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的美顏

·3 分鐘 (閱讀時間)

「小姐,妳要把我們大哥化乎伊水水喔!」

兩個穿黑衣,雙臂露出刺青的「小弟」,操著台語,命令似的要我為他們的「老大」好好「整容」一番。

從事為大體化妝十多年來,見過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而為黑道人物美容,卻是頭一遭──他,據兩個小弟說他原本的「長相」還滿斯文的,很難看出他曾殺人放火、窮凶惡極的殘忍面目。

聽說,以往的社會,第一等聰明的人是當醫生;第二,是賣冰;第三,是開查某間(妓院);而現代社會則是:第一聰明人,要搞政治;第二,要開寺廟;第三,要「做兄弟」。眼前的這個「大哥」可真是「高桿」──三者通包。

聽說,他,以做兄弟「起家」,在賭場、市場以當「保鏢」為由,抽取「保護金」,後來又經營酒廊…有了錢好辦事,他參加鄉民代表選舉,二十八歲就當上代表會主席。哇!有了錢,又有了權,使他的聲勢壯大了,又懂得和有關人士打交道,「選」上了鄉裡最大一座宮廟的主委,一時權傾四方,在鄉內與周遭鄉鎮「喊水會結凍」,黑白兩道沒人敢得罪他…。

只是,人紅遭嫉是非多,那些賭場主持人、傳統市場小販,也不是泛泛之輩,更不是省油的燈,只不過為了避免無謂的紛爭,只得暫時隱忍,但,一旦有機會,他們必然會反撲的;尤其是每次鄉代、宮廟主委選舉,那群候選人、樁腳,還有為數不少的選民,常被他以暴力威脅、恐嚇、毆打、砍斷手腳、放火燒屋的…已然累積了滿腹的怨氣、怒火,正醞釀要除掉他…。

「砰!砰…」一個暗夜,想起了連串的槍聲。

他,被轟了三十九槍──真巧,那正是他的年歲!

聽說,是他為了鄉內一件上億的工程「圍事」,引起另一個角頭的不滿,加上之前許許多多的事物,兩人結怨已深,才種下殺機。

「要怎麼幫他妝扮得又帥又酷呢?」望著他那張被槍擊得幾乎已扭曲的、坑坑洞洞的臉,我忍不住又問那兩個小弟。誰知他們居然吞雲吐霧的,把煙圈一圈圈的往我臉上吐過來:「妳就看著辦吧,我們會給個大紅包的!」

我無法拒絕,只得拿起粉撲,在他近十五個破洞臉上,抹上一層又一層厚厚的白粉來「打底」;接著,我像個畫家,用眉筆在他臉上,先畫出一張「圓臉」的輪廓,再畫上濃眉、大「眼」、落腮鬍…。

「哇!妳把我們老大畫得雖不帥,卻很酷呀!」而後真的開了超出行情價的一張一萬二的即期支票遞給我,我趁機好言相勸:「你們還很年輕,難道不想回頭嗎?」我以為他們不會接受,還會惡言相向,沒想到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我們當然很想快回頭,不然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啊!」

沒錯!世上無真正的鬼,卻有一種比鬼還恐怖的「黑吃黑的『黑心鬼』」,哪一天被「黑吃黑」,還要跟他道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