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薈〉用美聲做公益 不同凡響的藝術能量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呂麗莉演唱會海報。
呂麗莉演唱會海報。

撰文/謝登元
照片/呂麗莉提供

簡介

留義女高音、國內外尊稱「永遠的蝴蝶夫人」,義大利人民日報「歌聲甜美、詮釋深刻感人」、香港時報「能使大會堂唱起歌來的女高音」、日本讀賣新聞「歌唱技巧與感情-自然、動人」、捷克樂訊「亞洲第一位登上Smetana歌劇院的傑出女高音」、北京人民日報「來自台灣的呂麗莉,高歌登台,唱熱北京」、音樂時代雜誌「票選最受歡迎華人聲樂家第一名」。

自1982年起率音樂團體赴歐洲、美國、亞洲、中國大陸參加《國際藝術節》、《歐洲國際藝術節》、《亞洲歌劇藝術節》,均獲好評。在國內擔任《金鐘獎》、《金曲獎》、《中華文藝獎》評審委員召集人,多年來鼓勵、提攜年輕音樂人才,努力將國內優秀表演團隊帶到國際,是努力的方向與理想。

現任:

台灣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理事長

財團法人華岡藝術學校董事

實踐大學校友文教基金會監察人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教育政策基金會研究員

中國文化大學音樂研究所副教授、「通識中心」委員、一貫道基礎忠恕道院天惠指導教授

獲金鐘獎最佳音樂節目主持人。
獲金鐘獎最佳音樂節目主持人。

永遠的蝴蝶夫人呂麗莉

呂麗莉教授被譽為「永遠的蝴蝶夫人」,那是因為這位曾遠赴義大利米蘭威爾第音樂學院深造的聲樂家,對於普契尼(Giacomo Puccini)《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的詮釋絕佳,塑造了台灣女高音的典範,留下讓人難以抹滅的印象。

呂麗莉曾代表台灣參加1986年在日本東京舉辦的「蝴蝶夫人國際大賽」,且進入決賽。1990年,她與北京中央歌劇團合作演出「蝴蝶夫人」,堅強實力讓對岸刮目相看。她也曾多次於全台各地演出這部歌劇,在大大小小音樂會中演唱「蝴蝶夫人」詠嘆調選曲,甚至灌錄成唱片。台灣樂界有關「蝴蝶夫人」投入之廣,著力之深,罕有出其右者。

蝴蝶夫人。
蝴蝶夫人。

為舞台而生 閃閃發光

呂麗莉在高雄成長,父親曾是山東振華文學院藝術系主任,教的是表演藝術,擅長唱京劇,來台後擔任小學校長。母親則熱愛音樂和舞蹈。父親白天在學校是校長,晚上回家就成了藝術家。由於結識許多名伶、影星、藝術工作者,因此,晚上家中客廳熱鬧如沙龍,友人群聚於此,天馬行空,歡喜自在地談論著音樂、藝術。在這種環境背景長大的她,從小耳濡目染,對舞台非常熟悉,對表演藝術駕輕就熟。她彷彿是為舞台而生,一站上舞台,賓至如歸,盡情散發藝術能量,也難怪,初生之犢的她自高雄女師(現今高雄師範大學)畢業後主演的歌劇「春滿人間」(黃瑩詞、林爾發曲),馬上拿下歌劇最佳女主角。

擔任歌劇阿依達女主角。
擔任歌劇阿依達女主角。

1969年,呂麗莉考入台北實踐家政專科學校音樂科,先後師事音樂名家呂泉生、翁綠萍教授。呂泉生是當時的音樂科主任,這位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歌曲,例如〈杯底不可飼金魚〉、〈搖嬰仔歌〉、〈阮若打開心內門窗〉的鄉土音樂作曲家對她很是欣賞和照顧。

呂麗莉的演唱生涯也不是一直一帆風順,1972年,應中國文化大學音樂系主任唐鎮邀請,參加奧地利名音樂家蕭滋教授指揮貝多芬歌劇「費黛里奧」的演出。排練期間,她不幸遭遇車禍,昏迷不醒。由於左耳膜受到重擊破裂,一度無法聽到自己演唱的聲音,經家人及醫師為其復健,一年後始恢復健康。

