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澳高達 500 萬人在過去的 12 個月內曾食物匱乏」Foodbank 食物銀行,為飢餓而戰

換日線Crossing

作者:Jen/南十字星下的煙火

這幾個月來澳洲天災頻傳。從震驚世界的超級森林大火到內陸地區的長期乾旱,都讓許多人的生存環境受到嚴峻的挑戰。就在這個艱難的時刻,各大企業和明星的捐款新聞和消防員的英勇事蹟等漸漸進入大眾的視線。不過其實除了他們以外,還有另一群人長期為這個國家提供各式各樣的協助,卻少有人知曉。今天就來跟大家聊聊前兩周去食物銀行(Foodbank)做一日志工的經驗,還有澳洲作為已開發國家卻仍然存在的飢餓問題。

Foodbank:為飢餓而戰

Foodbank 是一個非營利、非宗教的慈善組織,在澳大利亞的每個州和地區都有資源。他們與澳洲許多大型的食品行業,包括 Woolworths、Coles 等都有合作,從它們手中獲得食物和捐款。他們也有跟供應商、製造商和運輸商合作,通過救援渠道生產數量不足的關鍵主食。志願者則會透過定期或非定期的志願服務,幫助他們挑選來自超市的食物,包裝和運送到需要的家庭。

圖/Jen 提供
圖/Jen 提供

根據 Foodbank 官網統計,全澳有 500 萬人在過去的 12 個月內經歷過食物匱乏(food insecurity)的狀況。其中每個星期,每 10 人裡就有至少 3 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整天都沒有東西吃。Foodbank 設立的宗旨就是為了飢餓而戰,每個月都為超過 81,500 人提供食物救濟。

這次我是通過公司組織的企業一日志願服務來 Foodbank 的倉庫幫忙。一大早到的時候先被安排到企業志願者休息室放下東西、穿上亮面背心,等待大家集合。因為有好幾個公司都有參與,所以也算是另類的社交機會。休息室還有一個白板,上面寫著企業志工裝袋馬鈴薯的總重量排行。仔細一看發現來做志願服務的公司,好多都是國內外知名企業,比如四大諮詢公司之一的畢馬威(KPMG)、澳洲本地的大銀行澳新銀行(ANZ)、美國最大金融服務機構摩根大通(JP Morgan)等等──看來之前聽說這邊的企業文化很看重回饋社會跟社區服務是真的呢!

圖/Jen 提供
圖/Jen 提供

等大家都到之後,機構裡的一名資深志工進來跟我們講解他們平常的工作、倉庫裡的設施、注意事項等等。也說明了在最近旱災的影響下,他們收到了許多額外捐贈進來的食物,所以需要更多志工來幫忙分裝。

除此之外,他還說明災情嚴重時,Foodbank 也會發起募款,並用這筆錢向超市購買一些能長期存放的食材如罐裝番茄、義大利麵等等,由志工團隊開車進入災區發送給農民及家人,讓他們可以做簡易的餐點果腹。這邊還有一個有趣的小知識,資深志工告訴我們手工的義大利麵通常保存時間較短,所以很多商家發現快要過期沒賣掉的時候就下架不要了,但其實這些放到冷凍櫃,還可以多保存好幾個星期。

完好的馬鈴薯、洋蔥、蔬菜,只因賣相不好就遭淘汰

之後就正式上工了。第一個任務是先將超市送來的袋裝馬鈴薯分到 Foodbank 自己的超大塑膠籃裡。因為超市的小籃子需要還回去,所以他們有自己可循環利用的超大塑膠籃。這裡另一名資深志工也解釋,那些袋裝馬鈴薯其實是可以吃的,只是因為形狀大小參差不齊,所以超市沒辦法賣。聽到這邊覺得實在太可惜,就只是因為外觀上的瑕疵卻要浪費這麼多的食物。

之後就開始了分組裝洋蔥任務,要把一整大籃的洋蔥全部分裝到網袋裡。聽上次也來過的同事說,其實大部分的企業志工來都會要做這個任務。因為澳洲人洋蔥吃的多、產的多,所以超市會有很多賣相不好的都會一大箱一大箱的被捐到 Foodbank 來,他們分裝好之後再送到需要的家庭。因為洋蔥真的很多,我們一組四到五個人還弄了近一個半小時才裝完一籃。這邊小小的吐槽一下,這麼大量的工作完全依靠志願者而不是機器,感覺有點浪費勞動力。

裝完之後也差不多到了休息時間,因為倉庫所在的位置偏遠,附近沒有任何餐廳或咖啡店,所以休息時間他們特別安排餐車開到倉庫門口讓我們可以買些吃的跟喝的。咖啡車的話比較簡易,車子後備箱打開就是一個咖啡機,司機兼咖啡師現點現做,一杯也差不多市價大概 3-4 塊錢澳幣(60-80 台幣)。餐車的話就比較有趣了,後備箱是一個熱食櫃,裡面有鹹派、炸物等等。車子側面打開來是個冰箱,有三明治、水果、沙拉,還有一些果汁跟軟飲。

喝杯咖啡吃點東西之後又繼續上工。沒想到剛剛裝完洋蔥又來了洋蔥!還好這次量比較少,加上大家熟練之後動作變快,一小時之內就裝完了。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突然運來了好多籃的白花椰菜跟生菜,全部都是獨立包裝,資深志工讓我們全都丟到 Foodbank 專用的大籃子。

圖/Jen 提供
圖/Jen 提供

其實這裡我有點不太明白,那些蔬菜看起來都很好,不像之前的馬鈴薯有外觀上的瑕疵,不知道為什麼要丟掉。當下因為太忙碌所以沒問,但後來同事告訴我可能是再兩天就要過期了,超市剩下太多賣不完,就捐到這裡了。

最後一個任務是分裝義大利麵,主要是把散裝的包好再貼上日期的標籤裝箱,然後放進冷凍櫃。這邊的任務我沒有參與到太多就結束了,但看到這麼多義大利麵也是比較驚人,沒想到澳洲人這麼愛吃義大利麵,難怪前面資深員工提到買罐裝番茄加上現有的麵條跟洋蔥送到災區的事情。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當下除了身體有些疲憊,心靈卻是很滿足的。除了很高興能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外,也親眼見識到了這麼多平常在超市看不到的食物浪費,深深感受到珍惜現有資源的重要性!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全澳高達 500 萬人在過去的 12 個月內曾食物匱乏」──Foodbank 食物銀行,為飢餓而戰》,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澳洲森林大火持續失控!全球暖化到底誰該負責?

我在克羅埃西亞翻垃圾桶:完整的牛奶、優格、餅乾──幾乎沒有一樣是過期的

作者簡介:

1995年出生於台北,15歲來到澳洲求學,之後畢業於雪梨大學資訊工程系。在五年就學期間有許多打工經驗,其中兩年在雪梨一間中大型補習班教授小學生數學,由此開始深度了解澳洲教育體制。2018年初入職一家矽谷公司的雪梨分部做初級顧問,年底於同部門轉職為初級專案經理。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郝龍斌、江啟臣誰能勝出?
武漢肺炎下的廣州:她在中國的新年,恐慌比疫情更加猛烈
從愛滋、SARS、麻風到武漢肺炎,中國防疫一再重蹈的「面子」覆轍
蔡總統能抗拒自定義歷史定位的誘惑嗎?
新國會 依然波濤洶湧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