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看見動物保護的活化與轉變

動物 當代思潮

作者:鄧俊岳

目前任職於高雄市動保處的鄭莉佳技士,多次遠赴日本參訪當地的的動物收容機構,除了親自去瞭解日本同伴動物的權益推展之外,也回頭思考台灣未來的動保目標。

而為什麼選擇日本?鄭莉佳說,她與日本動保的緣起來自於三本書:2011年太田康介先生的《被遺忘的動物們: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警戒區紀實》、2013年《我要牠們活下去:日本熊本市動物愛護中心零安樂死10年奮鬥紀實》、與去年出版的《世界的浪浪在找家》,分別以不同的角度記錄了當代日本動物權益的進展,也讓她有了親自走一遭的想法。

熊本縣的動物愛護中心。 圖片來源:講者提供
熊本縣的動物愛護中心。 圖片來源:講者提供

零安樂死的未來──熊本動物愛護中心

鄭莉佳首先介紹,位於熊本縣的動物愛護中心,花了十年的時間從法律制度、教育等面向往零安樂死的目標邁進,但零安樂死,絕非是一切的終點。

在熊本動物愛護中心收容的,多半是像米格魯等「在市場上品質較高」的狗,這其實是因為熊本動物愛護中心已經是第二線的收容單位,流浪、被棄養的動物先經過第一線單位如保健所(類似於台灣的衛生局)的篩選後,送到此處的多半都是相對容易被領養的狗,但即便有如此條件,在有限的人力資源下管理牠們依然是極大的負擔。

鄭莉佳回憶,當時一進入熊本動物愛護中心,映入眼前的便是躺在地上曬太陽的狗,才得知每天的中午休息時間,因為在欄舍內無法照到陽光,所以中心內的狗都會被帶至戶外曬太陽,也藉此讓牠們能擁有社會化的機會。於此同時,工作人員也必須把握這段時間清理碗盤、整理消毒犬舍。

另一方面,如果仔細觀察犬舍,仍會發現每隻狗即便是在休息,都必須上著牽繩,這除了方便人員中午將牠們帶離犬舍之外,也是因為僅僅6坪大的空間中,必須容納過於擁擠的犬隻數,儘管牽繩讓人們方便管理,現場依然能看見狗的壓力非常大。

鄭莉佳說,在那裡,所有的狗都會被取上名字,並且在籠舍外面記載牠們的個性、小故事、適合什麼家庭領養等資訊,這麼做除了能夠提升被領養的機會之外,也讓在此工作的員工對狗產生情感連結,使他們更加努力地想把狗送養出去。

熊本動物愛護中心的所長提到:「零安樂死是個遠大的目標,而最終的目標應是指向一個人類與動物和平共處的社會。」鄭莉佳解釋,零安樂死並不是一切的解方或手段,而僅僅是我們邁向理想社會的其中一個過程,在這條路上,制度化的行動、民眾的教育更是急需被重視的。

根據日本動物保護團體的資料顯示,近十年間狗的收容量幾乎沒有變化,而貓的收容量甚至不斷地在增加。這顯示了十年來人們飼養觀念的進步幅度仍過於微小,鄭莉佳表示,日本放養貓的狀況非常嚴重,是造成收容量增加的主要原因,此外許多飼主未盡管理責任,放任狗叫、糞便管理等問題,導致了鄰里的抱怨與投訴,也是零安樂目標的一大阻礙。

尋求法律制度的力量

為此,日本政府也從民眾的動保教育方面著手,鄭莉佳提到,日本現行的法律直接定義了每年的9/20至9/26的時間為「動物保護週」,在這一週全國有關單位皆必須配合宣導動物保護的教育工作,以法制的力量推行動物福利教育。

除此之外,目前日本法規限制,犬隻販賣年齡最低必須達到七週大,也就是說,年紀太小的狗是不能夠販賣的。而在去年,日本國會議事堂的公聽會上,集結了數百個動保團體,希望能夠將寵物販賣的年齡限制從七周提高至八周,這是因為他們認為,將販賣年齡提高能夠有效降低寵物業者的銷售數字,一定程度上能夠減少人們僅因為幼犬可愛便衝動購買,但狗長大了變得不可愛又棄養的情況。

成為市場的一部分──大塚保護站

在熊本動物愛護中心後,鄭莉佳接著介紹位於東京大塚市區精華地段,由NPO法人東京Cat Guardian所經營的「大塚保護站」。它雖然看似台灣常見的貓咪咖啡館,但實際上是個送養站,即便每隻貓送養的收費高達34,000至44,000日元,靠著背後協會的行銷策略,2008年營運至今已送養出了6,700隻貓咪。

走進大塚保護站,迎面而來的便是贊助收費表,雖是沒有硬性規定的自由募捐,但細節之處在於明確地告訴你若募捐多少錢,便可以為協會的TNR活動及保護站的貓咪提供什麼樣的幫助。

鄭莉佳說,在一派悠閒的環境中,它們提供的「服務」可說是無微不至,例如針對沒有任何貓咪養育經驗的人,有規劃完整的「新手包」,要價12,000日元,「夢想貓咪合約」則標榜著:若你每個月省下約3,800日元的咖啡錢,六年後,這就會如同一份保險,當你生病、搬家、或任何原因無法繼續養貓時,協會將會代你接手貓咪後半生的照顧工作。