1975年,呂麗莉任教東吳大學音樂系,並兼任警察廣播電台音樂節目製作及指導。1978年,考入威爾第音樂學院,主修聲樂。學成歸國後,1981年應聘在中國文化大學、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台灣神學院及華岡藝術學校任教;課餘,仍回到警察廣播電台製作並主持「美的旋律」音樂節目。

金鐘、金鼎獎 榮耀加持

由於呂麗莉有聲樂基礎,加上她懷有一股強烈的熱情想要推廣古典音樂,因此主持「美麗的旋律」可說是如魚得水。1985年呂麗莉入圍金鐘獎,1987年更以「台灣歌仔戲和西洋歌劇的異同」榮獲最佳廣播音樂節目主持人金鐘獎。

我認識呂教授大約就在她擔任警察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時期,那時我在報社負責影劇藝文版編輯,並擔任影劇藝文組召集人。在那個台灣還未使用手機的年代,藝文活動似乎反而比現在還要活躍,像是長笛美女音樂家賴英里、朱宗慶打擊樂團等等都常有演出活動,而呂麗莉教授自然也是活躍於第一線的女高音。我記得當時的她,除了經常竭盡所能地推出一齣齣的歌劇和歌舞劇之外,也很熱衷於公益演出和推動藝術下鄉活動。她認為藝術應該根植於生活的土壤上,可是古典音樂和一般民眾的距離過遠;因此,呂麗莉大力提倡「通俗歌曲藝術化,藝術歌曲通俗化」,她想讓音樂演出不再侷限於大都會的文化中心、音樂廳;企望在鄉村、漁港、露天野台也能有精緻表演,甚至還不辭勞苦到監獄為受刑人演唱。呂麗莉深知音樂撫慰人心的強大力量,能夠紓解受刑人監禁生活的壓力,因而盼望透過音樂的洗滌,滋潤受刑人的心靈,為他們帶來希望的種子,讓社會充滿愛與和諧。

最特別,也最和其他音樂家不同的是,她會親自打電話給媒體,而不假手助理,這一點就不得不提她的恩師吳文修教授。呂麗莉回憶吳教授時說:「1982年吳文修教授創立〈台北首都歌劇團〉,擔任團長期間,他在台上是個專業且表現亮眼的聲樂家,在台下也會放下身段,無論是歌藝的訓練、演出事務的執行,他身兼數職,不但自己以身作則,也會要求歌唱者學習像他一樣面面俱到,例如晚上都要演出了,白天還得忙著處理票房的行政事務。藉以訓練歌者在面臨極大壓力時,仍然能夠保持最佳狀態的抗壓性和承受力。」

呂麗莉學習並繼承了恩師的精神,認為台灣過去沒有職業演唱家的環境,現在、未來也不見得會有,如果政府對於文化藝術不夠重視,那麼演唱家想要推展演唱藝術就更得憑靠自己的力量,親力親為。

百變女高音 橫跨東西

除了演唱西洋古典歌劇,呂麗莉對於推展國人新創的音樂或是本土歌劇劇碼也都不餘遺力。她曾帶領「台北成明合唱團」並主唱屈文中的作品「黃山‧奇美的山」大合唱詩篇,後來還灌錄成專輯唱片。由於曲中獨唱與合唱,演唱與鋼琴伴奏的交融運用,表現十分優異,獲得1984年「金鼎獎」最佳作曲獎及優良唱片獎之雙重肯定。她也曾在歌劇《萬里長城》裡扮演孟姜女,這部吳文修精心策劃,以「孟姜女哭倒長城」為主題、可容納兩百人演出的大型歌劇,讓她下了不少苦心,也開拓了古典樂迷的視野。

