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富足的人,是從來不會去刷存在感的

愛的培養皿

撰文/ 今周刊專欄作家李尚龍

那天製作團隊更換,嘉賓狀態不好,現場狀況頻出,主持人撒貝寧現場都有些繃不住了,忍了幾次終於還是爆發了,也不管現場觀眾的目光,開始大聲痛斥起來。我看著錶,真為製作方捏把冷汗,因為還有大概一個小時,第二場錄製就要開始了,可節目進程竟尚未過半。我自己做過電影,深知每個片場都有自己的苦衷,計畫總趕不上變化,但沒想到進度竟然慢成這樣。此時,導演終於遞過來字條,上面寫著一行字:青年代表提問請把問題縮短。

我歎了一口氣,想,導演組終於清醒了。

後來才知道,這個導演是第一次接這個節目,幕後的混亂程度可想而知。不過好在節目決定在最後環節加快,這樣整個節目也能順利結束,欣慰。雖然我們幾個青年代表的講話會被剪掉或者壓根不會播出,但為了整體節目和下一場的節目,短就短吧。

我把提前準備好的三個問題壓縮成一個,提醒左邊和右邊的兩個女孩子說:咱們別講故事,直接問問題。她們雖有不情願,但也點頭,在題板上去掉了兩個問題。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第一個提問的男生,不知道是寂寞久了還是太久沒見到人,他竟然在問問題之前給自己做一個長達五分鐘的自我介紹,說 自己多麼厲害⋯⋯然後又問了好幾個問題和嘉賓進行了“激烈”的交鋒。嘉賓略顯尷尬,主持人明顯想打斷,可是硬著頭皮讓他說完了。

第二個青年代表,是一個高三剛畢業的小姑娘,竟然在如此寶貴的時間下調戲起了撒貝寧,說什麼她的同學很喜歡他,但知道他已經結婚後,轉而愛上胡歌了⋯⋯現場觀眾笑得很尷尬,撒貝寧也笑得很無奈,觀眾席上已經出現了打哈欠和看手機的舉動,畢竟,已經錄製了快三個小時。沒想到的是,小姑娘high了,竟然跟撒貝寧說:我能不能以後跟你混當主持人?我的聲音和形象還可以⋯⋯

我坐在旁邊,頭昏腦漲,無力吐槽。好在撒貝南反應快,把小姑娘對自己的問題重新拉回到了嘉賓身上。

後面幾個青年代表,當然也就止不住車了,去你的大局觀,去你的小字條,每個人只顧講完自己的話,沒有誰還記得這個場地馬上還有另一場錄製,沒人關心許多觀眾因為長時間沒活動,早已精疲力盡。

到我問問題,我算了一下,站起來到坐下來,二十秒,全部問完。或許沒人會記得那二十秒,可那又如何呢?

最後,整個節目時間還是被耽誤了,好在不是太嚴重。

錄製結束後,我們回到嘉賓休息室,小姑娘特別開心地跟同學打電話說:我幫你跟撒貝寧老師說你喜歡他了,哈哈哈,他臉紅 了,我剛才可威風了⋯⋯

我看著她,無奈地搖搖頭。你確實是說了好多,你確實威風了,但因為你刷的存在感,最後導致別人受到了傷害,耽誤了整個節目的進度,這種存在感,刷了有什麼意義?其實,這樣的展示根本不能表明你的知書達理,只能表明你不識大局,平時寂寞孤單沒見過世面。

我離開錄播廳,那幾個青年代表還沉浸在剛才說了好多話、搶了許多鏡頭前的存在感中。我著急有事,提前離開,路過散場的觀眾, 聽到一個大爺憤憤不平地說一句:「那幾個年輕人話真多,可給我坐得,高血壓都犯了 !」

另一個大爺說:「是啊,尿可憋死我了⋯⋯」

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存在感,適當地發發朋友圈跟好哥們炫耀一下,能讓自己的心情變得愉快很多,但是你不能在展示自己時傷害到他人,侵佔到別人的時間,擾亂大局。你不能抓到機會就拼了命地展示,全然不顧別人的感受,這樣刷存在感,耽誤別人時間,其實就是品德差。

很多領導者在開會的時候,總是沒完沒了地講話,車軲轆話輪番說,幾句話就能講清楚的事情,恨不得講幾個小時,自己講完了,爽了,台下鼾聲四起怨聲載道。

曾經有一個老闆跟秘書說,你把我的演講稿改一改,沒用的刪除掉。後來,秘書把老闆的演講稿刪除到只有一句話:會後在二樓聚餐。

這是個笑話,但用講話的方式刷存在感的領導者太多,尤其是新官上任,總是滔滔不絕。可是,這樣無休止的講話、沒邏輯的篇幅,不會贏得任何人的尊重;這樣刷存在感的方式,只能代表這個人的無知、寂寞、和自卑。

為什麼不列個簡短的提綱,為什麼不考慮一下大局,為什麼不講完散會,難道台下人的時間不是時間嗎?

我給你分享一個故事,幾年前,新東方的創始人俞敏洪去武漢演講,現場密密麻麻的,悶熱的光谷體育場,一萬個學生穿著短袖,早就開始等著,許多人汗流浹背,還耽誤了一些時間,學子們已經有些不耐煩。主持人上台寒暄兩句,學生充滿期待,沒想到主持人話鋒一轉,竟然請教育部的長官先講話。台下噓聲一片:「我們來這裡是聽你長官講話的嗎?」

長官走上台,環望四周,把講稿放回到口袋裡,只說了一句話:我知道你們今天是來聽俞老師講課的,不是聽我的,所以,接下來,我們掌聲歡迎俞敏洪老師。

過了許多年,俞老師講的那場講座我已經不記得內容了,但那個教育部長官講這句話的場景歷歷在目。他的自信和臨場應變讓我明白了一件事:「真正的存在感不是刷出來的,是來自強大而自信的內心。」

其實刷存在感的方式很多,而一個內心富足的人,是從來不會去刷存在感的,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存在,也清楚自己活著的意義。

他也會寂寞,但當被聚焦時,不以物喜,不會失態,更不會沒素質地停不下來。他內心強大,平時習慣了讀書、鍛煉;他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清楚自己要表達什麼;他更明白,存在感不是刷出來的,與其瘋狂地展示或者失態地炫耀,不如找個安靜的角落去靜思自己的存在,我思故我在。

我記得在一個炎熱天氣下的開學典禮上,學生們滿頭大汗地準備聽中國傳媒大學校長的講話,所有人都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有人拿出了水等著邊聽邊喝,可是,蘇校長上台後就說了一句話:天熱,我講短點,大家新學期加油,好好學習,散會

散會了 !!

我想,許多傳媒大學的學生畢業多年,都會回想起校長的那份自信和簡短,可能很多青春的時光早已忘懷,但都會想起那炎熱的天氣裡校長霸氣的一句話:散會。

他不用刷存在感,他就存在許多人心裡,很久很久。

人經歷得越多,越不愛表達;書讀得越多,越明白自己無知; 路走得越遠,越知道自己渺小。

只有弱者,才會狼狽的刷著存在感。

一個人,安靜久了,書讀多了,路走遠了,內心強大了,自然,也就存在了。

本文取自《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今周刊出版

更多今周刊文章

如果活到70歲,卻只能靠名校出身刷存在感,其實很可憐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台灣爭慰安婦人權 日本人助攻了
大陸求職:這裡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個打工仔
台商在中的護身符:「一中牌」失靈了?
台灣民眾「居住證」究竟是糖衣還是毒藥?
真正的朋友不是和你一起享福,而是不離不棄!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