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姊姊名校畢業任容萱備感壓力 攜張睿家斷捨離親情勒索

·3 分鐘 (閱讀時間)
任容萱、張睿家主演新戲《如果花知道》時經常被對方逗笑。(攝影/趙文彬)
任容萱、張睿家主演新戲《如果花知道》時經常被對方逗笑。(攝影/趙文彬)

[周刊王CTWANT] 任容萱、張睿家合作新戲《如果花知道》,劇中一個飾演嚴謹的花女巫、一個則是打破常規的痞子刑警,該劇分為11個單元,其中兩人對單元「親情的勒索總以愛為名」感觸很深,任容萱說爸媽、姊姊任家萱(Selina)高中都是名校畢業,讓她無形中有些壓力,回憶起唸書時家人要她「讀私校就好,不用重考」,原是貼心反而讓她心想:「是不是看不起我?」任容萱解釋,親情總會有壓力在,「當然他們是無意的,是我自己心裡覺得有。」

任容萱回憶讀書時家人們無意間給自己的壓力。 (攝影/趙文彬)
任容萱回憶讀書時家人們無意間給自己的壓力。 (攝影/趙文彬)

任爸爸是雄中、任媽媽是中山女高畢業,姊姊Selina則就讀北一女,這讓任容萱在唸書時就知道「大家對她有期許在」,她說:「我知道我成績沒這麼好,無法進入這麼好的學校,但我又很想表現給他們看。」扛著這樣的壓力,她在考高中時,即便第一次考試就申請上公立學校,但卻還是覺得不符合父母的期待而重考。

張睿家認為斷捨離就是要讓大家釋懷、饒恕和原諒。 (攝影/趙文彬)
張睿家認為斷捨離就是要讓大家釋懷、饒恕和原諒。 (攝影/趙文彬)

第二次考試雖然有進步,卻因學校太遠,還是選了第一間高中就讀,家人得知她心中想法後很心疼,因此任容萱考大學時父母率先表示,「上私校就好,不用再考。」原是怕她有壓力,卻反讓她認為被看不起了,又一次選擇重考,她說:「爸媽其實沒有逼迫我,是我自己給的壓力。」

任容萱說:「我會接下這部戲是因為劇中每個花語都是某一個時刻的自己,一句話就能釋放當下的自己。」她希望藉由斷捨離為主軸的故事能讓觀眾更愛惜自己以及身邊的人事物,並把焦點回到自己身上。而張睿家對此也感同身受,雖然劇中他是喜劇搞笑擔綱,但談及此也正經的說:「斷捨離就是要讓大家釋懷、饒恕和原諒,不要留下遺憾,因為你真的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

《如果花知道》以奇幻題材為主,拍攝場景超過224個,特效鏡頭也超過700顆。(圖/衛視中文台提供)
《如果花知道》以奇幻題材為主,拍攝場景超過224個,特效鏡頭也超過700顆。(圖/衛視中文台提供)

張睿家感慨地表示,每個人對於照顧別人的方式大多自認是對的,「但你得用同理心去看,而不是用自己的方式規定對方該怎麼做,除了需要溝通也需要時間來慢慢了解。」他回憶剛進入演藝圈時,媽媽因為擔心不是很支持,直到他演出第一部電影做出成績後才較為釋懷,「我自己就是堅持下去,就算碰到低潮也會努力突破不逃避,知道自己喜歡做這件事。」

演出花女巫的任容萱劇中擁有一家神秘花店「花之道」。 (圖/衛視中文台提供)
演出花女巫的任容萱劇中擁有一家神秘花店「花之道」。 (圖/衛視中文台提供)

拍攝《如果花知道》讓兩人對過往人生有了不一樣的想法以及角度,在深度省思的劇中他們也加入「笑」果調節,兩人劇中、私下一碰面就有歡笑,讓探討斷捨離的劇增添輕鬆感,任容萱常在開拍前先喊:「先讓我笑完!等等拍攝時就不會笑場了。」而張睿家也因角色突破自我,笑說:「這次釋放了所有我想演喜劇的自己。」該劇於周一至周五晚上9點在衛視中文台首播。

張睿家飾演痞子刑警唐青松,為劇中沈重斷捨離戲碼增添輕鬆感。 (圖/衛視中文台提供)
張睿家飾演痞子刑警唐青松,為劇中沈重斷捨離戲碼增添輕鬆感。 (圖/衛視中文台提供)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懶惰女「裝癱躺床20年」吃喝拉撒全靠家人 姐見詭異人影裝監視器拆穿
從長榮離職當外送員「被笑領嘸百萬年終」 他靠一招2年爽賺6400萬元
她等公車滑手機「突遭鞋帶勒脖」 變態男隨機殺人…勒死不成反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