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南巫》改編童年經歷 張吉安低資源記錄家族況味

祁玲
·7 分鐘 (閱讀時間)
《南巫》在張吉安家郷、馬來西亞與泰國邊境吉打州實景拍攝,由於地處偏遠、題材特殊,籌資不易。(傳影互動提供)
《南巫》在張吉安家郷、馬來西亞與泰國邊境吉打州實景拍攝,由於地處偏遠、題材特殊,籌資不易。(傳影互動提供)

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張吉安首部劇情長片《南巫》,以童年時期父親遭人下降頭為引子,將民俗文化、信仰認同和馬來西亞華人流離顛沛的歷史,交織出如真似幻的情節,開創新格局。

全片在張吉安家鄉、馬來西亞與泰國邊境吉打州實景拍攝,由於地處偏遠、題材特殊,籌資不易。總預算約新台幣1,100萬元,除了金馬創投後製獎的100萬元,其餘都來自當地社團、居民,以及張吉安和參與演員的朋友,眾志成城募集所有經費。

《南巫》重現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的童年往事,描述80年代末期,住在吉打州的一家四口,生活因一起意外事件大亂。男主人阿昌莫名生病、嘔吐物中驚見數根鐵釘,女主人阿燕原本不相信丈夫遭人下降頭,眼看病情每況愈下,才決定求助乩童。

演員吳俐璇飾演的角色阿燕,在片中找到下降頭用的稻偶道具,是張吉安親手製作。(傳影互動提供)
演員吳俐璇飾演的角色阿燕,在片中找到下降頭用的稻偶道具,是張吉安親手製作。(傳影互動提供)

 

現實生活裡,張吉安的父親也被下降頭而生病,痊癒後轉當乩童,專為別人解降頭。人生如戲,虛實各有幾分?他接受本刊視訊專訪時說:「電影裡有6、7成是我的童年記憶,比如吐鐵釘。影片前半個小時敘述的事件都真的發生過,只不過我父親實際病了1年半,電影中我濃縮成3個月。」

張吉安把童年時期父親遭人下降頭的故事改編成電影,一半以上的情節來自真實經歷。(傳影互動提供)
張吉安把童年時期父親遭人下降頭的故事改編成電影,一半以上的情節來自真實經歷。(傳影互動提供)

 

成長背景加上從小接觸大量中港台電影,張吉安特別迷戀侯孝賢的作品,促使他籌拍首部長片也選擇以自己的童年往事,結合降頭題材。他說:「這種組合在華語電影圈罕見而獨特,或許還可能被誤以為是恐怖片,有助尋找資金。」上述種種成為他以《南巫》重返電影圈的理由。

張吉安是電影本科系畢業,短暫從事剪接工作後就「不務正業」,參與過劇場演出、學習舞踏。之後轉任廣播節目主持人,對鄉音考古和採集產生興趣,也投身社區藝術工作,為此赴台灣學習社區營造。這些經歷都像為他執導電影做準備,《南巫》是水到渠成之作。

談到創作劇本的過程,他表示,學生時代就想拍下父母的故事。十多年前在馬來西亞已故導演雅絲敏阿莫的鼓勵下開始動筆,未料她突然中風過世,因此擱置。直到4年前辭去電台工作,才重拾寫了一半的劇本。

張吉安去年在《南巫》金馬影展映後座談會上與觀眾分享拍片甘苦。(翻攝自goldenhorse.org.tw)
張吉安去年在《南巫》金馬影展映後座談會上與觀眾分享拍片甘苦。(翻攝自goldenhorse.org.tw)

 

 金馬新編導 張吉安1978年2月14日生於馬來西亞吉打州
經歷:導演、廣播主持人、作家、社區藝術工作者、剪接師
代表作:
2020年 《南巫》獲第57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奈派克獎和亞洲電影觀察團推薦獎
2017年 短片《義山》入圍第22屆釜山影展Wide Angle競賽單元

社區營造的經驗,讓張吉安喜歡回歸故事發生的場景,天馬行空的想像,靈感也不斷湧出。片中有一場戲,女主角去山裡祭神,山神娓娓道來身世的那段台詞,便是張吉安天天帶著電腦,坐在山裡寫出來的,為期一週。藉由這種儀式感和臨場體驗,他更能感受當地的人文氛圍。

《南巫》於2018年獲金馬創投內容物數位電影獎,他特別來台尋找資金,可惜事與願違。張吉安說:「 中國投資方有興趣,但希望我們改結局,將無法解釋的事件歸因於女主角幻想。我在製片建議下照做,拍了一個結尾,幸虧後來沒有放進去。」

此外,張吉安堅持赴吉打州取景,因為當地有座象嶼山是重要地標,他希望如實呈現周遭的環境美學,而非如投資方要求在別處拍攝、再以特效處理。

他坦言,連馬來西亞人都認為吉打州太過冷門,陸續修改6、7次劇本,提供給當地不同的投資方看,均鎩羽而歸。最後靠著金馬創投的100萬元獎金,以及當地人的贊助,才獲得經費。

