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的武漢/武漢封城滿月 從焦躁惶恐轉成不安又期待

湯道舜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2020年1月23日上午10點,湖北武漢執行全市封城政策,要杜絕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也成為近代公衛史上,第一座超過千萬人口,為了防疫而封鎖的城市。距離封城,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儘管大多數留在武漢的民眾,度過了封城初期的惶恐和焦躁,只是面對未來,內心裡仍然存在著不安卻又期待的情緒。

一個月前,漢口火車站大門口布滿了公安和武警部隊,上午十點一到,柵欄、鐵門應聲關閉,從此刻開始,武漢正式進入封城階段,所有留在這裡的民眾,一律不得出城,儘管在此之前,早已經有500萬人離開武漢。

大批民眾聚集在火車站,武漢市長稱早在封城前,已有五百萬人離開此地。(圖/CCTV)
大批民眾聚集在火車站,武漢市長稱早在封城前,已有五百萬人離開此地。(圖/CCTV)
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一到,公安準時關閉武漢車站。(圖/CCTV)
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一到,公安準時關閉武漢車站。(圖/CCTV)
武漢出動大批公安與武警部隊,執行封城任務。(圖/CCTV)
武漢出動大批公安與武警部隊,執行封城任務。(圖/CCTV)

「這裡是我的家鄉,就算再不安全也是我的家啊!」一位帶著孩子的母親,站在空橋上對媒體記者如是說道,這是封城前少見的畫面,在人人都想逃離這座城市之際,年輕媽媽的一番話,就像強心針似的,安撫了許多人;還有一位女士,邁著急匆匆的步伐,要趕在封城前把受人所託的支援物品送到指定地點。封城前的小插曲,溫暖了武漢民眾的心,雖然大家對於「封城」,都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帶著孩子返回武漢的年輕媽媽,誓言要和家鄉一同度過難關。(圖/CCTV)
帶著孩子返回武漢的年輕媽媽,誓言要和家鄉一同度過難關。(圖/CCTV)
受到朋友囑託,這位女士帶著一批物資趕在封城前抵達武漢。(圖/CCTV)
受到朋友囑託,這位女士帶著一批物資趕在封城前抵達武漢。(圖/CCTV)

武漢要封多久?沒有人給出答案,就連政府也沒有告訴百姓,封城之後,該如何運轉這座城市的生活日常?畢竟,以往人來人往的鬧區和街道,也隨著這道封鎖令,變得門前冷落車馬稀,唯一還有人氣的地方,就是擠滿排隊人潮的超市或藥房,眼下,人們的主要工作,就是盡量搶購足以保命的生活物資和口罩或酒精。

武漢封城後,昔日人來人往的鬧區和街道,變得異常冷清。(圖/CCTV)
武漢封城後,昔日人來人往的鬧區和街道,變得異常冷清。(圖/CCTV)
空拍封城後的武漢市區,馬路上幾乎空無人影。(圖/CCTV)
空拍封城後的武漢市區,馬路上幾乎空無人影。(圖/CCTV)

封城是怎麼一回事?形象一點說,就是武漢成為一座遺世獨立的城市,每個人的行動都還算自由,唯一的限制就是不能離開武漢。在疫情衝擊下,留在這座城市的居民,心情上或多或少都受到影響。「街頭行人寥寥無幾,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群都戴上了口罩,你看著這麼大的一座城市裡面突然變得很空,覺得有點不現實的感覺。」影像工作者林文華這麼形容封城後的武漢。因為這天,就是農曆春節的除夕,少了年味的武漢,隱約中透露出的是人們的不安和怨懟。

封城後的武漢,隨著確診患者激增,救護車變得應接不暇。(圖/CCTV)
封城後的武漢,隨著確診患者激增,救護車變得應接不暇。(圖/CCTV)
封城後的武漢,隨著確診患者激增,救護車變得應接不暇。(圖/CCTV)
封城後的武漢,隨著確診患者激增,救護車變得應接不暇。(圖/CCTV)

原本應該是走親訪友的熱鬧,如今在封城之後變得一片寂靜,城市脈動也從過往的生氣勃勃,被死氣沉沉所取代;人們減少了外出,大多待在家裡上網、刷視頻,也許封城的最大好處,就是可以懶洋洋的過上一整天;然後日復一日,算著一成不變的封城生活。一天、兩天、三天...,一周、兩周、三周...,直到封城屆滿一個月,網上突然傳出一個立馬就火爆的視頻,一個小區傳出此起彼落的吶喊聲,看似像是慶祝的呼叫,但對武漢人來說,或許是在宣洩這個月來,蓄積在內心的不安和不滿。

武漢封城滿月,網路瘋傳小區居民此起彼落的吶喊聲。(圖/CCTV)
武漢封城滿月,網路瘋傳小區居民此起彼落的吶喊聲。(圖/CCTV)

一日生活所需,在封城之後,改由居委會或是志願者統一配送,吃喝雖然不成問題,但是武漢民眾的精神狀態,就像配送來的蔬菜一樣,蔫巴巴的,失去生氣。活著,或許就是老天賜予的最大恩寵。一位年輕人說,他的朋友群裡,有很多人跟他一樣,會有莫名奇妙的悲傷情緒,然後不由自主地哭泣,他曾懷疑自己的心理戰線是不是已經崩潰,也擔心往常的日子再也回不來了。

武漢封城後,居民生活物資由居委會和志願者統一配送。(圖/CCTV)
武漢封城後,居民生活物資由居委會和志願者統一配送。(圖/CCTV)
武漢市各居委會工作人員與志願者從卡車上卸下各類蔬菜。(圖/CCTV)
武漢市各居委會工作人員與志願者從卡車上卸下各類蔬菜。(圖/CCTV)
包裝好的一袋袋蔬菜,由志願者清點數量送到千家萬戶。(圖/CCTV)
包裝好的一袋袋蔬菜,由志願者清點數量送到千家萬戶。(圖/CCTV)

許先生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封城給他的體會是,武漢曾經為了城市形象,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苦心經營,卻在疫情下變得臭名遠揚,他在許多視頻上看到其他城市的人對武漢人的各種不禮貌,甚至是暴力相向,他不明白,為什麼武漢要為這個來源不明的瘟疫揹上洗不清的罵名和指責,就像其他武漢居民一樣,即便他們為了防疫做出這麼大的犧牲,卻得不到任何認可,「我覺得全世界都欠武漢一個公平的對待」,許先生說,這是他,也是多數武漢民眾的共同心聲。

一場意外的肺炎疫情,摧毀武漢多年經營的城市形象。(圖/CCTV)
一場意外的肺炎疫情,摧毀武漢多年經營的城市形象。(圖/CCTV)
封城滿月,武漢何時才能撥得雲開見日明?(圖/CCTV)
封城滿月,武漢何時才能撥得雲開見日明?(圖/CCTV)
「我覺得全世界都欠武漢一個公平的對待!」武漢民眾道心聲。(圖/CCTV)
「我覺得全世界都欠武漢一個公平的對待!」武漢民眾道心聲。(圖/CCTV)

《TVBS》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

如有疑似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

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