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看天下】蒼老寫在小馬哥的臉上

文/洪博學
·4 分鐘 (閱讀時間)

政客和藝人一樣怕老,政客老了會失去記憶,藝人老了會失去魅力,這兩者最終就是失去群眾掌聲。

政客只要掌聲
因為要求掌聲,因此很多政客雖然人老珠黃,還是拚老命亮相,無懼臉上皺紋,猛刷存在感,老馬哥就是這樣的人。

年輕時代,我們在台灣抗爭民主、人權,老馬哥卻是威權爪牙,為了逃離惡魔島,很多民主同伴聲請赴美,卻變成有家難歸的黑名單,老馬卻是威權政權在美國的擁護者。從身世來看,老馬哥是逃離中共魔掌抵達香港的最後一批,生在香港長在台灣,現在卻拐著彎,把台灣的「反滲透法」和「港版國安法」綁在一起;港版國安法,不只沒收言論自由,甚至管轄權擴大到全世界,包含過境旅客,只要非中共喜歡者,都可能在機場被逮捕,這種法律如何可以和自我防衛的反滲透法比擬?自詡為法律學者的老馬,又何以自圓其說?若論其發言動機,莫非只為了替獨裁中共政權合理化,為鎮壓港人找到藉口,老馬哥經常語出驚人,也經常得不到大眾掌聲,蘇貞昌請他多關心國際情勢,看來老馬真的與世界越來越疏遠,今日的中共國,與他的想像差之千里,他的無厘頭加上退化,只會讓人看到他臉上日增的年輪,小馬哥老了。

好萊塢影星包伯霍伯,長期在紐約百老匯演出歌舞劇,有一次身體不適,到家庭醫師診所看病,醫師說,「你的心臟長期壓力,已經出毛病,最好的方法不是吃藥,而是遠離百老匯,到南方佛羅里達海灘上養病,否則不出幾年就會沒命」,包伯霍伯一聽沒命兩字,趕快把百老匯的檔期推遲了,搭上飛機飛往佛羅里達海灘,住進渡假飯店,第二天,包伯霍伯穿上簡單短褲到沙灘閒逛,路人甲乙看著他,只是禮貌笑一笑,兩天後,包伯霍伯又飛回紐約,出現在百老匯舞台上,醫師一看大驚失色,跑去舞台後面見他,包伯霍伯看到醫師,理直氣壯說,「我遵從醫囑,到了佛羅里達海灘,但是,那邊不是海就是魚,而且魚兒從沒有給我掌聲」,他拒絕養病回來表演,後來死於肺炎。死前一次表演昏倒舞台,他倒臥舞台的時候,沒有掌聲,只剩下尖叫。

國民黨面臨泡沫
30年沉睡在蘇起創造的「92共識魔咒」中,儘管當年當事人李登輝總統,千方百次公開說,「沒有92共識這件事」,但是,老馬還是固執信誓旦旦,「有啊」,但是,人到新加坡面對老習,卻不敢說出口,如今,老馬突然甦醒說,「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92共識」,我們只能說,「30年一覺中國夢」。
老馬突然表現憤怒,證明30年來,中共以及台灣民眾皆醒,只是老馬獨睡,名嘴黃光芹不客氣說,「老馬罹患老年失智」,藍營人士更加憤怒說,「92共識害國民黨失去政權」,這句話屬於事後諸葛,只能說出國民黨生活在台灣,卻從來不去感受這塊土地上的溫度,如同只要掌聲不要命的藝人。
如今,國民黨為了爭取選民認同,口口聲聲要融入台灣,卻不敢拿掉頂上中國帽子,如今,民調顯示,自認自己是台灣人認同已經來到70%,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只剩下10%,國民黨還天真以為,可以用中國名稱號召台灣人入黨嗎?
森林中的蟬兒,無法以夏天的薄衣對抗秋天來到,所以叫聲特別淒涼,就如同國民黨面對快速變化的政治世道,卻掩不住自身蒼老無法變通的身影,走入日暮的天色。
共產黨擁抱極左馬克思主義,自我斷絕普世文明的呼喚,在不停止的天災人禍之下,人民生活水深火熱,這是紅色政權末日寫照,中共正要走入歷史焚化爐,看來,中國國民黨無法落地生根,也將成為台灣的泡沫政黨。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