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看天下】「兩個中國」沒人愛

文/洪博學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青年軍,搶在聯合國開幕之前,要募集資金在《紐約時報》刊登廣告,內容是支持「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廣告下面特別註明:「自由中國」。
特別加註的意思,就是希望大家不要把「自由中國」和「紅色中國」弄混了。

募款成績乏善可期

這個募款廣告刊登以來,支持者並不多,恐怕無法達成預定廣告金額,比起上一次在「武漢瘟疫」之後,支持台灣進入世衛組織的紐時廣場的廣告TAIWAN CAN HELP,相差甚大,可見台灣和中華民國相比,不管是國內外,應該是認同台灣的人數比較多,這件事也拆穿了過去藍營捍衛中華民國的假象。

政府最近把護照改了,擴大台灣的辨識程度,縮小中華民國意涵,多數台灣人叫好,國民黨卻叫壞,即便改版後國徽還在,國民黨立委還是如喪考妣,好像中華民國消失,就是天大的污辱。照理說,這些人應該最響應中華民國回到聯合國的活動,但是,結局卻令人傷感,這些口裡愛中華民國的人,只是長期把中華民國當作道具的表演而已,實際捐款行動軟弱無力,蒼白無比。

照理說,「海峽論壇」如果真的有所謂對等尊嚴相待,那麼國民黨應該帶著國旗出席才是,現在不用說國旗了,被中共央視說成求和加上丐幫,簡直無地自容,自己還要吞進去。

去年選舉,在紅色媒體推波助瀾之下,老韓選總統,造勢場上旗海飄揚,捍衛中華民國聲浪,喊得震天響,數十萬的聚會者,不少人穿上國旗衣,談到中華民國還會落淚,現在,真正要行動表現捍衛中華民國時候,大家卻縮手了,證明台灣內部中華民國派並不多,反而台灣派比較多,台灣必須借中華民國殼上市,看起來好像是偶然,其實是時勢所逼的必然,意思就是每到選舉拿著國旗到處行走的人,根本就是假情假意,拿國旗只是把它當作反對民進黨道具罷了。

所以,急統派的新黨也坦承內部分裂了,分成中華民國派和紅色中國派,紅色中國派以前還要假裝熱愛中華民國,現在根本不演了,他們愛的是紅通通的紅色中國,所以,針對中共迫害人權,根本不當一回事,也不會加以譴責。

討厭中共所以討厭中國人

台灣人愛中華民國,只愛外殼,因為去掉外殼,很可能發生戰爭,所以愛得痛苦,但是,相差國民黨十年建立的共產黨,它們現在創建的紅色中國,內外都被中國人討厭,很多中國人拿到紅色護照,深以為恥辱,尤其在武漢瘟疫之後,不只中國人不愛中國,全世界都討厭中國,所以「環球黨媒」居然還問起習近平:「為甚麼世界都與中國為敵?」

敵人其實是從討厭開始的。

最深刻感受討厭中國的,就是黨國高官,只要有點撈到大錢的本事,中國的高官巨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拋棄中國身分證,弄幾張外國護照居留證,把錢弄到海外,此生不當中國人,是黨國官員的第一志願。最近美國清查黨國高官的海外金庫,有幾兆人民幣竟然沒人敢認領,聽說,美國可能透過法律,將這些無主金錢凍結後,作為武漢瘟疫的賠償。

貪官不敢認領海外金庫,因為害怕名字公告於世,會危及生命,可是貪官萬萬沒想到:他們心中的「不做中國人」第一志願,居然和被自己下令放逐的異議人士一模一樣,唯一不同是前者主動拋棄中國,後者被迫拋棄中國。

美國為了圍堵紅色特務的間諜活動,開始驅逐留學生,這些享受美國生活,幹著顛覆美國勾當的中國留學生,未來肯定沒戲唱。根據統計,目前已經有一千多人被驅逐,或拒絕發給簽證,無法進入美國,預料下波驅逐行動有五千人,這些留學生就是所稱的「國防七子」,從國防大學開始,與解放軍關係密切的北京航天科技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北京郵電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美國國土安全部調查,每年進入美國近40萬中國留學生,幾乎都處在中共高度監控之下,監控者不是美國情治單位,而是中共駐美特務組織或外交領事館,這些留學生被迫出任務,必須向國家交付偷盜科技的成績,表達對祖國忠誠,否則就無法拿到獎學金,甚至危及國內家屬人質生命財產安全,說起來,這些中國留學生也是被害者,但是,美國無法讓每個人接受保護,最後只好選擇驅逐或者拒絕入境,這些留學生在機場等待遣返飛機,你可以問他們:「你愛中國,或者恨中國?」

「兩個中國」纏鬥超過半世紀,「兩個中國」互相看不順眼,兩個中國,其中一個是邪惡魔鬼,一個是殭屍,都不被人民疼愛。這場零和遊戲的終點站,已經可以看到,新中華邦聯橫空出世,即將取代紅色中國,而台灣取代中華民國,也會順理成章,這是中台兩國最美好的結局,所以台灣人還要更努力拚一下。

作者指出「兩個中國」纏鬥超過半世紀,這場零和遊戲的終點站,已經可以看到,新中華邦聯橫空出世,即將取代紅色中國,而台灣取代中華民國,也會順理成章,這是中台兩國最美好的結局,所以台灣人還要更努力拚一下。。圖/民報合成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