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開戰普丁在想什麼?為何稱烏克蘭是列寧的?俄羅斯人又是怎麼看?

·6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總統普丁不僅公開承認烏克蘭東部的頓內茨克與盧甘斯克獨立,還在全國談話中強調「烏克蘭是俄羅斯歷史與文化的一部分」,24日更對烏克蘭發動大規模軍事攻擊,引發全球關注,歐美多國怒批此舉是侵犯烏克蘭主權。為何普丁認定烏克蘭屬於俄羅斯?究竟俄羅斯跟烏克蘭有哪些歷史情仇?

俄羅斯總統普丁發表全國談話,稱烏克蘭是「列寧的烏克蘭」。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俄羅斯總統普丁發表全國談話,稱烏克蘭是「列寧的烏克蘭」。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延伸閱讀》烏克蘭開戰會如何收尾?國際預測「芬蘭化」、「喬治亞模式」是什麼?

俄烏同為蘇聯創立國 烏克蘭居「兵工廠」地位

1917年,沙俄帝國爆發十月革命,迫使沙皇退位,國內出現由資產階級組織的臨時政府,以及無產階級代表的「蘇維埃」並存的局面。以列寧為首的布爾什維克(共產黨),領導底層工農與革命士兵,發動武裝起義,推翻臨時政府,成立了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並在與沙皇支持者的抗戰中獲勝,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政權。

1922年,蘇俄與其下轄的三個自治共和國——白俄羅斯、烏克蘭、外高加索聯邦共同簽署《蘇聯成立條約》,蘇聯就此誕生,後續納入更多加盟國,版圖隨之擴張。當時的烏克蘭,因為擁有龐大的農業產業、重要的黑海港口,境內還有大量核武與軍工製造業,可謂是蘇聯的「兵工廠」,也是戰略組成的要角。

俄羅斯總統普丁在2022年2月21日發表的全國談話中,直言「現在的烏克蘭,是1917年共產革命後,由俄羅斯布爾什維克黨人創立的」,並形容烏克蘭是「列寧的烏克蘭」,這一番認定烏克蘭屬於共產俄國產物的相關論述,指的就是這段歷史。

延伸閱讀》「烏克蘭不只是鄰國,更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普京發表全國演說,對北約與烏克蘭正式攤牌

蘇聯解體後 俄烏關係仍密切

1991年蘇聯解體後,烏克蘭宣布獨立,並逐步轉型為市場經濟。不過,俄羅斯的多款坦克、直升機與洲際彈道導彈等,尚依賴烏克蘭產業鏈的特製鋼材與引擎供應,兩國在能源與安全上,仍保有密切關係。對俄羅斯來說,烏克蘭具有重要地緣政治及黑海出海口地位。

然而,烏克蘭獨立後,境內原有的大量核武,在1994年簽署《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 on Security Assurances)後陸續卸除,這才造就如今俄烏軍事武力懸殊的局面。此前,烏克蘭可是全球第三大核武儲備國。

延伸閱讀》一頁戰略競逐史 俄烏歷史糾葛一次看

頓巴斯地區親俄 始於19世紀工業化

至於俄羅斯總統普丁2月22日宣布獨立的頓內茨克(Donetsk)和盧甘斯克(Luhansk)兩地,位於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該地區在頓河下游西側,面積約6萬平方公里,是烏克蘭最大的煤炭基地,自古就是鄰國間的邊陲地帶。

原本頓巴斯地區在文化主體上,與烏克蘭民族較接近;但19世紀後迎來重大轉變,不僅外來人口增長,也在俄羅斯當局支持下,邁入工業化進程,吸引大批外資進駐,成為重要的經濟發展地區。今日的頓內茨克與盧甘斯克,可說是發展於工業化時代。

在蘇聯時期,頓巴斯的煤炭總產量與無煙煤、煉焦煤產量始終高居首位,是整個蘇聯西部工業中心,當地電力、機械製造與軍工業都相當發達。頓巴斯地區與蘇聯的經濟及政治關係密切,帶動大量俄羅斯勞工移入,更加重俄羅斯人在頓巴斯人口結構的比例。

儘管烏克蘭民族主義者認為,歷史上的頓巴斯土地是由烏克蘭人居住,但主體上卻又難以完全排除親俄文化。當時甚至有海報將頓巴斯地區形容為「俄羅斯的心臟」。在蘇聯解體後,頓巴斯形成一種夾在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充滿矛盾的角色。

2014年烏克蘭東部衝突爆發以來,頓巴斯的親俄武裝分子,實質控制了頓巴斯與俄國部分邊境。對此烏克蘭與西方國家指責,普丁試圖將頓巴斯變成由俄羅斯控制的凖獨立小型國家。

延伸閱讀》烏克蘭危機:頓巴斯在俄國和西方間的特殊地位

防北約東擴烏克蘭是關鍵!俄羅斯戒慎恐懼

雖然兩國在經濟層面關係緊密,但在政治層面上,烏克蘭則努力靠攏歐盟與北約。1949年創立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是美國與西歐國家在冷戰期間,對抗蘇聯的產物,蘇聯解體後更將立陶宛、愛沙尼亞與拉脫維亞等東歐國家納入,目前成員已有30國。北約規定成員遭第三方入侵時,全體成員將共同對抗;也就是說若烏克蘭加入北約,西方盟國及美軍形同直接與俄羅斯接壤,這對俄羅斯而言是極大的威脅。

烏克蘭2004年爆發橘色革命後,親歐運動達到巔峰,隨後親西方參選人尤申科,當選烏克蘭總統。2013年,烏克蘭當局尋求與歐盟簽署指標性的政治與自由貿易協議,至此埋下俄烏危機根源。克里姆林宮認為,烏克蘭一旦加入北約,將對俄羅斯構成威脅。

延伸閱讀》為什麼俄羅斯反對北約東擴?

俄羅斯人如何看待俄烏戰爭?

對普丁及部分俄羅斯人而言,俄烏多年紛爭,不僅是地緣政治問題,也是民族精神的創傷,更是要糾正歷史的不正義。正如普丁在2021年7月發表的文章《論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歷史統一》強調,兩國是「同一人民,一個整體」(one people – a single whole)。

不過,俄羅斯國內也傳出不同的聲音。曾擔任俄羅斯足球代表隊隊長的史莫洛夫(Fedor Smolov),公開表態反對戰爭,是第一個站出來聲援的俄羅斯球員。另外,也有多名俄羅斯科學家、流行文化人士、名人與記者,都公開呼籲停止戰爭。

俄羅斯人民之間,亦爆發反戰示威潮。多座城市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軍事行動,甚至還有民眾在受訪時直呼,對於普丁下令對他們的「兄弟國」進行全面攻擊,感到失望、憤慨、羞恥。然因示威行動未經許可,官方認定屬於違法行為,俄羅斯警方於是封鎖通道,並驅散抗議群眾,據稱至少有1700人被逮捕。

延伸閱讀》「普京是國家的恥辱!」俄羅斯53個城市發起反戰示威,超過1700人遭逮捕

實習記者:陳昭容

核稿編輯:廖梓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