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工作完勝東京?日本人來台發現四大不思議

換日線
·9 分鐘 (閱讀時間)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佐藤峻 / 日本人的台灣創業紀錄

大家好!我是 Leo!我來自日本,已經在台灣經營一家名為 applemint 的數位行銷公司 3 年了。

最近,我看到幾個去日本工作的台灣朋友陸續回到台灣,看來他們可能不太適應日本的工作環境——其實,沒在日本工作過的人可能不大理解,其實台灣的工作環境和日本相比,在很多地方都友善許多。

我也是到了台灣創業之後才發現,台灣的員工其實相較日本來說,是很受法律保護的。

因此在這篇文章中,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作為一個在台灣創辦公司的日本人,我個人所體會到台灣工作環境中,一些日本多數上班族都會感到「不可思議」、但台灣上班族卻覺得「再正常不過」的特色。想去日本工作的台灣朋友們,建議你也可以先看看這篇文章,再做決定吧!

一、在台灣,上班族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交通方式通勤

在台灣的你,如果有車的話,可以選擇自己騎摩托車或開車上下班——這應該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吧?

但你沒看錯:在日本的很多地方是不行的。除非你住在鄉下,否則你無法選擇自行開車、騎車上下班。例如在東京,為了防止員工在上下班期間發生意外,變成工傷事故,因此很多企業都規定,員工「必須」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鐵路、地鐵、公車等)上下班。

這主要是因為,在日本的法律中,如果員工上下班途中發生意外,必須要由公司負責,因此日本公司也有權力限制員工通勤的方式;然而在台灣,通勤過程中若無過失發生意外依然屬於職災,但公司是不能夠限制員工上下班通勤方式的。

我直到和律師在制定就業規則的時候,才知道這件事。除了很震驚之外,同時也覺得台灣的員工在受到法律的保護下,享有比日本上班族大很多的自由。

二、只要向勞工局舉報,通常就會有人來勞檢與處理

在台灣,員工經常會向勞工局舉報非法加班、公司非法營業⋯⋯等。勞動部也往往會迅速地展開調查行動,並對公司進行稽查(勞檢)。我覺得有這樣的制度和執行力,能夠創造更友善的職場環境。

但以前在日本的時候,我曾在一家黑心公司工作,卻沒有遭到同樣的待遇。為什麼說他「黑心」呢?因為當初在與公司簽訂合約時,對方告知、合約中也載明我在試用期 6 個月後會成為正式員工。但事實上在試用期之後,我卻無法成為正式員工。

當時公司給我的解釋是:合約的內容是以 「shall(應該)」這個字來表示,所以無法給予保證。意思就是「試用期之後,你『可能可以』成為正式的員工」,這也跟當時對方和我保證的完全不同。公司使用這樣定義曖昧的字眼讓我感覺受騙,所以我馬上打電話給日本的勞動局,重點是勞動局卻在接到我電話、知道我的處境後,從此沒有任何的作為。

後來我和許多同為上班族的日本朋友討論,大多數人都告訴我日本勞動部門的公務機關像這樣「放生」申訴勞工並不是特例——這點和我在台灣得知的狀況差異很大:台灣的相關單位儘管未必都能給勞工滿意的結果,但至少絕大多數都會在接到申訴後,到該公司勞檢。

或許在台灣作為一個經營者,有這樣的舉報機制是一種壓力,也會使工作環境比較緊張;但從員工的角度來看,這卻是一個相對具有「應有權利保障機制」的職場環境。

三、到公司後才吃早餐

我公司的員工通常都是在公司吃早餐,相信這對許多台灣人來說應該也是司空見慣的事。

但這樣的行為,在日本絕大多數企業都是不被允許的:日本的公司長官們不只會因為員工「到公司才吃早餐」感到生氣,甚至還有很多傳統的日本公司,「強烈不建議」員工在下午的時候吃零食。

我在日本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就是一家傳統企業。雖然公司沒有明確規定「絕對不能吃零食」,但整個公司內就是有一種氛圍,讓人覺得吃零食是一件「不太好的行為」。就算真的非要吃不可,同事們也不敢吃薯片和其他咀嚼時會發出聲音的零食——因為發出來的聲音可能會讓其他人分心。

