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悲歌惡化中

趙政岷
·3 分鐘 (閱讀時間)

感恩節剛過,聖誕節馬上要來了。今年你過得好嗎?當然不好。因為新冠病毒,逼得大家喘不過氣!但另一個多年來瀰漫的恐怖現象是「中產悲歌」,全世界的中產階級都愈來愈不知道怎麼過活?當台灣股票指數再創新高,房地產還在持續喊漲之際,你覺得日子有過得更幸福嗎?財富累積有比高嘉瑜多嗎?

任職於馬德里高級研究學院的人類學家哈達絲‧維斯,寫下了《中產悲歌:面對薪資停滯、金融危機、稅賦不公,中產階級如何改寫未來?》一書,明確指出中產階級並不存在,那只是騙人的假象。

「中產階級」一詞原本意味著:我們都必需對自身的財富負責,只要盡可能努力工作,同時削減開支,割捨一些眼前立即的享受,就能獲得回報。我們相信這如果成功了,必然是盡了全力;如果失敗,那一定是不夠努力,要怪就怪自己。我們認為投資是一種創造財富的可行手段,在充滿風險和不確定性的社會中,只要我們不過度投機冒險,就能達成致富的希望與目標。

不幸的是,當資本主義作祟,金融成為幫兇,科技牽引著世界走向極端,掌權者只顧選票、不顧人民福祉的走向專制,這一切都是虛假的。中產階級無論再多麼努力,都是別人用來創造盈餘的工具。當人人忙著爭取利益,卻看不見自己已被剝削,「階級複製」便成為中產階級甩不掉的命運。人們奉獻心力生產的商品和服務,其真正價值往往高於薪資,而多出來的利潤便回到了最高層的手中。

「中產階級」的定義原本就模糊不清,這個詞的關鍵不是「階級」(class),而是「中產」(middle)。根據哈達絲的大量文獻研究,歸納出的結論是:「中產階級只是一種意識形態」。「人們相信,只要我們對自身財產和教育進行了投資,任何人都可以向上爬。若未達成一定是投資不足」,這是天大的誤謬。至少當今現況不是如此。

調查也指出,僅僅和十年前相比,今天自認為是中產階級的人數減少了,而且,按事態的發展趨勢來判斷,那些身處階級邊緣的人很快就會跌出邊緣之外。

面對薪資停滯、福利減少、健保漲、健康與教育成本上升、賦稅不公,中產階級該何去何從?如果我們繼續坐視資本主義侵占勞動所得,放縱極權危害自由,不重視公平正義的社會平衡,那麼富者還會愈富,窮者還是更窮。資源被重新分配後,中產階級會更失去競爭力,淪落到中下階層。這不只是中年人的問題,年輕人更嚴重,台灣經濟奇蹟主要創造者的中產階級正在消失。這恐怕不是一場秋鬥能解決的。(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