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年底大選能否順利登場 內外因素交加

·5 分鐘 (閱讀時間)

利比亞在2011年的人民起義推翻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al-Gaddafi)後,陷入近十年的流血衝突,內戰並演變成外國強權間的代理人戰爭,直到去年看到和平曙光,國內交戰雙方簽署停火協議,今年底並將舉行大選。然而,距離選舉預定時程只剩下一個多月,國內外許多複雜議題未解,都恐危及這場重要選舉是否能順利舉行。

推進利比亞和平進程 1224舉行總統與國會大選

在聯合國支持的和平進程下,歷經10年流血衝突的利比亞預定在12月24日底同時舉行總統與國會大選,這次大選並受到利比亞國內大多數派系和法國、美國和德國等大國支持。然而,距離大選登場只剩下1個多月的時間,仍有許多複雜問題待解,包括西方國家所說的俄國和土耳其「外國勢力」撤出利比亞,以及國內選舉法框架仍未完善等;任何一個問題若處理不慎,都恐危及選舉是否能順利舉行,讓脆弱的和平進程出軌。

此外,選舉結果仍可能在最後一刻被利比亞國內的部分勢力拒絕,法國國際新聞頻道法國24台(France 24)引述法國總統府官員報導,利比亞的局勢仍相當脆弱,部分勢力恐會藉由任何可能的機會來推進自己的利益。這位匿名官員警告,「他們顯然在等待突襲,並試圖破壞選舉進程。」

對利比亞和歐洲來說,這次大選也標誌著重要轉折點,在利比亞過去多年的動盪下,該國成為尋求跨越地中海,抵達目的地歐洲的移民的主要出發地。

格達費之子參選 可能打出懷舊牌

前強人總統格達費的兒子塞夫.格達費(Saif al-Islam al-Gaddafi)一如先前觀察人士所料,將投入總統大選,他已在11月14日完成參選登記,是第一個登記參選的候選人。

分析家指出,當年北約(NATO)支持的人民起義導致利比亞10年來的動亂和暴力,因此,塞夫可以大打懷舊牌,強調利比亞在2011年以前,他父親統治時所看到的安穩。

可能候選名單中還包括東部的軍事強人哈夫塔(Khalifa Haftar)、現任總理德貝巴(Abdulhamid al-Dbeibah),以及國會議長沙雷伊薩(Aguila Saleh Issa)。

俄土軍事力量遲不撤離 恐成衝突未爆彈

為了鞏固年底的選舉,法國、德國、埃及等數十國領袖,以及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和利比亞過渡政府總理,12日在巴黎召開峰會,會中達成協議,將對任何破壞利比亞選舉進程和政治過渡的人實施制裁。

不過,先前內戰期間支持敵對陣營、且在利比亞仍有駐軍的俄國和土耳其,卻只派出較低階官員與會,反映了利比亞和平進程仍面臨多方角力,困難重重。俄國派出與會的代表為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土耳其則只派出副外長歐納爾(Sedat Onal)。

俄國和土耳其被認為是導致利比亞過去十年衝突的主要背後行為者。俄國支持的是東部軍閥哈夫塔的國民軍,而土耳其則支持聯合國承認的利比亞全國團結政府(Government of National Accord)。

在聯合國斡旋下,利比亞交戰雙方最後在2020年10月於日內瓦簽署停火協議,決定在利比亞全境實行「完全和永久」停火。

然而,在停火協議簽署後,外國軍事力量卻遲遲未撤出,被認為是造成不穩定、可能擴大潛在衝突的問題來源。根據聯合國,目前有2萬名傭兵與外國士兵部署在利比亞,包括俄國部署在東部地區的傭兵組織瓦格那集團(Wagner),以及西部的土耳其軍隊。

人權團體籲確保利比亞人民可安全投票

此外,選舉要如期舉行,在利比亞國內也面臨法律上的問題,這也可能危及該國脆弱的和平進程。

目前利比亞東部和西部各設有立法機構,它們必須就選舉的立法框架達成一致,包括誰可以參選,以及總統應擁有的權力。

人權組織也對利比亞當局是否能舉辦一場自由公正的選舉提出質疑。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人權觀察組織(HRW)11日在一項聲明中批評,利比亞當局對言論和結社自由的限制,以及記者和社運人士不時受到武裝團體恐嚇、攻擊和拘留,都讓人對利比亞人民是否可以安全地投下手中選票抱持懷疑。

人權觀察說,力促利比亞選舉的西方領袖應該提出的主要問題是,利比亞當局是否能確保一個「不會對選民、候選人和政黨造成脅迫、歧視和恐嚇的環境?」

人權觀察利比亞高級研究員薩拉(Hanan Salah)告訴半島電視台,雖然「利比亞需要選舉,來從這個階段往前進」,但推動這項進程的世界領袖有義務「確保人們可以在相對安全的情況下去投票」,以及從一個自由公正的選舉中收穫最好的結果。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利比亞前強人格達費之子 登記參選總統
鞏固利比亞年底大選 西方擬對阻撓政治過渡者祭出制裁
利比亞前獨裁者格達費之子出獄 傳前往土耳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