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路線與張亞中現象/李慶平

·5 分鐘 (閱讀時間)

李慶平(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

長久以來,中國國民黨對黨的路線問題,一直舉棋不定,自從蔣經國主席在1987年總統任內,開放黨禁、報禁,台灣進入民主政治的體制。但國民黨如何從一個威權體制下的政黨,轉型為民主體制下的政黨,始終在內部有不同的聲音。

李登輝任主席時,他一方面接受了經國先生留下的政治遺產,加上他個人獨特的風格,在1995年接見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時,稱中國國民黨為「外來政權」, 1999年又提出「特殊兩國論」,但國民黨內部高層,當時並無強烈的反對意見,只有一部分幹部及黨員叧組「新黨」。

從1996年李登輝當選直選總統後,黨內開始有將中國國民黨改名為台灣國民黨的聲音。名義上是推動國民黨成為本土化的政黨,以便在台灣生根,成為有競爭力的政黨。當時這個主張以中常委,內政部長黃主文為主,在2001年之後他成為台聯黨的主席,而李登輝是該黨的精神領袖。

1996年後,李登輝主張修改小學至高中歷史教科書,著重台灣本土歷史,導致以後的課綱問題。這些舉措對國民黨的黨魂及總路線,產生重大的衝擊。

2000年連戰先生任中國國民黨主席, 2003年一次中常會,由黨內高層「政治論述小組」,正式提出2004年總統選舉的政治論述案,其中有一段「台灣即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即台灣」的論述。

由於此一論述已偏離了中國國民黨的總路線,在國民黨中常會引起了一場旗鼓相當的辯論,一半中常委及高層幹部贊成,另有一半反對,辯論時間長達兩小時三十分鐘,結果連戰以主席身份做了結論,改成「中華民國是台灣民主、自由及安全的最佳保障」。化解當時國民黨總路線可能改變的風波。

馬英九任國民黨主席,並擔任總統時提出三不政策:「不統、不獨、不武」丶承認有「九二共識」,中國大陸海協會才同意簽署23項事務性協議。但對課綱問題,八年執政始終未能撥亂反正。最令人錯愕的是2008年5月20日,馬英九就任總統後第三天,教育部即通過陳水扁去中國化的課綱。直到馬英九執政最後一年,才將陳水扁的課綱的內容做了微調。但2016年蔡英文任總統後,不久即廢除,另行調成更去中國化的課綱,將中國歷史置入東亞史。形同對台灣學生而言,中國歷史屬於外國史。

馬英九執政八年時間,未能恢復「國統綱領」,是其任內的重大失策。而李登輝在陳水扁執政時,曾提醒陳水扁,不可廢除「國統綱領」,因「國統綱領」是兩岸交往中,對台灣而言是重要的政治基礎。但是最後陳水扁還是下令廢除國統綱領,形同淘空九二共識的基礎建築。

國民黨在1990代初期,有90萬餘黨員,現在只有37餘萬黨員,約有53萬餘成為失聯黨員,重要原因就是因國民黨失去了領導方向感,隨波逐流。

這次國民黨主席剛開始選舉時,台灣民眾及國民黨黨員對選舉的過程是冷漠的。原本以為是江啟臣與朱立倫之爭,而張亞中在最初黨內競選階段,只有5%的支持率。但經過四位參選人電視辯論後,張亞中以一介書生、政治素人參選人,提出了清晰的政治訴求,有理念,有方法,使台灣民眾,國民黨黨員及媒體一新耳目。

張亞中提出「救黨,救國,救兩岸」,「要戰爭,還是要和平」,提出「兩岸和平備忘錄」,兩岸之間的現實是「分治而非分裂」,張亞中主張的國民黨路線,已不再扭扭捏捏,而是清清楚楚,喚醒了全黨黨魂,也喚起了台灣民眾的反思。張亞中的崛起,立刻引起台灣社會關注朱、張之爭,最後張亞中獲60632票,得票率32.59%。為近三十年來國民黨選主席,唯一以理念,政治述求與如何解決兩岸緊張局勢者,不但為他贏得黨主席第二高票,也導致朱立倫成為黨史上第一位得票率不過半的主席。

張亞中雖敗猶榮,喚醒黨魂,這六萬多張票,也使黨內不得不重視「張亞中現象」的存在,朱立倫主席在選舉完後,不得不親自拜會張亞中。朱立倫主席未來形塑的黨路線,必然得要考慮張亞中的論述,以達成國民黨 基層團結對外。

國民黨53餘萬失聯黨員,此時正徘徊是否回歸之時,爭取年輕人入黨也是民氣可用的最佳時刻。因只有全體黨員,包括失聯黨員團結一致,才能喚醒民眾,正視國家面臨的危機,進一步「救黨、救國、救兩岸。」

10月4日,外交部吳釗燮部長接受澳大利亞廣播電台專訪,聲稱:「中國對台灣發動戰爭,台灣將戰鬥到底」,不過,台灣年輕人真的願意因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否定「九二共識」,並在台灣內部去中国化、向中國大陸挑釁的原因,被牽進「戰鬥到底」的局勢?

國民黨此時應站起來,給台灣民眾一個清晰、明亮的方向。無畏民進黨政府的1450網攻,向民眾說清楚、説明台灣的危機,是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造成,說清楚因果關係,不能讓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陷害國家安危。

政黨是有相同理念的群眾組合,有一定的清晰理念,有與時俱進的策略,有深入群眾,了解群眾,帶領群眾的方法與執行力。政黨存在絕不能只是依靠派系,地方勢力,利益分配與交換的選舉工具。孫中山先生曾説過,主義就是一種思想丶形成一種力量;張亞中現象此時出現,引起民心共鳴,正顯示這種思潮開始湧起, 正在重新反省臺灣民主走偏沒有,和國家安全路線要怎樣調整正確,才真正能維持國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