這也是為什麼像是口香糖、軟糖等這類不會發出聲音的零食,在日本這麼受到歡迎的原因:很多日本的上班族和工薪族,都「不得不」偏愛這類不會發出聲音的零食。

老實說,我一開始其實也希望員工到公司上班前先吃完早餐,但現在反而轉換了心態,認為這就是台灣公司文化的一部分。

四、在工作中瀏覽自己喜歡的網站,和朋友互通訊息

在台灣,我看過許多人「竟然可以」在上班時看 PCHOME、看新聞,和朋友用 LINE 聊天,甚至逛網拍。

但在日本的很多公司,員工不只無法在電腦上安裝 LINE 等社群通訊軟體,甚至是連一些特定的網站都無法點開來看。

像是我以前在日本上班時,雖然可以用公司的電腦瀏覽 Yahoo Japan,但當我點擊 Yahoo Japan 的「體育項目」時,就會被禁止——同樣的,亞馬遜和樂天當然也無法進入。

然而在台灣我觀察到的普遍狀況是,連實習生都可以在辦公室裡上網看自己感興趣、卻跟工作無關的內容;若想要用(自己定義的)工作空檔看看娛樂新聞也沒問題,這好像是他們應有的權利。只能說,如果同樣的行為發生在日本公司裡,這位員工必定「前景堪慮」。

到台灣創業後,我也調整了自己的心態:既然大多數的公司都如此,我們也不該強制禁止員工在上班時間透過通訊軟體和朋友互動,或上網看一些自己喜歡的網站。但 applemint 還是有一個公司規定,就是禁止在上班時間瀏覽色情網站或非法網站,其它就無所謂。

畢竟在工作中,適度放鬆一下也沒什麼不好——但前提是工作項目必須按時完成。自從開始這樣規定之後,我自己反倒也覺得心情輕鬆許多。

結語:「鬼島」與否,都是比較而來的

看到這邊,不知道台灣的大家有什麼想法呢?其實台灣的工作環境,或許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糟糕。我想更重要的是,在職場的選擇上,要能夠自行判斷好壞、自行決定自行負責:因為很多時候其實不同國家的職場,並沒有絕對的「好」與「壞」,或者都說都有它們各自的優缺點。

「好壞」更往往是由比較而來的:比如說有人覺得在台北領的工資非常低,但那是「比較」了東京的平均薪資後得出的結論——然而如果「比較」了東京的物價、稅率和社會整體薪資結構的話,未必真的那麼低。所以我認為,所有的「好壞」都是透過每個人不同的觀點和需求,自行比較分析而來的,別人無法隨便替你下定論。

日本的工作環境很「獨特」,對於一些人來說,可能會感到窒息;但也同樣可能讓一些人感到如魚得水。同時,日本和西方各國大不相同的職場 / 企業文化(例如以前的終身雇用制等),也形成了一門學科,在過去更幫助日本實現了現在的經濟發展。隨著產業的發展變好,員工工資也會提高⋯⋯。總之,很多事情經常都是一體兩面的。

因此,希望大家有機會時,能夠到日本和其他國家去多多體驗他們的當地文化,也回過頭來想想台灣相比之下「好的地方」和「需要改進的地方」。這樣一來,大家就能用比較正面的心態彼此截長補短,讓自己變得更好。

我也正在努力盡自己的一份心力,讓我所喜愛的台灣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台北工作環境完勝東京!?日本上班族來台創業後才發現的「四大不思議」》,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碩士畢業誤入黑心公司,驚見日本貧窮階層的絕望人生
大學一畢業月領 60K 新台幣,日本職場「高薪」、「高品質」背後的真相

作者簡介:

佐藤峻(Leo Sato) 畢業於國際基督教大學(ICU)/ 政大商學院碩士,2017 年在台灣創立了 applemint 數位行銷公司。 從外部投資 0 、客戶 0 、人脈 0 ,毫無資源的狀態開始,三年業績成長了 3000% 。2019 年協助來自日本的品牌 KARADA factory 創造在台 7 年來最高利潤。在沒有母公司支持、沒有客戶介紹、沒有參加任何研討會、更沒有出資為公司打廣告的前提下就獲得日、台超過 40 間企業的數位行銷代理機會。公司唯一的廣告宣傳花費用在實習生招募與新人數位廣告訓練,且僅僅 8 萬日圓。即便如此,依舊實現了與日、台 40 間以上企業的廣告投放與數位行銷合作,正在台灣親身實踐「築夢踏實的人生」。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香港政府近日在兩岸關係中 積極扮演「中共打手」
偶像團體哪裡辱華?韓國掀反中怒火
從牛豬分離到全豬進口,時空背景當然不一樣!
有本事沒收水利會,卻沒本事供水
今日看中天失去言論自由 明日吾等恐成另一受害者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