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變局牽動中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4月10日在國會通過不信任投票後下台,依然沒有逃過巴基斯坦沒有任何一位總理做滿任期的宿命。與過去不同的是,過去巴國總理幾乎都是因軍事政變下台,而伊姆蘭汗卻是第一個在不信任投票的民主程序下去職的總理。

巴國的政治風暴早在1周前就已經開始。當時因為執政聯盟有7席倒戈,讓反對陣營擁有足夠拉下伊姆蘭汗的票數,因而計畫4月3日在國會發起不信任投票。結果這個投票硬生生被副議長蘇里擋了下來,稱後面有外國干預的黑手。伊姆蘭汗順勢宣布解散國會,表示要讓人民來決定誰該執政。巴國政界把這一幕稱為「文人政變」,以別於過去的軍事政變。

反對陣營不服,一狀告到最高法院,7日最高法院判決伊姆蘭汗違憲,解散國會的命令無效,於是議員又回到國會投下不信任投票,拉下伊姆蘭汗。11日選出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夏立夫派)的主席夏巴茲‧夏立夫出任總理。夏立夫的哥哥納瓦茲‧夏立夫曾三任總理,是巴國重要政治世家。2018年伊姆蘭汗以板球明星身分投入政界當選總理時,就矢言要代表平民對抗布托家族、夏立夫家族等政治世家,結果轉了一圈還是栽在他們手中。

伊姆蘭汗的下台,當然跟他的經濟政策有關。巴國通膨嚴重,稅制不公,早就引起民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雖承諾要援助60億美元貸款,但以改革稅制與減少補貼為條件。然減少補貼,水電費一漲又影響老百姓對政府的支持,故改革陷入牛步。但伊姆蘭汗卻一口咬定,真正拉他下台的不是經濟,而是美國。

巴基斯坦連接南亞、中亞與中東,地理位置重要,向為中美俄三國競相爭取。但是巴國的外交卻是親中俄而遠美國。伊姆蘭汗原本跟川普的關係不錯,2019年他應邀訪美後回國表示,這感覺就像打贏了一場世界盃一樣。可是拜登上來後,世界盃就打完了,因美國拉攏印度,美巴關係急轉直下。伊姆蘭汗說不會讓美國在巴國駐軍反恐,塔利班搬師回朝後,他更恭喜塔利班,說阿富汗終於打破了奴隸的枷鎖,凡此皆讓美國眉頭深鎖。2月24日俄烏戰爭開打之日,伊姆蘭汗剛好在莫斯科與普丁見面,對俄國表示支持,更讓美國跳腳。

巴國軍方在政治外交上向來舉足輕重。去年伊姆蘭汗因情報局長人選和軍方發生爭執,軍方便對他不再力挺。在對美關係上軍方主張與美國維持良好關係,對伊姆蘭汗的美國陰謀論也表示查無實證。反對陣營也認為伊姆蘭汗的美國陰謀論只是他的政治求生術而已,且以巴國對美國的經貿依賴,這種反美政策顯示了他缺乏外交智慧。但伊姆蘭汗不管,他還繼續動群眾抗爭,甚至揚言要他自由黨的議員集體辭職,逼夏立夫舉行大選,一決雌雄。

所以現在看的是夏立夫和其盟友能撐多久,至少要到11月,任命新的參謀總長,穩住軍方支持再說;或更好到明年人口普查,重新畫定選區後再選。但經濟的爛攤子能等那麼久嗎?

巴基斯坦若持續陷入不安,不只經濟無法振興,美巴關係受到影響,中國大陸的中巴經濟走廊的發展也可能受挫。這些連動都值得我們關注。(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