MeToo」運動,許多民眾在寒冷冬天走向街頭,聲援「周曉璇訴朱軍案」。(AP)
中國「#MeToo」運動,許多民眾在寒冷冬天走向街頭,聲援「周曉璇訴朱軍案」。(AP)

中國「#MeToo」運動,許多民眾在寒冷冬天走向街頭,聲援「周曉璇訴朱軍案」。(AP)

「他撲過來,抱我,強吻,脫我的衣服」

2018年8月1日,何謙透過時任《鳳凰周刊》記者鄒思聰發表《鄧飛:沒有女生是你的免費午餐》一文,匿名控訴遭知名公益人、「免費午餐」發起人鄧飛性侵未遂的真實經歷。2009年下半年,當時21歲、就讀北京師範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的何謙曾在《鳳凰週刊》雜誌社實習三個月,有一次鄧飛作為《鳳凰周刊》「首席記者」,邀請她一同討論新聞選材,她高興於初踏業界就有新聞界大前輩帶領而赴約。

沒想到當晚,時年31歲的鄧飛卻是帶她先去看電影,後又說:「這兒人多,咱們到我住的酒店去詳細聊吧。」一到酒店房間裡,鄧飛就變了個人,何謙在文章裡控訴:「他撲過來,抱我,強吻,脫我的衣服,脫了自己的褲子。多年來我一直抗拒回想他的動作和具體細節,這個令全身每一個角落都感到噁心的時刻卻從未離開我。」

「我掙脫了。不記得究竟是因為我踢了他,咬了他,還是其他什麼關鍵性動作惹惱他,或者是他主動放棄。他沒能做成他試圖要做的事。」何謙指出,雖然她幸運逃過一劫,但是總覺得自己「髒了」,思考關於接下來該怎麼辦,最終覺得如果要「不麻煩任何人」,「我最想的,其實是,死。」

中國「#MeToo」運動,許多民眾在寒冷冬天走向街頭,聲援「周曉璇訴朱軍案」。(AP)
中國「#MeToo」運動,許多民眾在寒冷冬天走向街頭,聲援「周曉璇訴朱軍案」。(AP)

中國「#MeToo」運動,許多民眾在寒冷冬天走向街頭,聲援「周曉璇訴朱軍案」。(AP)

站在加害者一方的法院

2018年7月底,「#MeToo」風潮吹向中國,公益領袖雷闖被指控性侵之後,多位女性公開發聲指證鄧飛曾經性騷擾她們。這些勇敢的女性也讓何謙決定站出來,在7月29日發布《「未遂」之後呢,成功Say NO又如何?》一文,兩天後畢業於香港大學的新聞碩士鄒思聰經過事實核查,在其微信公眾號發佈了《鄧飛:沒有女生是你的免費午餐》一文,引起公眾關注,並導致鄧飛當天公開聲明退出所有公益專案。

2018年11月,鄒思聰被鄧飛起訴;2019年7月,何謙出席庭前會議作證,遭到鄧飛追加為第二被告。2020年11月11日在杭州法院首次不公開審理後,今年1月5日一審判決出爐,法官支持鄧飛,要求何謙和鄒思聰拿出令人無法質疑的足夠證據,以證明鄧飛確實性侵未遂。

鄧飛在公眾號發文慶祝自己勝訴,「兩年前,我遭遇攻擊,更有人匿名指稱:2009年,我曾在北京對一名女實習生實施騷擾,導致其奪門逃出賓館,夜奔街頭」,「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又壞又愚蠢的事,但網路上群情洶湧,我百口莫辯」,「如今正義雖然遲到,但終究沒有缺席」,「未來,我將繼續從事非營利事業」。

女性平反之路,比想像中還崎嶇

「#MeToo」近年來在中國網路社群受到極大關注,一些婦女發表遭到性騷擾和性侵害的言論,引發的後續效應使得社經地位傑出的男性身敗名裂。但是多數女性伸張正義的途中仍然存在障礙,社會沉默的大眾把強姦和性騷擾視為禁忌主題,也不鼓勵婦女申訴。近年,不少男性像鄧飛一樣,以誹謗罪名反控受害者,此舉等同是恐嚇受害者、逼迫保持沉默。

中國#MeToo北京龍泉寺方丈釋學誠遭人舉發性侵女弟子(取自網路)
中國#MeToo北京龍泉寺方丈釋學誠遭人舉發性侵女弟子(取自網路)

中國#MeToo北京龍泉寺方丈釋學誠遭人舉發性侵女弟子(取自網路)

對於判決要求刪文、道歉與賠償,何謙與鄒思聰都表示不服。鄒思聰表示:「希望一個議題憑空消失、重回舊世界是無知和蠻橫。而極端測試下做的選擇,是真正的選擇,我成為我的原因。我會為自己發佈何謙文章的行為,負責到底。」

對於這次判決,何謙表示早有預料,但擔憂影響到另一件廣受關注的性騷擾訴訟「周曉璇(弦子)訴朱軍案」,她表示:「中國的法律還需要為『#MeToo』做出更多回應,現在才剛開始。」不過周曉璇不認為這是失敗,「最壞的情況是沒有人站出來,也沒有人討論與關注」,她也讚許,何謙為了其他女性的權利而勇敢發聲,即使一開始因為害怕而匿名指控,最終仍用真名對抗有權有勢的加害男性。

對於渴望保護婦女權利並反對中國父權文化的女權主義者來說,這項判決是一大挫敗。「北京為平婦女權益機構」發起人馮媛表示,法院在判決書當中完全否認何謙遭到性襲擊的事實,她悲觀地認為:「以後許多人遭遇騷擾時,會感到更加無能為力。」

12月2日,中國主持人朱軍被控性騷擾案開庭,原告弦子的支持者前往法院門口聲援。(AP)
12月2日,中國主持人朱軍被控性騷擾案開庭,原告弦子的支持者前往法院門口聲援。(AP)

12月2日,中國主持人朱軍被控性騷擾案開庭,原告弦子的支持者前往法院門口聲援。(AP)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中國「女力」勇抗威權:耿瀟男、張展、王宇……至少220多名女性良心犯入獄
相關報導》 美國國會山莊暴動》赤膊維京牛角男、拔走議長講台燦笑男......爆紅川粉被捕:耶穌也被抓過,我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