歌劇萬里長城飾孟姜女。
歌劇萬里長城飾孟姜女。

2013年9月,呂麗莉帶領「燃燈合唱團」在台北社教館演唱。她以聲樂的方式演唱鄧麗君名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其實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華人流行音樂界的永恆巨星鄧麗君曾向呂麗莉教授學習聲樂唱法。她們除了曾經一起勞軍演唱外,農曆春節初二時,鄧麗君還會和呂麗莉對唱。一代巨星能以甜美歌聲征服華人世界,絕無倖致,也絕非偶然。

呂麗莉教授也是許多重要歌唱比賽的評審,她回憶起1990年擔任第1屆金曲獎評審時的過程:「當時參賽歌手是以現場演唱、當場評審的方式進行比賽,雖然很殘酷,卻能聽出歌手是否有真才實學。這次與江蕙同時入圍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的歌手有鄭怡、蔡幸娟、張清芳及因在新加坡演出無法出席而棄權的葉璦菱。」

呂教授提到江蕙與眾不同的特質,她說:「我清楚地記得那時的江蕙還是一個羞答答、怯生生,容易緊張的女孩子,上場時依稀可見她的裙擺仍微微顫動著,不過,當她拿起麥克風,一進入狀況後,唱起歌時,我發現她是以毫不保留的感情,甚至是以整個生命傾注在歌曲的詮釋上,這樣的特質非常難得,讓她具有一種不可思議般的魔力吸引著評審們,因此能夠殺出重圍,擊敗諸多實力堅強的歌手,躍登第一屆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

呂麗莉從指揮家吳文修老師那裡學習到一個要領,她說:「吳文修在指導我們歌唱時,曾經告誡我們,一位好的歌唱家應該過著三拍子的生活。所謂三拍子的生活即是吃飯、睡覺、唱歌,意謂著歌唱家要忍得住寂寞,不應有過多的交際應酬,要能專注在歌唱這件事情上面。」

呂麗莉本身也是對工作十分專注的人。中華民國100歲生日時,她主導、策畫並製作了「美哉台灣:建國百年經典名曲音樂會」,她號召台灣音樂界的重量級人物,例如戴金泉、薛映東、巫白玉璽、林惠珍、翁若姵等教授,在全台舉辦7場以多媒體方式呈現的經典名曲音樂會。這些聲樂名家透過美聲詮釋黃友棣、呂泉生、郭芝苑、郭子究、蕭泰然等作曲大師的音樂,描繪、刻劃、讚頌台灣之美。筆者雖是音樂圈外人,卻很榮幸地應邀擔任「美哉台灣音樂會」行政總監,親自見證了呂教授對於音樂百分百的專注投入和不同凡響的藝術熱情。

1997年歌劇丑角女主角。
1997年歌劇丑角女主角。

雖然貴為樂界女高音,呂麗莉卻和宗教界的緣分十分深厚。她在天主教國度的義大利米蘭音樂院學聲樂,住在修道院,接觸神父、修女。在基督教氛圍的東吳大學教音樂、在女青年會擔任15年的義工教授。還曾身兼佛教音樂協會理事長,努力推廣佛教音樂,也是一貫道天惠合唱團的指導。經過那麼豐富的宗教洗禮後,她對於本名李叔同的弘一大師特別敬佩。

弘一大師的傳奇故事被呂麗莉看上並搬上舞台,2020年推出了音樂劇《悲欣交集》。為了這部音樂劇,她邀請名作曲家李哲藝譜曲,還親自走訪弘一大師出生地天津市,也造訪大師出家與圓寂之處。她還特別應大愛電視台人文講堂邀請演講「百年大師,悲欣交集……李叔同的純美人生」,有興趣者可上網YouTube欣賞她精闢獨到的講座以及對弘一大師的尊崇。呂麗莉曾引用大師的話說:「一生中有悲、有欣,人生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該來的就會來,該離開時也會離開。」也許就是參透了生命的本質,讓她更兢兢業業,全力以赴。她表示,等疫情過後,很想製作一部關於「關公」的音樂劇,當然這樣龐大的希望工程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但我們非常願意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