此外,這裡還提供「貓咪不動產」,指的是兩種不同的物件。一是提供空房,當然包含在內居住的貓咪,資料上會清楚寫上這間公寓裡頭住著什麼樣的貓,並附上照片,若願意承租並管理照顧裡頭的貓,前六個月每月能夠減免5,000日元的租金;另一種則是針對本身有養貓的租客,提供可以養寵物的公寓,在經過押金、面試與嚴格的審核程序之後,才會被允許入住。

NPO法人東京Cat Guardian的認養車。 圖片來源:講者提供
NPO法人東京Cat Guardian的認養車。 圖片來源:講者提供

最後,協會也有專屬的認養車,會在週末載著待認養的貓到百貨公司廣場,給民眾接觸、尋求認養。另一方面,鄭莉佳也提到他們發展成熟的網路平台,流暢的介面讓民眾除了可以對所有「服務」一目瞭然之外,還可以在網路上瀏覽等待認養的貓、以預約方式讓認養車載出來供人體驗互動。

鄭莉佳另提及,與台灣不同的是,日本很多動保團體早已脫離了依靠政府補助的情況,他們並不依賴官民合作的方式生存,而是靠著完善的商業模式自給自足。雖說在大塚保護站貓的生活環境依然有許多待改進之處,但鄭莉佳特別強調,現今社會下,再良好的理念,都必須搭配同等的行銷與包裝策略,才有可能獲得成效。

與動物的互動成為最好的教育──長野動物愛護中心

而不論是制度的推行或學術理論的發展,最終的目標或許都將回到一切的根基──群眾教育。鄭莉佳最後分享的,便是位於長野縣的公立動物愛護中心,也就是當地無人不曉的「Hello Animal」。此處於2000年建成,營運之初便是以教育為目標,因此並不能算是一般的收容中心。

佔地1.8公頃的Hello Animal,內部設備除了各種課程教室,還包含服務櫃檯、戶外運動場、手術室、圖書室等等。管理的動物包含貓、犬、兔子、老鼠與羊,總共有50多隻,但內部工作人員卻高達33位!在人力充足的情況下,動物福利也能獲得明顯具體的提升。

長野動物愛護中心的咪貓咪體驗課程。 圖片來源:講者提供
長野動物愛護中心的咪貓咪體驗課程。 圖片來源:講者提供

鄭莉佳表示,長野動物愛護中心特別的是擁有多種動物體驗課程,每一種課程皆有清楚標明的固定時段,並且種類多元,不僅方便對外宣傳,也能讓特地前來的民眾能夠有確定的目標與期待。她舉例,自己當時參訪的是貓咪體驗課程,在課程開始前的15分鐘,便有工作人員帶領民眾洗手,並先行教導貓咪的習性,說明正確與貓咪互動的方式與禁忌。進入教室坐定之後,貓舍的門便會打開,一反人們平時對於貓怕生的印象,此處的貓咪慵懶地進場,也樂於和陌生人互動,且爪子都是完好的、並沒有因為擔心傷害參訪民眾而被去除,收容中心的貓能夠與民眾自然地互動,這顯示了牠們經過了長期的訓練、擁有良好的生活品質與心理狀態。

鄭莉佳說,Hello Animal細緻而且完善的制度與設施設計,處處可見簡單易懂的圖文標示,光是身在其中便潛移默化地培育出良好的動物福利概念,而整體園區的內容,也豐富到足以讓親子或團體待上一整天,充分體驗與動物的互動。足夠的人力加上良好的細節,使其每年非常可觀地吸引8至10萬人的參訪人數,已然是發展成熟的觀光教育園區。

動物保護必須不斷轉型

回望台灣的動物保護運動,鄭莉佳抱持著期待,同時也以自身的經驗,為高雄燕巢的動物保護關愛園區「汪喵星球」帶來新的轉型與活化。鄭莉佳說,動物保護對部分國內民眾來說,認知或許仍停留在零撲殺、零安樂死,但如今我們若能夠持續產出不一樣的思維,互相交流、嘗試,那樣的動能才得以讓動物保護進入到一個更好的年代。

編按:今年2月,高雄市動保處、台中市動保處及摩席狗工作室聯合主辦「2019動保無國界—從美國、日本到臺灣的愛與行動—」系列講座,接連兩週於高雄、台中、台北三地分享動保國際考察成果,期望能透過國外觀察,串聯台灣新世代的動物保護點、線、面,有效提昇台灣動物保護政策之推動,此為系列第二篇,由高雄市動保處分享日本經驗,瑞士及美國經驗請見:【動保國際考察 系列一】訓犬師視角看動保 Mojito的收容所種子計畫 

更多論壇文章
四月,不宜找工作﹖
孟母有三遷,陳明通也有三錯
公庫「周末大屠殺」,正是公司治理的照妖鏡
不如「擁抱」外國人?別讓不當的語言埋下邪惡種子
獨派該怎麼選擇?捍衛「進步本土」路線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