塩田千春來台 線網交織顫動靈魂

李怡芸/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北美館即日起展出《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圖為作者與《集聚—找尋目的地》作品合影。(鄧博仁攝)
北美館即日起展出《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圖為作者與《集聚—找尋目的地》作品合影。(鄧博仁攝)

為布展而來台經14天隔離,再進場布展10日並於30日亮相的國際知名藝術家塩田千春,對她而言新冠疫情雖也使得《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全球巡展面臨重重困難和延期,但另一方面她認為也多了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尤其來台隔離的14天,她認為能夠離群索居安靜下來,對藝術創作者而言其實是愉快的。

出生成長於日本大阪,24歲後赴德國柏林發展至今的塩田千春,早期主修油畫,此次展出作品甚至有她5歲時的第一幅畫《蝶倚向日葵》。但她大一時便有感於自己的繪畫遇到瓶頸,似乎怎麼也無法擺脫別人的影子,1992年的《無題》成為她最後一幅油畫作品。

5月1日起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的《塩田千春:顫動的靈魂》,是她25年創作生涯最大型而全面的展覽,作品包括大型裝置、攝影、行為藝術錄像,舞台設計等超過100件作品,亦為2019年在日本森美術館首展後,海外巡展的第一站。

北美館館長王俊傑指出,2019年此展曾吸引了66萬人次觀展,深刻詮釋了藝術家對死亡、生命、記憶、夢境等議題的思考,並以沉浸式的裝置讓人在其中彷彿融為一體,儘管2019年很多台灣觀眾也特地去日本看此展,但在北美館的呈現又有因地制宜的細節與特色。

塩田千春指出,自己的作品運用了大量的線,因此每到一處都要重新布展,這次針對北美館的樓高、空間場域感也多進行了調整,如這次展出的第一件作品《去向何方?》在森美術館是運用燈光凸顯效果,但在北美館設於玻璃窗前,有著很漂亮的自然光,呈現的效果也不同。

塩田千春的大型裝置如《不確定的旅程》、《外在化的身體》、《靜默中》等都用了大量線、網交織,塩田千春表示紅、黑、白是自己常用的毛線色彩,紅色往往表現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黑色則像是繪畫時在白紙上描出輪廓,白色則一來象徵純潔,在日本又在喪禮上出現,可以說是同時代表著開始和結束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