 《南巫》於2019年11月22日開鏡,刻意與當年金馬頒獎典禮同一天。(翻攝自《南巫》粉絲專頁)
《南巫》於2019年11月22日開鏡,刻意與當年金馬頒獎典禮同一天。(翻攝自《南巫》粉絲專頁)

 

 

張吉安親自選角、勘景,也要求攝影師別拍太多鏡頭,邊拍邊在腦海剪接畫面。

《南巫》於2019年11月22日開鏡,張吉安刻意選當年金馬頒獎典禮那天。那時製片告訴他,「最多只能拍23天,要看著錢來辦事。」張吉安除了編導費分文未取,前置期親自選角、勘景,每場戲開拍前先幫演員走好位,還要求攝影師不要拍太多個鏡頭,邊拍邊在腦海中剪接畫面,如此都是為了跟時間賽跑。

 《南巫》的拍攝預算有限,張吉安(右三)要求攝影師每場戲不要拍太多鏡頭,以節省經費。(張吉安提供)
《南巫》的拍攝預算有限,張吉安(右三)要求攝影師每場戲不要拍太多鏡頭,以節省經費。(張吉安提供)

 

資源有限的情形下,張吉安身兼多職:製作下降頭用的稻偶道具、寫主題曲的歌詞、編排劇中角色田伯爺和鬼仔的舞蹈、配唱從小聽到大的咒語、吟唱或超渡經文,片中電視和廣播的內容也由他播報。某次,1位臨時演員因故不能演乩童,他便親自上陣。

片中女主人阿燕一角,參考自張吉安的外婆和媽媽,藉此展現馬來西亞華人女性持家的韌性和堅忍。張吉安透露,選角首要條件是要會說吉打方言,剛好吳俐璇是吉打人,語言方面符合要求。開拍後她放下亮眼外表,任由皮膚粗糙素顏入鏡,舉手投足細膩詮釋女主角阿燕的豐富層次。

皮影戲在《南巫》扮演重要角色,一度遭馬來西亞官方下令刪剪。左為演員蔡寶珠。(傳影互動提供)
皮影戲在《南巫》扮演重要角色,一度遭馬來西亞官方下令刪剪。左為演員蔡寶珠。(傳影互動提供)

 

拍過蔡明亮電影《黑眼圈》的蔡寶珠是馬來西亞劇場演員,與張吉安是舊識,此次在《南巫》扮演話不多但氣場十足的神祕女子。蔡寶珠是馬來半島的峇峇娘惹族,外形與馬泰邊界其他華人混血族裔相似,也會說當地語言,加上此角的戲都一鏡到底,「只有劇場人才能勝任」。應劇情需要,蔡寶珠也跟著師父上了1個月的皮影戲課程。

張吉安(右)因《南巫》獲上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
張吉安(右)因《南巫》獲上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

 

他說明:「這部片中,皮影戲具有為故事分場的重要功能。它是有悠久歷史的民俗技藝,在馬來西亞有超渡、祭神的功用。此外,它也是人類歷史發展最早的光影技藝,《南巫》以此開場,也是我對百年電影的回望和致敬。」

 

皮影戲象徵的偶像崇拜違背伊斯蘭教精神,起初被馬來西亞電檢局裁定要刪減部分畫面才准映。

張吉安去年勇奪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在馬來西亞受到矚目,也引發爭議。起因於馬來西亞官方宗教是伊斯蘭教,但片中皮影戲象徵的偶像崇拜與祭神色彩,與伊斯蘭教精神相違背。電檢局擔心引來保守人士抨擊,起初裁定要連同其他畫面共刪剪12刀才准映。此消息引起當地譁然,後來雖爭取到一刀不剪,搭配皮影戲畫面的咒語卻可能被消音。

張吉安於2017年推出短片《義山》,入圍第22屆釜山影展Wide Angle競賽單元。(張吉安提供)
張吉安於2017年推出短片《義山》,入圍第22屆釜山影展Wide Angle競賽單元。(張吉安提供)

 

馬來西亞先前因疫情之故關閉戲院,近日已開放營運。但張吉安無奈表示,戲院業者有市場考量,《南巫》延宕至明年才會在當地上映,「一切隨緣」。他的新作《五月雪》去年在金馬創投獲獎,劇本正在修改中。該片藉由馬來西亞華人戲班的故事,訴說當地不同世代華人的命運,已進入籌資階段,期盼今年底、明年初可開拍。

更多鏡週刊報導
張吉安拍戲還原童年場景 他第一次知道「媽媽」怎麼哭了
致敬小津安二郎 他拍《南巫》竟出現蚊子視角
《南巫》導演像起乩 張吉安:我父親是乩童

更多影劇新聞
落選《飢餓》主持遭挖「黑歷史」 Albee高EQ回應
許瑋甯脫衣驚見川字肌 腰部細到快斷
8個月沒見 李玖哲曬相馬茜驚豔照
50歲「最帥大叔」一現身震驚韓媒 邋遢亂髮被當流浪漢
偷吃人夫被抓包 一代玉女4年後扶正「愚人節閃婚」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